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琳森說若他一生中只能推薦一本詩集,那就是《瘂弦詩集》。

他喜歡並受惠的詩人不少,但為什麼是瘂弦?他談起那個令人嚮往的時代,一群愛詩的人徹夜清談、辯論詩的理論、概念、主張,熱血激情,一股腦地寫詩、讀詩、吟誦詩,為詩與生命內涵奮進。而其中的靈魂人物是瘂弦。
(這樣的時代不復存在,只能憧憬)

這讓我想起茨威格在《昨日世界:一個歐洲人的回憶》中,描述他與中學時代幾個熱愛閱讀追求心靈富足的同學,瘋狂沉迷於里爾克的詩句的情景,那時候的維也納官方評論家,都還不曉得里爾克是何許人也呢。

琳森談起瘂弦創作時間只有短短十年,之後從未再提筆寫詩卻始終不曾回應眾人的詢問,最終在近年的《在島嶼寫作》紀錄片拍攝時才透露心思,這一段很令人在意的懸念。

同時也談及瘂弦詩的意象與韻律之特別,而這一點,我想,除了知名的〈如歌的行版〉之外,直接在此摘錄幾段我很喜歡的〈給超現實主義者〉,更能理解其神髓吧。

給超現實主義者
──紀念與商禽在一起的日子

你的昨日與明日結婚
你有一個名字不叫今天的孩子
你的歌衫披在狗子們的身上
魚飛翔,在天空
鳥戲泳,在水中
你的膝蓋不認識自己的
自己的腳趾
你是去年冬天
最後的異端
又是最初的異端
在今年春天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收聽本集的「經典也青春」,《杜斯妥也夫柯基》、《麥葛芬》的作者,詩人蔡琳森領讀《瘂弦詩集》。

收聽本集節目:


▶︎▶︎▶︎免費訂閱經典也青春 Podcast。名家領讀,經典隨身聽!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