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羅毓嘉

〈七月一日〉

時間便這麼過了。
在完整的寓言裏我尋找你
但我無法完整
亦無法預言,無法同一隻水鳥
飛入滂沱來找你
島的支配與陸的思念裏我尋找你
親愛的。是禁播的頻道
掛在了喑啞的窗櫺
我應尋找你
豢養盜聽的毒蕈

千百朵雨傘的呼告下我尋找你
斲傷喉嚨在半山的扶梯
鬱鬱的諾言撐不起第一個五十年
親愛的。我理當尋找你
煙一般的小腿
從港與風中間渡了去
但我尋你不著見不到你的足跡
是馬在馬場跌了
舞池裏踩斷了跟鞋,在終於
七一的深夜門開了又關了

如果門從未打開
告訴我這也沒甚麼吧
我應鎮夜守候

哪怕不平靜的避風塘
哪怕公園撤了椅子我仍要回來找你
鎮日滂沱算不上甚麼噪音
且我會回來找你

紅色紫荊七月的噩運
我的哀愁有些像你
七一的深夜有些祕密隨水鳥抵港
在噪音與干預裏我尋找你
一本大書闔攏了北方的關卡
兩十年前的海這麼沒了
船揚起帆當帆給時間扯破
時間便這麼過了
哪座島嶼
接替你的沉默

※ 本文摘自《我只能死一次而已,像那天》,原篇名為〈七月一日〉,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