文/郭台銘;採訪撰文/林靜宜

我創業與結婚同一年,虧欠前妻林淑如最多。結婚時沒錢,她跟著我吃苦, 只買了一個達新牌衣櫥,在衣櫥上貼兩個囍字,在地板上睡了半年。接著,大兒子郭守正出生,有次深夜一、兩點,我回到家,聽到兒子在哭,才知道家裡早就沒有奶粉錢,她又不想讓我煩惱,只能讓小孩喝米湯。守正出生後的三年,曉鈴也來報到,兩個小孩都是淑如在照顧。我一直到守正就讀弘道國中一年級,才買了自己的房子,之前都是跟別人租房子。一九七七年,我到美國芝加哥拜訪客戶,才有機會順便帶淑如補度蜜月。

我請當地經紀人約好客戶時間,按時程表出發。當我跟著經紀人按約定的下午一點出現時,客戶卻說星期五下午不上班,給了一張藍圖,要我先回去報價,星期一再來。

這下糟了!過去出國只能帶旅行支票,那時還是美元對新台幣滙率為一比四十的年代,臨時要多留三天,本來我跟太太一天餐費是十五美元,只能除以三,變成五美元。這三天也沒有多餘的錢租車,只能住在走路就能到的旅館。

我跟太太每天吃一餐,五美元只夠點一份漢堡,一人分一半。幸好,旅館有提供免費的蛤蜊濃湯,其他兩餐我就喝蛤蜊濃湯,喝到飽為止。然後,星期一早上,我們依約到達,結果對方又說星期一上午的慣例是不見供應商,要我們下午再來訪。我們只好先回旅館辦退房,因為也沒錢再住一晚,拉著行李去跟客戶開會。

回想起來,很多人形容跟我接觸後,才發現我雖然霸氣,但其實身段柔軟,人也樸實。霸氣只是我在領導決策上的特質。鴻海的客戶都是世界級的企業,在公司名不見經傳時,也是我一個個去拜訪,一張張訂單簽下來的,跑過業務的人都知道,身段柔軟之必要,而且我白手起家,所謂「高大尚」的貴氣本來就不是屬於我的原生世界。

我的兩個二十年都在為鴻海工作,第二個二十年也讓鴻海做到世界第一,不過目標轉向成為了興趣工作。回首來時路,我的興趣就是喜歡創新,翻轉沒有效益的舊模式,坦白說,鴻海的最大競爭對手是自己,我們不斷透過全球化分工架構、提升製造科技、培育人才、分權分利給員工等重要策略,持續累積創新經驗,我們在產業價值鏈上改變,在人力結構上轉變,在全球運作系統上應變。

這個階段的我也發現,自己的興趣還有做慈善。早在十年前,我就不只一次在集團相關演講或公開活動上說,我的錢都要用在投資科技、慈善公益事業上,個人的九成財產都要捐出去。我也為自己訂了第三階段的目標:不為物欲、不為虛名、享受工作、享受挑戰,要為理想工作,為理想貢獻。我沒想 到的是,人生的第三部曲,竟然包含參選中華民國的總統。

※ 本文摘自《從郭董到果凍》立即前往試讀►►►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