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大師兄

常常在想:家庭是什麼樣的東西?是法律規定你們是一家人,或是情感的認定呢?是否一家人之間會出現一條金黃色的血脈,告訴我們「我們是一家人」?

在這邊工作後,我對所謂的「家庭」越來越疑惑。

某天,我們接到一個民眾打電話來說他家需要接體服務,所以我們就過去了。

一到現場,一個老媽媽在旁邊哭,旁邊的男子自稱是往生者的哥哥,另一個說是妹妹。哥哥守在弟弟旁邊,妹妹安慰著媽媽,媽媽不斷地在哭泣。

等到我們打包好後,跟他們要往生者和申請人的證件,一看傻眼了。從我們進門到打包好,從來沒有懷疑他們是母子和手足關係,但是身分證告訴我們,他們沒有關係。

我問媽媽:「那個……奶奶呀,往生者身分證的母親欄是兩條斜線耶,那個父親欄也不是你先生呀。那你們的關係是?」

我一開始以為是跟前夫生的,但是母不詳的身分證不常見,所以多問了一句。

母親一邊哭、一邊說:「以前家裡窮,小孩生下來後送給人家養,那個人沒結婚,所以母親欄就兩條槓。孩子長大後,送養的那個人往生了,小孩回來跟我住,住到現在生病走了。他真的是我兒子,那些是他的親兄妹呀!」

我愣了一下,看看老大,老大也搖搖頭,問:「你們一家子那麼大,沒有一個人跟他有法律上的關係嗎?」

他們仔細想想,還真沒有。

正當我們想打電話去問這樣做親子鑑定報告不知道可不可以時,往生者的哥哥說:「他還有一個兒子,但是不知道會不會處理。」

聽他這麼說,我們才放心,因為要到我們這邊,需要法定家屬當申請人,火化許可證才辦得出來。要是沒人可以當申請人的話,可能會冰存太久。

於是,我們請哥哥打給亡者的兒子。

兒子接起電話,知道父親往生了,回說:

「我預約了做汽車保養,明天再過去辦。」

我們聽到這些話,不禁想:到底誰才是一家人?

某天,有一家服務派的老闆接了個案子,是個老外省。

大半夜的,一位看起來三十多歲的女士來幫他辦入館手續,我們問起兩人是什麼關係,她說是乾女兒,我們心裡頓了一下,對她說:「這樣不行,必須要有關係才行,不然都是進來容易出去難。」

那位女士很心急,告訴我們,老人家已經在醫院冰好幾天了,他老婆和女兒不處理,只有她願意來辦,還再三保證現在先讓老人家冰進去,等到早上一定請他女兒來處理。

夜班的狀況很多,這種情況也不是沒發生過,所以我們請這位女士寫了切結書,先讓老人家進去休息。

隔天,老闆帶了個女子來說要辦昨天沒辦好的文件,所以特地帶她來認那個老人家。

那女子一進冰庫就慢慢走,彷彿不敢面對老人家一樣,直到老闆打開冰櫃,給她看她父親的時候,她才有點反應。

「爸,你怎麼了?爸,你說說話呀!爸!」

我和老闆都睜大了眼睛。

老闆睜大眼睛是覺得:不是早就通知你說你爸走了?你這招在醫院演比較有像啦!

我睜大眼睛是在想:一般正常人從冰庫被拉出來應該是死了,千萬不要說話呀!

這位小姐顯然是哭不出來,但是想要說點什麼,她看了看往生者的嘴巴旁邊有兩條線,是凹陷下去的,於是對老闆說:

「你看我爸,為什麼嘴巴旁邊有兩條線凹進去?是不是你們搬運時傷到他了?還是醫院弄的?啊,一定是那家養護中心,是那個女人把我爸送去的。我等等問問那個女人為什麼把我爸弄成這樣。我告訴你,我不會善罷甘休的!她憑什麼這樣弄我爸?她憑什麼來辦手續?她憑什麼把我爸從醫院接出來?我要告死你們!」

我看著老闆,想說老闆是服務派的,等等應該會道歉,想不到他胸部一挺,大聲罵出來。

「虧你還是他女兒!你知道他呼吸器戴了多久嗎?戴到臉都陷進去了你知道嗎?昨天聽他的乾女兒說,我就想罵你了!你他媽去養護中心看過他嗎?你連是哪家都不知道吧!告訴你,人家每個月都在付老人家醫院的錢,就是因為當年她家不好過,老人家幫她很多,等到你們不照顧,她才來照顧他報恩的。

「你自己的老爸底多少,你們最清楚,你爸有多的錢給她花嗎?她還跟我說,她遺產一毛都不要領,只希望訃聞上面印她是親女兒,不是乾女兒。

「你要告沒關係,再看看你老爸,把這些年你沒看到的都看一遍好了。看他的腳,五年前他摔傷,你看過嗎?看他的手,都變形了,你看過嗎?告?告你媽的啦告!」

我也配合演出,想說小姐你要看,我就整個拉出來給你看,不要只看臉那麼小兒科。

小姐聽了,只是張大嘴,沒說什麼就走了出去。

她離開之後,我給老闆一個大拇指,他終於有一次不貪財了,但我還是忍不住問他:「這個是你的客戶欸,這樣罵,要是沒有加點什麼東西,不就虧大了?說不定喪葬費你可以多賺一點。」

老闆豪氣地說:「沒關係,他的乾女兒結帳了,一次付清不分期,那邊賺夠了。這個看起來就是不會出,就算出了也會砍很多,倒不如我罵一下比較爽快。」

我笑了笑,沒錯,還是要有賺到才能罵,如果沒收到錢,這傢伙肯定不會罵人。

等到他們都走了,看看老人家,我又在想:到底誰才是一家人?

隨著這份工作做得越來越久,

看到的事情越來越多,

也越覺得我這輩子是來學習

如何做個容易滿足的人。

※ 本文摘自《比句點更悲傷》,原篇名為〈誰才是一家人?〉,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