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松田美佐;譯/林以庭

隨著行動電話和智慧型手機的普及,會在電車裡看書的人越來越少了。以前大家會在通勤、通學的時候看報紙或雜誌,長距離移動的時候會看小說。而當行動電話普及以後,大家都改盯著手裡的手機螢幕了。電車內看書的乘客減少被視為「書籍脫離」「文字脫離」的象徵,甚至被批評是「排外傾向」的象徵。

這個現象之所以會被視為「排外傾向」的象徵,是因為人們會忽視同樣在車廂內的其他人,選擇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或是和遠方的朋友聯繫,而手機助長了這個現象。自一九七九年隨身聽出現以後,甚至有聲浪批評「車廂內使用手機」是明顯的自我主義象徵。

不過說到底,為什麼人們要在火車裡看書呢?根據德國歷史學家希維爾布奇(Wolfgang Schivelbusch)的說法,在火車內看書的「習慣」是出現在鐵路誕生不久後。

在交通工具還是馬車的時代,偶然間共乘一輛馬車的乘客知道彼此將一起度過幾個小時,甚至是好幾天,大家會談天說笑,促進情誼。然而,鐵路的發展加快了人們的旅程,還沒聊上幾句,對方就要下車了,接著又換另一個乘客上車。旅行者總想著要如何快速抵達目的,甚至會感到煩躁。就這樣,彼此沒有任何交談,大眼瞪小眼了幾分鐘或幾小時,這種情況最初是從鐵路衍生出來的。

為了熬過這段時間,站內販售亭開始販賣適用於這種情況的工具,也就是書籍。也就是說,在列車裡看書是一種避免與面前的人有交集所產生的「習慣」。只是這個工具從書籍演變成隨身聽、行動電話、智慧型手機,根本沒必要把它視為「文字脫離」的象徵。我們也可以說,早從十九世紀開始,人們就開始迴避面對面的人際關係。

讓我們回到原來的主題。當我們苦無話題、需要銜接話題、消磨時間的時候,經常會熱烈地閒聊共同朋友的八卦(與人有關的流言)。如果是彼此都知道的人的話,不僅內容有趣,話題也能一直持續。或者,我們在和初次見面的人交談時,要是發現彼此間有共同認識的人,可以一起感嘆「世界好小」而熱絡起來。「共同好友」不僅能用來銜接話題,還能縮短與初次見面對象之間的距離。

八卦的作用

那麼,八卦究竟具備著什麼樣的功能呢?

社會心理學家川上善郎將八卦的功能統整成三大種類。

第一種是情報功能。八卦在傳達某個人的消息同時,還會提供適應社會環境的情報。例如,在談論某個朋友約會失敗的八卦的過程中,可以間接得知約會時該怎麼做才是適當的。此外,透過了解朋友的評價,也可以掌握自己的想法和意見所處的「位置」。

第二種是確認與建立群體規範的功能。一般而言,「暴力是不對的」是共同認知,但也有一部分群體容許「體罰」的存在。而這個群體會透過具體事例,建立出「允許有愛的體罰」的群體規範。群體一同針對具體事例 ── 與人有關的情報進行評價,最後確立出這個群體的共同規範。

第三種是娛樂功能。八卦可以用來當成人與人交談的催化劑,我們會談論八卦,只是單純覺得有趣而已。

八卦的優點不只是容易談論而已,我們可以從八卦中學習,或是透過八卦來確立群體規範。而且,無論對於個人或社會來說,八卦都是不可或缺的。

八卦下的他人評價

慶應義塾大學健康管理研究所研究員岡檀,從公共衛生角度研究社群與居民心理衛生之間的關係,她針對全日本自殺率最低的城鎮 ── 德島縣海部町(現今的海陽町)調查「原因」,並列出預防自殺的五個要素。我想特別關注其中一個要素:維持「鬆散的羈絆」。

根據岡檀的說法,海部町的人口密度極高,居民之間的接觸頻率也很高。但居民間的關係,頂多就是「有需求的話會給予適當的援助」,絕對稱不上是多緊密的關係。硬要說的話,更偏向淡薄的關係。人們都各自屬於多個人際網絡,並不會維持固定的人際關係,且各自擁有形形色色的價值觀。例如,有居民不參與募款或拒絕加入老人俱樂部,這和那種古早的小村落具備的「緊密而封閉的人際關係」完全相反。

不僅如此,雖然說起來有些矛盾,但海部町的居民會「對他人感興趣」。不過,他們的「關心」和「監視」是不一樣的,只是單純對其他人感到好奇而已。

比方說,岡檀在進行調查的期間,剛好有個女性搬進了海部町。有一段時間,居民只要見到面就會互相報告她的動向,討論得很熱烈,但居民對她個人的評價並不是固定的。在這個重視多樣性的城鎮,大家會經由流言掌握正面評價和負面評價,最後再進行綜合評價。而當流言的熱度下降時,她已經完全融入這個社區了。

換句話說,海部町的八卦是社區用來接納外人的八卦。岡檀猜測,海部町的居民之所以會「對他人感興趣」,或許是因為這個城鎮歷年來都有很多人來來往往,居民會好奇地觀察及評論新鄰居的特質和能力。

然而,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只有違反社群規範的行為才會成為流言,演變成背後說人壞話的情況也不少。此外,八卦有時候也會用來孤立他人,透過推出犧牲者的方式來凝聚、整合群體。不過,也正因為大家對這個人感興趣,才會有八卦產生。

以更極端的角度來說,如果「不是八卦的對象」,就代表大家對這個人不感興趣,「沒有流言可以傳播的人」,就代表沒人感興趣。人們透過八卦被群體接納,透過八卦持續成為群體裡的一員。也就是說,成為群體的一員,就代表要成為八卦對象,也代表要成為交流八卦的成員。

※ 本文摘自《流言效應》,原篇名為〈流言也是一種社交工具──或是孤立工具〉,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