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喬治.湯普森、傑里.詹金斯;譯/舒靈 

我在高中教的是英文,其中一班級是放牛班,沒人敢告訴我前一任老師曾被毆打流血後,還被丟進他的車裡,也不知道有一名女老師曾被抓著腳踝,倒吊在二樓窗外。

他們是高三生,卻跟大學完全沾不上邊。我以為他們會喜歡真實人生的故事,所以我給每位學生一本關於人類與戰爭的書《上帝是我的副駕駛》(God Is My Co-Pilot)。

當時是早上八點五分,我還不滿二十二歲。一分鐘後,身材粗壯的黑人學生彼得站了起來,故意把書本撕成兩半。「我才不看這種爛書。」說完便把書丟在地上。其他學生立刻照做。

這下該怎麼辦?我可打不過三十位學生,即使我很想也辦不到。如果我把他們全部送去校長室,只會顯得我是不善管教學生的弱者。但要說些激勵學生的話,我又不懂,也沒受過訓練。全班學生叛逆地看著我,好像要看我有沒有膽子做任何事。

情急絕望之下,我指著彼得,叫他傑克[1]

「傑克,你的專長是什麼?」我說。

他瞇起眼睛瞪我:「你說什麼?」

「你做什麼工作?憑什麼撕爛別人寫的書?」

「技工。」他說。

「汽車技工嗎?」

他點點頭:「全鎮最好的。」

「真的嗎?要是我不相信呢?」

「什麼?我真的是技工啊!」

「我是指你是全鎮最好的。」

「隨便找個人問就知道了。」

「不然你證明看看?」

「怎麼證明?」

「既然你不想讀書,明天就換你來上課。」

「上什麼課?」

「既然你是全鎮最好的技工,換你來當老師,帶汽化器來教大家。」

「你是在開玩笑嗎?」

我注視他,搖搖頭。

「好,沒問題。」他說。

隔天他帶了一個汽化器來,用報紙包裹著,還滴著汽油。我當時沒去想他是從哪裡拿到汽化器的,後來無意間聽到一位老師抱怨車子的汽化器不見了。

彼得沒等我開場,就大步走到教室前面,叫我坐下,把汽化器放在桌子上。

「大家閉嘴!」他說。

在彼得教學之前,我不了解也不太在乎汽車機械的事情。在他的專業領域裡,他突然變得能言善道,充滿知識和熱情。

事後我稱讚他做得很好,又問他對跑車的汽化器了解多少。

「我不太了解,只知道跟一般汽車不同。」他答。

「那就去查出來,下個月你再上台講課。」

「我沒有跑車可以研究。」

「我不在乎你怎麼查,去試試圖書館好了。」

他咒罵幾句後說:「我沒去過圖書館,我才不去圖書館呢!」

「我不在乎你是從哪裡找到資料,只要查出來教我們就是了。」

我又請另一位自稱會玩撞球的學生示範教學。我準備了一張小型的撞球桌。這個學生數學被當,卻懂得各種角度、拉桿和擦球的技巧。我叫他去研究最偉大的撞球選手後,再來做第二次示範教學。

還有請一位女學生分享在烘焙坊的工作,另一位住在山上的學生則講授了設置陷阱的知識。

每個星期五我會探討倫理道德,並示範我所知道的武術,好讓這些學生知道誰才是真正掌權的人。上了三十天的課之後,我除了聽學生分享自己最喜歡的事情之外,幾乎沒做什麼事。

等到又換彼得上台時,他帶著許多便條紙。

「你拿這些便條紙做什麼?」

「圖書館員說,便條紙能幫助我做示範。你知道圖書館裡關於汽車的書有一整區嗎?你到底要不要讓我教課啊?」

最後,每位學生都教了兩次課。同時,我也訂了一些他們有興趣的書。不久之後,他們開始閱讀和寫作。彼得開始隨身攜帶口袋型字典,常常拿他不懂的字來問我,後來他進了俄亥俄州中央大學。

教育的目標是要擴展心智。然而除非受到激勵,否則無法擴展心智。要激勵一個人有很多方式,但基本原則只有一個:提高期望。

我不知不覺地提高了學生的期望。他們本來把自己看成窩囊廢,毫不積極、毫不在乎。當他們接受挑戰,展現專長時,就得到了自信,甚至受到激勵要擴展新知識,學習更多,他們對自己的期望提高了。

除此之外,我也學到了以前在課堂上不曾學到的事情。坦白說,以前課程上學到的很多都只是理論,甚至令人難以理解。我慢慢領悟,雖然有成千上萬種把事情做好的方法,但只有一個基本原則,比如說,激勵學生就要提高學生的期望。再舉例來說,讓人冷靜下來的方式有成千上萬種,但如果你知道唯一的基本原則——「同理心」,你可以依不同的狀況使用不同的方式,看哪一種方式最符合基本原則,最能應用在對方身上。

註釋
[1]傑克(Jack)有影射蠢蛋(jackass)的意思。

※ 本文摘自《觸動人心的柔話術【全球暢銷25年經典】》,原篇名為〈歷經挑戰淬鍊出的溝通力〉,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