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 楊寧茵

2017 年 6 月初夏,在日本東京都市區,一群人正排隊等著進餐廳吃飯。餐廳的裝潢相當高檔,外面還有一個美麗的花園,來吃飯的人都正裝打扮,有週末出遊約會的年輕情侶、食遍各種美食餐廳的姊妹淘、一派優雅輕鬆的熟齡夫妻……這樣的排隊盛況在美食之都東京雖不少見,但如果你知道他們是為什麼排隊,肯定會嚇一跳!

他們在排的這家餐廳,有著可愛的招牌,logo 看起來像一個人搔著頭、吐著舌頭說抱歉的可愛模樣,上面寫著餐廳的名字:「會上錯菜的餐廳」。

啥!一家會上錯菜的餐廳,大家還搶著排隊?!沒錯,而且這是一家快閃餐廳,只開兩天,所以好多人都為了搶不到位子而遺憾呢!

如果你屬於有搶到位子的幸運客人,那一進門你就會聽到餐廳老闆小國士朗先生親切地說:「你好!歡迎光臨會上錯菜的餐廳!」

雖然店名是「會上錯菜的餐廳」,但並不表示菜一定會上錯,所以上錯菜反而成了一種驚喜,讓人好生嚮往!從進門的那一刻起,身為客人的你就滿心期待:也許我可以是那個被「上錯菜的客人」喔!

客人坐定後,一位銀髮老奶奶走到桌旁,但拿著紙筆的她似乎有點搞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會站在哪裡,喃喃自語地說道:「我怎麼會在這邊呢?」只見客人不但不介意,還跟奶奶說,「你是來為我們點餐的吧?!」奶奶馬上拍頭說:「對啊對啊!謝謝你!那你們要點什麼呢?」

菜單上列了三種套餐,每一種都是東京名店主廚的招牌菜色,每一種看起來都很好吃,於是兩位客人各自點了一份,奶奶點好餐後走了;過了 5~10 分鐘,餐送上來,哇!還真的弄錯了!明明點的是漢堡排,怎麼來了一份煎餃?!但被上錯菜的客人看起來好像中了樂透一樣開心,不但沒有責怪奶奶,還趕緊拿起筷子,夾起一顆煎餃放進嘴裡,一邊說:好吃好吃!奶奶在一旁看見,笑著點點頭滿意地走開,客人也毫不介意地大快朵頤,然後還開心地付了錢離開。

這是什麼「楚門的世界」?這餐廳到底有什麼妙招,讓人來這裡等著上錯菜帶來的喜悅?

這是世界第一家「會上錯菜的餐廳」第一次開幕時的情景,這家餐廳的服務員都是失智長輩,但製作料理的廚師則都是正宗的東京名廚,而且製作出來的料理絕不馬虎,「因此無論吃到哪一道,客人都不會失望。」

從不同的角度看待錯誤,打造友善的社會

餐廳的老闆小國士朗是前 NHK 導播,「會上錯菜的餐廳」靈感來自於他所採訪製作的一個節目,當時節目去採訪了日本失智創新照顧的先驅人物和田行男先生所創辦的機構 Komorebi(意為「自樹葉間傾瀉而下的陽光」),這家創辦於 1999 年的機構是東京首家讓少數失智者共同生活的團體家屋,這在 20 年前還是相當新穎的做法。

和田行男相信:「一個人即使得了失智症,到死也希望像人一樣地活著!」他的機構就是去幫助想要達成這樣信念的人,20 年前這樣的做法挑戰了很多當時(甚至現在還存在)的傳統照顧理念,但他認為「失智症者不是什麼都需要被照顧,他們可以自己生活,也可以融入社會,只要我們打造正確的環境和用適當的態度應對。」

和田行男安排了電視台工作人員和機構裡的失智爺爺奶奶們生活在一起,原本對於失智症所知不多的小國士朗也是其中一員。在一起生活的過程中,他看到奶奶們就像過著尋常生活一樣,聚在一起洗菜、切菜,為工作人員準備晚餐。

「奶奶知道我喜歡吃漢堡排,有一次還特別告訴我,今天晚餐是我鍾愛的漢堡排喔!當我滿心期待地準備晚餐時,端上桌的卻是一盤煎餃!我本來想要出言糾正她,但想到『這不就是和田老師一直告訴我們不可以做的,我這樣不是太過分了嗎?!』更何況奶奶還在一邊一臉笑容地等著我品嘗呢!」

