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看小說看影集的時候,會看到很聰明的犯人,他們的布局縝密、心思細膩,不但可以用堪稱藝術的手法殺害他們的目標,想的還永遠比警方或偵探多好幾步,他們犯了罪之後悠哉漫步,大家氣喘噓噓地苦苦追趕但就是望塵莫及。

不過那是小說影集裡的犯罪狀況。

根據在國內第一線警務工作值勤的朋友透露,他遇過的謀殺案件,比例最高的大概是這類狀況:兩個朋友去海產攤喝酒,喝醉後大舌頭一言不合開始拳來腳去,其中一個拿酒瓶敲了另一個的腦袋後氣鼓鼓地回家睡覺,隔天一早警察找上門來他才發現前晚酒後自己把朋友打死了。這類狀況沒有什麼預謀計劃、沒有什麼故弄玄虛,如果這個拿酒瓶砸人的一時沒被逮到,那也只是因為現場正好沒人看見他,而不是他有什麼了不起的心機。

當然不是所有現實中的謀殺案都這麼糊里糊塗,但故事裡那種機關算盡到孤島搞密室的犯罪行為在現實當中的確少之又少──那麼,現實當中沒有偵破的懸案是怎麼回事?難道真正的警察比故事那些「主角逮到犯人後才會出現的警察」還混嗎?

不是這樣的。

現實裡也有盡心盡力緝凶的警察,有些案件遲遲未破,並不一定是警察不用心。

連續殺人犯還在外面》當中,凶手每隔幾年就犯下一樁誘拐女童然後性侵棄屍的案件。因為發生在不同轄區,所以一開始沒被聯想在一起,而且其中一樁還因為抓錯人並且把人家判刑了,顯得好像系列案件全數偵破;這個倒楣的人因為自己沒犯的罪坐了近二十年的牢,而緝凶的時機也這樣被白白浪費掉了。這本書的作者是記者清水潔,為了查出凶手身分,他得設法先幫坐冤獄的人平反。

惡魔的背影》記載的案件更離奇。

連續殺人犯還在外面》的案件發生在日本,二十世紀七零年代末期到九零年代;《惡魔的背影》發生在美國加州,二十世紀七零年代到八零年代,時間比較短,但犯案間隔也短,案件數量是日本的十倍以上。這名凶手的性侵目標是成年女性,後來發展成謀殺,初始也因作案區域不同,所以部分案件分屬不同轄區,而警方查覺並統整案件之後,凶手仍繼續犯案。性侵五十名女性、殺害十餘人(包括受害女性的配偶或男友)後,凶手神祕地消聲匿跡。

惡魔的背影》作者蜜雪兒.麥納瑪是個業餘記者,沉迷於追蹤未破的懸案,這個被稱為「金州殺手」的犯人讓她十分好奇。她調閱了大量警方紀錄,訪問倖存者及持續關注本案的警探,寫出這本詳實動人的調查報告。我們會在她的文字當中讀到案件對倖存者的影響、警探的執著與懊喪,以及留下一大堆證據卻一直沒落網的金州殺手,有多少次因為莫名的運氣逃脫。

麥納瑪把調查經過寫在自己的部落格,引起大量關注;這本書在美國出版的兩個月後,警方逮捕真凶,「金州殺手」案正式偵破。在此之前,金州殺手不但已經逍遙法外三十年,而且當年的殘酷犯行幾乎已被遺忘,麥納瑪的持續調查,不但重新喚起大眾注意、串連更多證據,也間接協助了警方,讓凶手伏法。

可惜的是,在書稿完成前,麥納瑪已經因故驟逝。

現實當中刑案的凶手尚未落網,大多不是他們的計劃周延,而是因為許多因素,以及擁有令人憎惡的好運;但《惡魔的背影》昭示,只要堅持,總會看到水落石出、凶手現形的時刻。

連續殺人犯還在外面》裡的清水潔,其實已經查出可能的凶手身分,並且將相關資料交給警方,希望推動日本警方繼續偵查。

或許,在不久的將來,這名犯人的身分,也會因此而攤在陽光之下。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每週電子書最新訊息:

  1. 主角很衰、朋友很狠、故事很厲害,作者很神
  2. 在這個時代,老大哥根本不需要自己看著你
  3. 處女作叫好又叫座後,作家必須面對兩大麻煩──而她很盡責地讓大家失望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