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 黃海樹(황해수);譯/ 楊爾寧

韓國人對待從事服務業的人,就像對待僕人一樣。每當我看到這種事情,都會想跟他們說:「如果這麼想被侍奉得像國王一樣,乾脆直接雇用一個隨從或祕書算了。」把這些事情寫進書裡的理由,除了明白這個社會的不正當認知以外,更想忠實地記錄下社會青年在受到不合理待遇時所感受到心境。

有不少年輕人在勞動現場遭受不正當的處境與不合理的待遇,但是人們卻只會反覆地說「因為痛苦才是青春」「因為年輕,苦就算花錢也吃」「無可避免的話,那就去享受它」這類話語,要年輕人忍耐、堅持過去。

在一開始,我盲目地忍耐,因為時常被耳提面命著要忍耐,也就誤以為這是應該的。但是偶爾也會思考,難道說這個世界上沒有能享受的事情,所以就要我們去享受痛苦嗎?肯定的正面想法當然很好,但總是強加這些想法在我們這些年輕人身上,完全不去改善問題的本質。我在此呼籲,我們要好好地說出:「不對的就是不對的。」

呼喊「乙方」的權利

在擺路邊攤的時候,有人買橡膠手套回去說要醃泡菜用,但他卻在使用過後,洗乾淨拿回來說他沒有用過,要求退錢;也有人在下雨天買了雨傘,在大晴天拿來要求退貨。

在餐廳工作時,總有一位客人每次來都要吐痰到地上,我鄭重地向他說:「客人,不可以隨意吐痰。」而他卻生氣地大罵:「擦地板是你的工作。」

在打工的時候,曾經聽女學生訴說自己遭遇到的事情:她在打工的時候,曾經被老闆嚴重性騷擾。有一次他們公司在聚餐結束之後,她接到老闆的電話,要求在汽車旅館一起睡了再走,或是在深夜接到老闆的電話、大量的私人簡訊,甚至總是說有特別的事情要說,邀請她一對一的出去外面喝酒。

因為老闆的行為越來越超過,她最後直接辭去工作。

對我吐苦水的女學生眼中泛著淚水,看了就令人心疼。某些男性總是利用自己那微不足道的地位,不合理地要求女性,對於這些人,真的連罵髒話都覺得浪費自己的力氣。

在我目睹過無數多位這樣的人,並親身經歷過後,理解到以下的事實。

如果就這樣放任這種情況下去,就會讓「這裡本來就是這樣」的恐怖公式成立。嘗到一次甜頭的「甲方」,之後到哪裡都會這樣做。而身為「乙方」的自己卻需要一直忍耐對方。

在超市工作時曾經發生過一件事,一位老太太對工讀生發脾氣說,為什麼小孩的玩具這麼貴,要求減價。雖然不干我的事,但實在看不下去,我上前向那位客人鄭重地說:「客人,現在您做的事情就像家裡電視機壞了,卻打電話到電視臺要求修理一樣。我們只是在最末端工作的工讀生,不是決定價格的人。您覺得東西太貴,不要買就可以了。如果這樣還不能舒緩您的怒氣,請直接去跟玩具公司的老闆說。」

這位老太太聽了之後,直問這裡的管理者是誰,要找他出來理論。

奧客總是這樣。如果對其說之以理,總是要求叫上位者來,將自己的音量提高並發脾氣。

這也是在超市發生的事情。有一位大叔跑過來問我:

「喂!小子,酒在哪?」

「什麼?」

「我問你酒在哪?」

「嗯。你去那邊看看。」

我用上兩隻手,恭謙地指了方向給他。接著這位大叔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大聲地說:

「你現在是對我說半語嗎?」

「大叔你沒頭沒腦地跑過來對我說半語,我也就說半語囉!」

「我年紀都超過六十了,理所當然對你說半語。你這傢伙,竟然……」

「啊,原來如此。比國務總理(當時韓國國務總理是五十九歲的黃教安)還要年長呢!那您遇到他的時候應該會『欸,總理啊』這樣地叫吧?因為您年紀比較大。[2]

這位大叔不耐煩地瞪了我一眼就走掉了。

在擺路邊攤的時候也發生過類似的事情。

不知道對方是不是把摺紙當興趣,總是會有人付給我摺了好幾摺的紙鈔,而且總是會在我很忙的時候拿摺好的紙鈔付帳,最誇張的是,對方付給我的每一張紙鈔都是摺好的,這讓我覺得他這樣做是不是在故意找我麻煩。

所以當我遇到他來付帳的時候,我也會故意把要找零給他的紙鈔在他面前摺個幾次,再塞到他手中。反覆兩三幾次之後,終於可以從他手上拿到平整的紙鈔了。

如果我把之前遇到的奧客事蹟收集起來,說不定可以出一本《教科書裡沒寫的一百位奧客》呢!

在服務業工作所感受到的是,人的道德水平,並不會隨著生活水準提高。

也因為如此,韓國距離先進國家還有一段距離。對做著比自己不好且辛苦的職業的社會弱者擺出奧客嘴臉,看著這種為了得到良好對待而努力的模樣,實在令人感到心寒。

消費者付出錢財,成了把人當成下人對待的理由。

現在也不是什麼封建王朝時代,客人就是國王這種錯誤的意識型態,讓他們更加理直氣壯、毫無罪惡感地這樣做。客人為什麼是國王?

客人和店家(公司)在本質上是提供和獲得所需的關係。店家(公司)提供服務或商品,而客人則對此支付相對應的費用。

到餐廳支付相應的費用獲得餐點,買東西則是獲得與支付金額相當的物品,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我無法理解為什麼客人會提出如此多不合理的要求,而服務業的從業人員則必須看他們的臉色。

賺錢是很辛苦的一件事。但是為了賺錢,卻要對這些不合理的要求和不正當的型態忍氣吞聲,這樣合理嗎?如果今天這樣隨意對待我的人是我的父親、妻子、兒女,又會如何?難道也要一視同仁嗎?我們必須遵守人對人的最基本禮儀,勞方是提供勞力給資方的人,並非連自己的人格也出賣的人。

此外,我也想對正在經歷不正當意識型態的人說:至少不要乖乖待在原地。「乖乖待在原地」這句話對韓國國民帶來多大的傷痛,相信各位都還記憶猶新[3]

因為打工,我學到了…… 沒有一個職業是可以讓人接受藐視的。 對於藐視你的人,你也得藐視他才行。

註釋

[1]在韓國書面契約上習慣以「甲方」代稱資方,「乙方」代稱勞方。口語上常以「甲方」泛指雇主、老闆或付錢的消費者,以「乙方」泛指勞動者、員工或收費提供服務的人。本書用法屬於後者。
[2]在韓國文化上,對初次見面的人說半語是大不敬。並非是年長者就能直接對年幼者直接說半語。前韓國總統李明博曾經因為直接對小學生說半語,因此遭輿論批評無禮。
[3]指二○一四年四月十六日在韓國發生的世越號船難。此船難造成沉船意外以及三百多位乘客、搜救人員罹難。當船隻發生異常時,船員透過廣播命令全體乘客「乖乖待在原地」待命,其後船長及船員自顧自地率先逃生。次年韓國大法院終審定讞,船長殺人罪成立,判處無期徒刑。國際主流媒體除了批評公共安全外,更對亞洲的長幼尊卑服從文化表達強烈質疑。

※ 本文摘自《我用打工學習這個世界》,原篇名為〈面對傲慢「甲方」的方法[1]〉,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