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羅毓嘉

〈和平〉

如果警察在此處徹夜鎮守
就不會有人輕易地把國家偷走了
是這樣嗎
你說過的話比深冬的雪花還輕
可是盆地何來的雪呢
我該怎麼談起

如果把碎玻璃鋪設在廣場的中央
就沒有孩童乘著馬車而來
挑戰每個大人的不快樂了吧
是這樣嗎
當拒馬遮蔽了黎明的陽光
是晨曦遠離我們還是我們拉下了天空
無所謂的,如果能攔下每一年的雨水
河流仍是河流
而電廠依然是電廠
是這樣嗎

如果能夠攔下每天的雨水
成日澆灌的荊棘也會開出黑色的花
是這樣嗎
如果一艘船即將出港了
留我在岸上你也不會感到惋惜
是這樣的嗎

如果有人竊走了昨夜的星光你會和他戰鬥嗎
有人在對街唱著輕快的音樂
你卻把門窗關上
如果有人邀請你跳一支溫柔的華爾滋……
你就踩他的腳
踩壞他新買的那雙鞋
是這樣的嗎

如果一輛車駛進了人群
你會成為誰心頭上最尖銳的一塊
別過臉去,然後
把刺
對準罹難者的心臟
如果黑色的岩漿流進眼睛
如果看不見國家輕易地把誰碾碎
我們就不需要眼淚了
是這樣嗎
是這樣的吧

※ 本文摘自《嬰兒涉過淺塘》,原篇名為〈和平〉,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