這個意外事件也給了小國士朗靈感,他深深覺得在日本文化裡,犯錯被看成是非常不應該、不可被原諒的事,「但其實犯個小錯有什麼關係呢?如果我們真的想要打造一個友善的社會,那我們就得從不同的角度去看待這些原來看起來是錯的事情;一旦我們的角度改變了,原來以為的錯誤也可能變成一個驚喜呢!」

就這樣,「會上錯菜的餐廳」構想慢慢在他的心目中浮現出來。

嚴肅的社會問題,要用更輕鬆易接納的方式宣傳它

這個企畫已經結束快兩年了,小國士朗每個星期都還會接到想要在自己社區做類似企畫,請求他們諮詢和協助的電話及電郵。他也因此正式為這個企畫成立了一個法人組織,並透過募款來作為營運所需,確定其可永續經營,「希望這樣可以讓我們的中心理念持續且正確地傳播。」小國士朗也把這個企畫寫成一本像工作手冊一樣的書《注文をまちがえる料理店》(中譯本《會上錯菜的餐廳:幕後企畫與行動紀實》2019 年 8 月出版,太雅出版社),希望可以幫助更多想要在自己社區或鄰里中開始這個企畫的人。

他說他們不是在宣揚失智症,而是在賦予大家一種新的態度,「就像我們的 logo 一樣,我想說的是『就算犯錯,也沒關係嗎!』因此想要進行這個企畫的人不一定要針對失智症,只要符合我們的中心理念都可以,例如我們之前協助了一個叫做『最溫柔餐廳』的活動,裡頭的服務員都是智能有障礙的人士。」

「我們的中心理念很簡單,讓大家看到,『犯點小錯,也沒關係喔!』有了這種幽默、寬容的態度,我們才有機會去看到不一樣的風景和世界。」

「我不是餐廳經營者,而是一個媒體人,媒體的本質不就是把想要傳播的理念和價值,用最吸引人、可以影響最多人的方式去達成嗎?形式可以是一檔節目、一篇文章,或是一個活動,這都只是手段,最重要的是如何把中心思想和理念,在別人不自知的情況下打動他,做最有效的傳達!」

小國士朗強調,對於很多嚴肅的社會問題,如果我們想得到更多人的重視與迴響,反而要用更輕鬆的方式去設計和宣傳它,這樣一般人才會靠過來,並有機會理解。

他說,日本政府和民間在失智症的宣傳上下了很大的工夫,但成效有限,就是因為沒有找到向大眾說話的方式,「我把自己當成一般人的代表。大部分人不一定對社會議題有興趣,他們不想特別意識到自己正在被影響或學習,他們的出發點可能只是想要享受一頓美食或參與一個有趣的計畫,但在不知不覺中卻受到了影響,同時學習和理解了新的事物,這樣的傳播才是媒體的核心價值。」

他說,其實日本不管是政府或民間單位,因為高齡人口的快速成長,過去幾年關於失智症和失智友善社區的教育推廣做了非常多工作,例如在日本有許多失智咖啡廳。

那「會上錯菜的餐廳」和失智咖啡廳有什麼不一樣呢?「目的完全不同!」

他進一步解釋,失智咖啡代表著一種慈善的舉動,甚至包含著一絲憐憫,「所以你可能『不介意』整個用餐環境舊舊暗暗的,你可能也『不介意』失智咖啡裡的服務生動作緩慢,你到咖啡廳用餐的確是想要支持他們,但你的動機多少有點出於同情;但『會上錯菜的餐廳』不是慈善機構,我們是一家真正的餐廳,一家你會帶親朋好友去用餐、帶女朋友去約會、帶好朋友去慶生的地方,美味餐點由名廚親自料理,地點在東京最熱鬧的市中心。我們讓你透過真正的生活看到失智症者融入社會的能力,而非出於同情。

這也許就是身為媒體人跳 Tone 的地方,與其製作一個苦口婆心講解和進行道德勸說的節目,讓一般人看了無趣而轉臺,小國士朗覺得發起一個有趣的活動來讓大家參與,進而對議題有感要有意思多了!

但這個企畫不是沒有遭到打擊或負評,「的確有人批評我們這樣做是在榨取老人的勞力,或是讓他們成為笑柄。但會做這樣評語的大部分是失智者的家屬,他們多是出於擔心。像有一位太太就說,她先生一直都是她在照顧著,她不相信先生有能力參與這樣的事情。而且會說出這樣負面批評的人大都是沒有來參與過活動的人,一旦他們親自來參加了,就完全可以理解,甚至於轉為支持。」

※ 本文摘自《全球銀力時代》,原篇名為〈日本會上錯菜的餐廳〉,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