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酸菜仙兒

陳鵬先到的,我進去的時候一眼就認出了這個小胖子。他穿著一件黑色的T恤,上面是一隻圓滾滾的卡通熊貓,和他長得還挺像。他又粗又圓的小胖手在iPad 螢幕上跳舞,跳得還挺瘋狂,都沒注意到我。

我走過去問:「是陳鵬嗎?」

他抬起頭看了我一眼,說:「是我,不、不好意思,請等一下,一、一會兒就結束了。」

我發現他有點口吃,伸頭看了看他的螢幕,是一款遊戲,他好像正在瘋狂地生產木材。

我就站在那兒等了兩分鐘,他終於鬆了口氣,鎖了iPad 的螢幕,站起來說:「不好意思,我參加了市長、市長競賽在做任務,十分鐘生產五、五、五十個木材,剛才停下來的話,任務就失、失敗了。」

我說:「沒事,還是當市長要緊。」

陳鵬笑了,說:「妳想喝什麼,我、我去點。」

他拿了兩杯咖啡回來,遞給我一杯,自己也喝了一口,然後看著我說:「吳小姐,可能有些冒犯,但是我必須要問妳一些很私、私人的問題……」

我有點緊張。相親那麼多次,我也算是個老資格了,但一見面就問私人問題的,我還是第一次遇見。

我抱著試試看的態度說:「你問。」

陳鵬突然舉起他胖乎乎的四根手指,然後再中間分了個大叉。

他問我。「妳會這樣嗎?」

我也學著他舉起手,分了個叉。

他眼睛亮了亮,又問:「那妳會這樣嗎?」

他把舌頭伸出來,打了個卷,我也把舌頭伸出來,對著他打了個卷。

他笑了,好像很滿意,說:「這、這、這挺好。」

我說:「咱們這是外星人接頭嗎?」

陳鵬說:「不,咱、咱們是在確認同類身分。」

我說:「啥意思?」

陳鵬說:「你和我一樣天生都會做這兩個動作,這證明咱們的基因是相、相似的,具有情投意合的可、可、可能性。」

我說:「這、這有什麼科學依據嗎?」

我真不是故意口吃的,我是被他給拐走的。

陳鵬說:「沒、沒有,但我認為是這樣的。」

我說:「所以你每次相親都讓人家掰手指頭和捲舌頭給你看?」

陳鵬說:「不、不好意思喔,也謝謝妳配合、配合我。」

我喝了一口咖啡,笑道:「這都好說。」

桌子上的手機響了,陳鵬拿起來,說:「是、是、是、是鬧鐘,不好意思,我的飼料好了,我要餵、餵動物了。」

我說:「市長還要親自幹農活?」

他說:「不、不,這次我不是市長,這次我是、農、農場主。」

我說:「你還真是身兼多職啊……」

他說:「我同時在玩四十八款遊戲,我的生、生活非常充實。」

我雖然也不怎麼樣,和所謂的成功者和人生贏家隔著八百條大馬路,但我仍然很鄙視這樣的遊戲人生。

我說:「你可真厲害,我覺得你來相親太浪費時間了。」

他放下手裡的iPad,把兩隻胖手放在桌子上,扣在一起,很嚴肅地看著我說:「我知道妳是怎麼想的,但是我和妳的觀點不同。我家裡條件挺好,工作也很穩定,所有的物質條件我都很充足,至少過普通人的生活,我綽綽有餘。我已經很好了,而且對更好完全沒有興趣,那需要付出相應的代價,對我來說,那樣不划算,所以我已經沒有什麼可奮鬥的意義了。我的人生只有一次,我覺得這樣沒有什麼不好。」

他倒是把自己想得挺明白,我發現他在陳述這個問題的時候居然不口吃了。

我說:「那你不空虛嗎?」

陳鵬說:「生活本來就是空虛的,即使我不玩遊戲,生活的本質也是空虛的。」

我說:「時間長了,不會膩嗎?」

陳鵬笑了,說:「膩?難道生活不膩嗎?妳每天上班下班的路線,每天的三餐,每天所做的重複事情、遇到的熟人,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難道就不膩嗎?」

我說:「膩是膩,但是生活還有那些未知的可能呢,它們是新鮮的。」

陳鵬說:「可別提未知的可能了,它們就是新鮮的定時炸彈,是導致妳生活失控的罪魁禍首。我父母是醫師,我也在醫院工作,我覺得除了生病,剩下的定時炸彈其實都是自找的。妳仔細想想,如果妳不去探索那些未知的可能性,它們又怎麼會在妳的生命裡節外生枝,擾亂妳穩定、可控的生活呢?」

我想了想,如果我不去相親,就不會遇見楊照,那我也不會這麼受傷了。如果那天我待在家裡,哪裡也不去,那麼我的生活就不會有接下來的這麼多破事了。只是那樣的生活會不會無聊?可是按照陳鵬說的,它並不會無聊,因為有遊戲啊。

我說:「但是……遊戲裡也是有未知的情況發生啊,我看別人在遊戲裡也是會死掉的。」

陳鵬說:「即使遊戲裡有未知的情況發生,但妳知道這些都是假的,就像夢境,妳可以對夢裡的人說我不玩了,妳可以重玩,妳可以直接醒過來,那麼妳的生活就還是妳的生活,那些不可控制的只是遊戲,和妳的生活沒有關係,妳並沒有脫軌。這種喜悅就像是什麼呢?」他瞇著眼睛想了想,接著說:「就像是妳失而復得的錢包,多麼萬無一失的美好。」

我情不自禁地點了點頭說:「嗯……是……」

陳鵬說:「所以遊戲發明出來,就是為了在穩定生活的基礎上對抗這個充滿膩味的世界。遊戲是未來,我只不過是率先過著未來的生活。」

我看著他閃閃發亮的眼睛,心想,他說得、得還真、真、真是挺有道、道、道、道理。

他說話的時候,手指會時不時地摸過身邊的電子產品,好像充電一樣,不摸一下就會電量不足。我默默地拿出自己的手機,放在桌子上,又緩緩地推到他的面前。在推過去的過程中,我的背也跟著慢慢往下駝。我抬起眼睛,有點仰視他。

我說:「陳哥,你看看我適合玩什麼遊戲?」

陳鵬就像主人,拿起了我的手機。我把手收回去,卻還是駝著背、低著頭,竟然有點不敢看他。

他說:「妳放心,我給妳下載幾、幾、幾個,絕對治癒,絕對好、好玩。」

本文介紹:
我的相親路上滿是珍禽異獸:只要堅強地活下去,總會遇到更奇葩的人喔》。本書作者/酸菜仙兒;出版社/三采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愛情市場學
  2. 等待加一,或者不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