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一名二十幾歲男子迷戀偶像,這不奇怪;這名男子因此會去關注該偶像的社群網站、追蹤她的動態訊息,這也不奇怪;這名男子看著偶像的照片、下載,這也不算奇怪,然後他把照片放大、放大、放大⋯⋯直到偶像眼中的街景倒影佔據整個螢幕──呃,這有點怪了吧?

男子從偶像眼中的倒影,比對Google街景,找到偶像住處附近的車站、循線找到偶像住處,甚至從一些偶像自拍照中房間窗戶透光的角度和窗簾的樣式,精準掌握了偶像的房間。該名男子找出偶像住處後到樓下埋伏,趁偶像回家時突然出手、將偶像拉倒、以毛巾掩住她的口鼻,進行騷擾後被逮捕。

這不是《CSI》之類影集情節。這是發生在日本的真實案件。

事件中的偶像並非故意洩露自己住處資料,但在數位時代,個人資料可能在不經意的情況下就能在公開網路上找到──只要有心拼湊,不僅不需要駭客技術,甚至不需要懂得任何程式語言,素人使用者就辦得到。

往上一階,網路上許多資格申請、登入程序或app下載步騷中,就明載更直接侵門踏戶搜檢我們個人資料的條文,而我們常常沒仔細看(或根本沒看)就急急地捲動視窗按下「同意」,等於矇著眼讓具有程式能力的有心分子,能夠隨意檢閱我們儲存在數位世界的一切資料。

再往上一階,就到了政府等級的監控。

2014年香港爆發「雨傘革命」迄今五年多,香港警方仍然會重覆看當時的街頭錄影帶,從中辨識運動參與者的身分、進行逮捕──這也是為什麼今年「反送中」運動當中、很多人從上街參與的第一天起就掩住臉孔。警察這做法與前述那個騷擾偶像的痴漢差不多,最大的不同是,警察動用的是政府資源在搞這個事。

2013年,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年輕僱員史諾登爆料:美國政府非法監控全球通訊。此舉不但讓史諾登成了美國和英國的通緝犯,也換來某些人的不諒解──例如有人認為監控通訊雖然有違人權,但可以及時得知例如恐怖攻擊之類的計劃,提早做出因應準備,因此應當要被允許,史諾登揭發此事,根本與叛國無異。但事實上,因為缺乏監督單位,所以我們不會知道政府的通訊監控內容包括哪些、不知道政府透過哪些管道得到資料、不知道他們把已經到手的資料用在什麼地方,也不知道他們會怎麼使用這些資料。

也就是說,就算政府真的因此拿到了恐怖攻擊的計劃,我們也不確定政府會怎麼做;但與此同時,我們都已經被政府扒得精光。

史諾登當時決定及執行的過程,可以在奧立佛.史東執導的2016年電影《神鬼駭客史諾登》中看到比較戲劇化的呈現;在這部電影的最後,史諾登本尊也在大銀幕上出場。

而在《永久檔案》裡,你可以讀到史諾登本人對這件事的看法,以及他對於人權、隱私、國家機器與技術良知之間的思索。

而這些思索,對在數位時代生活的你我而言都很重要。

一九八四》中,人人都知道有監視鏡頭,人人都知道「老大哥正在看著你」。而在數位時代,老大哥根本不需要自己看著你,因為你的一舉一動,都會自動成為他的監控日記。

我們需要像史諾登這樣的人,指出老大哥的行徑。

或者至少,我們得理解他。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每週電子書最新訊息:

  1. 處女作叫好又叫座後,作家必須面對兩大麻煩──而她很盡責地讓大家失望
  2. 那個和傳奇越獄犯變成忘年之交的孩子
  3. 在人生裡浸泡一段時日,就會讀得明白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