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布蘭登.山德森;譯/彭臨桂

我躲到安靜的洞穴中。我不敢回去找媽媽和奶奶。媽媽一定會非常開心,她因為克里爾人失去了丈夫,非常害怕看到我踏上相同的命運。奶奶……她會叫我戰鬥。

可是要戰鬥什麼?軍隊又不要我。

我覺得自己像個蠢蛋。一直以來,我都告訴自己會成為飛行員,而事實上我根本就沒有機會。我的老師這些年來一定都在私底下嘲笑我。

我穿過一個不熟悉的洞穴,這裡是我探險的外緣,距離伊格尼斯有數小時路程。然而難堪和憤怒的感覺仍然籠罩著我。

我真是個白癡。

我在一處地底峭壁的邊緣跪下,用兩根手指輕觸手掌,啟動了爸爸的手環。手環發出了更明亮的光線。奶奶說我們帶了這些東西來到狄崔特斯,這些都是以前人類太空艦隊中探險家和戰士所使用的設備。我不應該擁有這個,不過大家都以為這東西和我爸爸一起墜毀了。

我的手腕靠著峭壁的岩石,再一次用手指輕觸手掌──手環可感應這個動作──這項指令放出了一條固定在岩石上的能量繩,將我的手環連接到石頭上。

三指輕觸的指令讓裝置伸出了更多繩索。藉由這樣,我就可以手裡抓著繩子爬過岩架,讓自己下降到底部。到了底下以後,我再用兩根手指輕觸,讓固定在上方岩石的繩子鬆開,迅速收回手環裝置中。我不知道這是怎麼運作的,只知道我必須一、兩個月充電一次,而我會偷偷把裝置插到洞穴裡的電源線上。

我爬進一個充滿了科爾迪蘑菇的洞穴。這種蘑菇有腐臭味,但是可以吃──而且老鼠很愛。這裡是最好的獵場。我關掉我的燈光,安靜等待,注意聆聽動靜。

我向來就不怕黑。這種環境會讓我想起奶奶教我的練習,讓我往上飄向會唱歌的星星。如果你是戰士,就不能害怕黑暗。而我是一位戰士。

我是……我要成為……成為飛行員……

我往上看,試圖推開那些失落。結果,我飛了起來。往星星去。我又再一次覺得自己聽見了某種聲音的呼喚—像是一陣遙遠的笛聲。

附近的一陣刮擦聲讓我回過神來。是老鼠爪子碰到岩石的聲音。我舉起矛槍,讓熟悉的動作帶領自己,然後讓光繩發出少量的光。

那隻老鼠驚慌地轉身面向我。我的手指在扳機上顫抖,在老鼠倉促跑開時,我並沒有按下去。這有什麼關係?我真的要繼續這樣過活,當成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通常,探險能讓我的心不去想複雜的事。但今天那些事情一直煩擾著我,就像鞋子裡有顆石頭。記得嗎?記得妳的夢想剛才被偷走了嗎?

我的感覺就跟爸爸剛死時那幾天一樣。每一分一秒,每一件事物,每一個字,都會讓我想起他,想起在我體內突然出現的那個空洞。

我嘆了口氣,把光繩的一端繫在矛上,再將光繩設定為固定在下個碰觸到的東西上。我往後瞄準另一處峭壁的頂端發射,把沒有重量的發光繩索固定住。往上爬時,矛槍在我背後的繫帶中發出喀嚓聲。

小時候,我會想像爸爸在墜機時活了下來,被囚禁在這些無盡未知的地道中。我想像自己救了他,就像是奶奶故事中的主角。吉爾伽美什、聖女貞德或是泰山。一位英雄。

洞穴輕微顫動著,彷彿被激怒,塵土也從洞穴頂部落下。地表上發生了撞擊。

真接近,我心想。我已經爬了這麼遠?我拿出手繪的小地圖本。我已經在這裡滿久了,至少幾個小時。我在前幾個洞穴那裡睡了一覺……

我查看光繩上的時間。夜晚來了又去,此刻已接近中午,也就是測試的日子—測試在晚上舉行。也許我應該回去了。要是我沒參加測試,媽媽和奶奶都會擔心的。

但管他的測試,我這麼想,同時也想著那種被拒於門外的憤慨。我再往上爬,擠過一個小洞,進入了另一條地道。在這種地方,就這麼一次,我的體型終於是種優勢了。

另一陣撞擊撼動著洞穴。有這麼多碎片掉落時還要爬上地表,實在是很蠢。但我才不在乎。我覺得自己不顧一切。我覺得幾乎聽到有某種東西在驅使我往前。我一直爬,最後到了頂部的一處裂縫。光線從那裡照進來,有一種均勻、毫無生氣的感覺—白色太多,橘色不夠。又冷又乾的空氣也吹了進來,這是好現象。我把背包推到前方,然後扭動身體通過裂縫,來到了光線下。

