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Waiting

Waiting

at Waiting:上山頭,拚書影
Waiting,本名劉韋廷,曾獲某文學獎,譯有某些小說,曾為某流行媒體總編輯,近日常以「出前一廷」之名於部分媒體撰寫電影相關文章。個人FB粉絲頁:史蒂芬金銀銅鐵席格

惡魔的背影》是犯罪報導作家蜜雪兒.麥納瑪拉未完成的遺作,全書除了描述她數年來鍥而不捨地追查與「金州殺手」有關的一連串懸案過程外,更透過彙整無數警方報告,採訪倖存者、目擊者與遺族等內容,構成了這本橫跨不同面相的調查報導,並由她的丈夫、調查夥伴與編輯們,在整理遺稿後集結成書。

「金州殺手」相關案件肆虐於1970-80年代的加州。這個始終隱身於暗處的神祕兇手,總共曾上百次私闖民宅,犯下超過50起的強姦案,以及至少13起的謀殺案,後來到了2013年時,才又因為麥納瑪拉在《洛杉磯時報》上撰寫的一連串相關報導,因而於事隔多年後重新受到大眾矚目,最後甚至在《惡魔的背影》不過出版兩個月後,便出人意料地透過DNA證據,使警方總算順利逮捕嫌犯,也讓人對於麥納瑪拉未能親眼目睹這一刻的到來感到十分惋惜。

或許是因為案情的意外發展,導致在本書出版不久後便買下改編版權,打算將其拍成紀錄片迷你影集的HBO,也在嫌犯被捕的當日緊急展開了拍攝作業,因而使看過本書的人,應該會對這部影集的內容更加期待,想要知道更進一步的細節,以及書中那些人物對於後來案情發展的想法及感受。

不過對我來說,《惡魔的背影》值得一讀之處,除了麥納瑪拉長期來對這些案件的調查過程,以及從中反映出的問題以外,另一個最吸引人的地方,其實是關於「執迷」這件事。

在一些同樣根據真實懸案改編而成的電影中,常會戮力描述相關角色與案件之間的關係。以取材自韓國知名的華城連環殺人案,案情同樣於日前有突破性發展的《殺人回憶》來說,主角因為身為刑警,所以與案件有極為密切的關係,因此對於自己認定的真相有所執迷,算是理所當然的事。但由大衛.芬奇執導的《索命黃道帶》,則改編自勞勃.格雷史密斯的同名真實犯罪報導,片中除了詳細介紹黃道帶殺手犯下的數件案子以外,其中一大部分的情節,則聚焦在傑克.葛倫霍飾演的原著作者格雷史密斯身上,描述他因為著迷於此案調查,導致生活大受影響,甚至還因此離婚的過程。而在電影中看起來,與其說這個角色是想伸張正義,倒不如說更像是以好奇心為始,最終發展至難以自拔的執迷。

當然,在《惡魔的背影》裡,麥納瑪拉還沒有嚴重到那種地步,甚至在書中,我們還能看到她不時得忙於工作及照顧家庭,並未讓相關的調查事宜過度影響生活。但有趣的是,她與她的調查夥伴們對這些案件的關注程度,甚至包括她自己的講法,也同樣能讓我們看見他們並未完全自詡為正義化身,而是懷抱著相當程度的好奇之心,想要探究案件的真相,被兇手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為何會犯下這些案件所深深吸引,甚至還隱約期許自己能成為那名萬中選一,最終率先破解了這些懸案的調查者。

這樣的情況,對照《控制》的作者吉莉安.弗琳對《惡魔的背影》及麥納瑪拉的讚賞之情,則顯得更為有趣,甚至還讓人想起弗琳在她小說《暗處》中,一名熱衷調查各種懸案的社團成員,對身為滅門血案倖存者的主角說出的一段台詞。

妳知道有人就是喜歡解不開的謎,有人就是沉迷於犯罪紀實的部落格。我們社團有很多這種人,每個人都有自己著迷的案子,像萊西.彼得森、傑佛瑞.麥唐諾、莉茲.波頓⋯⋯妳和妳們全家。妳和妳們家在我們社團超紅的。真的很紅。比選美小皇后蓉貝涅還紅。

這可能正是《惡魔的背影》之所以能如此吸引讀者的原因之一。因為這本犯罪報導除了介紹「金州殺手」的相關案件,以及討論這些案件為何在多年來未被偵破的原因之外,更藉由麥納瑪拉的自身想法,還有她與夥伴們的調查及討論過程,將整本著作的角度拉得與讀者們更為靠近,展現出了我們總會對某些事物莫名著迷的面相,以及對未知的黑暗彷彿本能一般,那幾近無法解釋的好奇之心。

如今,隨著案件水落石出,我們也看見了惡魔的正面。只是,看完《惡魔的背影》一書,再看著嫌犯的相關報導時,你也還是會衷心希望麥納瑪拉也能親眼看到這一刻,甚至更期待可以看到她的意見吧。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惡魔的長相:

  1. 讓歷史見證我因愛而犯的罪──開膛手傑克的日記出土,揭露惡魔的真正面貌!?
  2. 明明是惡魔的心,為何有一張聖人的臉?
  3. 現實裡逍遙法外超過三十年的凶手,和沒有放棄追查的人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