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伊娃.邁爾;譯/林敏雅

當危險威脅出現,我們會對其他人發出警報呼叫。火災發生我們會大叫「失火了!」看到路上即將發生車禍,我們會大叫「啊!」或者「小心!」如果有事情快發生了,我們會描述是什麼事或來自何處。其他的動物同樣也會互相警告,發出一聲或幾聲警報呼叫,對很多動物而言,呼叫警告的重要性攸關性命。

關於動物呼叫警告其他動物有入侵者的方式很容易辨識,也許正因如此而使研究進行容易,警報呼叫在我們聽起來,通常像害怕時的喊叫,例如「救命」或「小心」。研究顯示警報呼叫可能有不同含義,而且有時相當複雜,因此對警報呼叫的研究,不只是讓我們了解其他動物的溝通系統,也讓我們知道牠們如何體驗和觀察世界。

能使用簡單文法的草原犬鼠

草原犬鼠生活在地下的隧道,牠們有不同的房間用來睡覺、生下一代或上廁所。牠們的領域不大,總是待在一個地區,類似在出生的村莊度過一生的人類。掠食者很容易捕食牠們,因為牠們的躲藏處很明確,到了該覓食的時候,牠們就會爬出地面,掠食者只要耐心等待就行了。於是草原犬鼠發展出很多先進的警報呼叫,聽起來像鳥嘰嘰喳喳叫。如果這樣的鳥叫聲連續不斷,聽起來就會像遠處的狗吠,這也是牠為什麼叫犬鼠的原因。在地下時牠們不聒噪,主要靠味覺互相溝通。當兩隻草原犬鼠相遇時,牠會用舌吻打招呼,透過這樣的方式,牠可以辨識對方是家人、朋友還是敵人,在地面上牠們也會這麼做,但發現對方不是家人或朋友時,牠們會嚇得跳開,彷彿剛才的吻令牠們感到噁心。[67]

草原犬鼠用不同的聲音表示不同入侵者,也會表明入侵者是從天上來還是在地上的,因為面對不同敵人的反應方式會不一樣,所以在叫聲中同時傳達訊息是非常有用的。不僅如此,牠們還會詳細描述入侵者。如果是人類,牠們會描述身高有多高、衣服是什麼顏色或者帶的是傘還是槍。如果是狗,除了大小,還會通報顏色和體型以及接近的速度。呼叫由不同部分組成,如果順序改變,意義也會改變,這相當於簡單的文法。牠們使用動詞、名詞、副詞創造有意義的組合,因此也可以有全新的組合,例如「橢圓形陌生的掠食者」。

康.斯洛波奇科夫(Con Slobodchikoff)研究草原犬鼠多年,一步步破解了牠們的語言──他認為那是一種語言。除了警報呼叫,牠們也有八卦(這部分目前正在研究中),有些種類譬如黑尾草原犬鼠,會做跳躍式尖叫(jump-yip)。做跳躍式尖叫的時候,牠們會把前腳抬高,頭往後仰,一屁股坐直,同時尖叫一聲。這動作很容易互相感染,就像足球賽場邊觀眾的歡呼潮,有時牠們太過激動還會翻倒。當有蛇從一邊溜走,就是牠們做出這個動作的恰當時機,看起來就像在歡呼雀躍。

通報攻擊的方式

美國褐頭山雀的警報呼叫也比人們想像的進步。牠們會提供猛禽的詳細資訊,包括翅膀長度、速度和攻擊方法。褐頭山雀英語是「齊卡蒂(chickadee)」,這是根據牠們的叫聲來的。在牠們叫聲中,最重要的訊息就是這個「蒂(dee)」,看到美國貓頭鷹時,牠們會叫「齊卡蒂蒂蒂(chickdeedeedee)」,可是如果是發現更危險的鳥,牠們很可能連用十五個「蒂」。

雞也有不同的叫聲(或語言),代表從空中來或地上的掠食者,而且並不是指動物本身,而是接近的方式。例如在一段影片中,可以看到一隻從上面襲擊的浣熊,當時雞發出的是「攻擊來自空中」的訊號,而不是「浣熊」的訊號。據我們所知,雞可以發出二十多種不同的叫聲,其中大部分的叫聲,我們還並不真正了解它們的含義。[68]

我在上一章已經簡短提到過非人類的靈長類,也能夠發出很多不同的聲音。長尾猴有不同的叫聲,代表周圍所有的掠食者。研究顯示,牠們不會盲目對某個聲音反應。如果研究者一直放同一個警報呼叫聲(例如為了測試對蛇和猛禽的反應有何差別),幾次以後,長尾猴就不再反應了,因為錄音中的呼叫顯然不可靠。所以說,牠們的反應不是出於本能,而是經過加以衡量。呼叫傳達的是有意義的資訊,不只是引起自動反應的訊號。[69]

註釋

[67] 關於草原犬鼠語言的更多資訊請參考: Slobodchikoff, Constantine Nicholas, Perla, Bianca S. en Verdolin, Jennifer L.: Prairie dogs: communication and community in an animal society.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68] 關於褐頭山雀和雞的語言請參考:Slobodchikoff, Con: Chasing Doctor Dolittle: Learning the language of animals, Macmillan, 2012.
[69] Seyfarth, Robert M., Cheney, Dorothy L. en Marler, Peter: ‘Vervet monkey alarm calls: semantic communication in a free-ranging primateʼ, Animal Behaviour 28.4, 1980, p.1070-1094.

※ 本文摘自《動物的存在與虛無,以及牠們如何溝通的科學藝術》,原篇名為〈警報呼叫〉,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