地表。我抬起頭,再次看見了天空。這種景象總是能讓我驚奇不已。

遠處有一具天燈照亮陸地上的一部分,不過我的人幾乎都在陰影中。

就在上方,天空閃耀著,下起了碎片雨,發光的線條有如割痕。一組由三架偵察級星式戰機構成的編隊飛過那裡,正在偵查。掉落的碎片通常是船艦毀壞的零件或是其他太空廢棄物垃圾,也許可以搜刮到有價值的東西。不過碎片雨會讓我們的雷達顯示變得一片雜亂,而且有可能掩護了克里爾人的入侵。

我站在藍灰色的塵土中,讓仰望天空引起的敬畏感流遍全身,感受風吹過臉頰的特殊觸感。我爬上來的地方接近艾爾塔基地,看得見它就在一段距離之外,可能只需要步行三十分鐘左右就到。既然克里爾人已經知道我們在哪裡,基地就沒有必要再隱藏,因此也從隱蔽的掩體擴建成好幾棟大型建築,還加上了圍牆、防空火砲,以及用來防止碎片破壞建物的隱形護盾。

圍牆外面,有好幾群人在一小片帶狀地區上照料樹木和田地,我一直覺得很奇怪。他們到底在那裡做什麼?真的想在這種布滿塵土的地面上種植食物嗎?

我不敢靠近。守衛會把我當成從遠處洞穴來的拾荒者。然而,那些田地的鮮綠色和基地的堅固圍牆相當引人注目。艾爾塔是證明我們決心的不朽之作。三個世代以來,人類在這個星球上就像老鼠和遊牧民族一樣生活著,可是我們再也不會躲藏了。

星式戰機的飛行軌跡朝著艾爾塔而去,我也跟著往前走了一步。把妳的眼界提高一點,爸爸這麼說過。要看見某種更偉大的東西……

這讓我變成了什麼樣子?

我把背包和矛槍掛到肩上,然後往另一個方向走。我去過附近另一條通道,想要再探索一些,這樣就可以把地圖上的某些部分連接起來。可惜的是,我到達的時候,發現通道的開口完全坍塌了。

一些太空垃圾在不遠處墜落,噴發起一陣煙塵。我抬起頭,看見上方有少數更小型的碎片正在下墜,那些燃燒的金屬碎片……

正往我這裡來。

可惡!

我往原來的方向狂奔。

不。不……!周圍發出隆隆聲,我還感覺到正在接近的那些碎片發出的高溫。

那裡!我發現地表上的一個小小洞穴開口—一部分是裂縫,一部分是洞口。我撲上前,整個人滑行進去。

後方傳來一陣巨大的碰撞聲,似乎整個星球都在震動。我忙亂地啟動了光繩,在掉入一團混亂時用手掌拍擊某塊岩石。光繩連接著壁面,讓我的下墜猛然停止,岩石碎片和小石頭從我的身旁掠過。整個洞穴都在晃。

接著,一切慢慢平靜下來。我眨掉眼睛中的灰塵,發現自己正被光繩懸吊在一個小洞穴的中央,大概有十至十五公尺。我的背包不知道在哪裡,一隻手臂也嚴重擦傷了。

很好。真是好極了,思蘋瑟。這就是妳耍脾氣的後果。我的頭在抽痛,讓我發出呻吟,接著我輕觸手掌伸長光繩,讓自己下降到地面。

我撲通一聲落下,氣喘吁吁。雖然遠處聽起來還有其他的撞擊聲,不過已經逐漸變少。

我搖搖晃晃,終於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接著好不容易在附近某處碎石堆中找到突出的背包背帶。我拉出背包,檢查裡面的水壺和地圖。兩樣似乎都沒受損。

但我的矛槍就沒這麼好運。雖然找到了握把,可是其他部分不見了,大概埋在土石堆裡了吧。

我重重倒在一塊岩石上。我知道我不應該在碎片墜落時上去地表的。這可以說是我自找的。

一陣扒抓聲從附近傳來。是老鼠嗎?我立刻舉起矛槍的握把,後來又覺得實在太蠢了。不過,我還是勉強站起來,把背包掛到一邊肩膀上,然後提高手環的亮度。有個影子躲了開去,我稍微跛著腳跟上。說不定我可以在這裡找到另一條路。

我舉高手環,照亮了一個小洞穴,地面到頂部的距離很高。前面某個東西反射著我的光線。金屬?也許是其中一條水管?

我走過去,腦袋花了一段時間才明白眼睛看到了什麼。

那個東西停在洞穴的角落,被碎石包圍著──是一艘飛艇。

本文介紹:
天防者》。本書作者/布蘭登.山德森;譯者/彭臨桂;出版社/奇幻基地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諸神之城:伊嵐翠(十周年紀念全新修訂版)
  2. 迷霧之子三部曲(套書)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