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本文標題出自作者蔡素芬1994年出版《鹽田兒女》的原序。

完整的段落是:
「寫法傳統,無非是對人物有了真誠的感悟,寧以切合他們感情的方式,平實表達俗世生活。大千世界,驚濤與靜浪原可並容,此處無意故做詭異瑰奇。故事是大眾裡的,自然也要歸屬於大眾。」

我很為其中點出的「平實」、「無意故作詭異瑰奇」動容。因為書裡在俗世生活中經歷驚濤與靜浪、努力生活的平凡人,也是同為凡人的讀者我曾於相同時代所領略到的。

故事開始於一九六〇年代,那是台南七股鄉的沿海小村落,以曬鹽、在河中搭蚵棚及近海捕魚為生。

明月是村人稱為秀才、實則在城裡失了業返鄉謀生的王知先次女,有個體弱多病的母親阿舍、三個姊妹,後來阿母又添了么子。為養活一家六口,王知先再度離家北上踩腳踏車營生,向鹽埕公會領得的六格鹽田活、家務重擔,落到了大姊明心及女主人翁明月身上。

溫順溫婉的明心命運乖舛,明月即使饒有個性,曾試圖抵抗傳統社會加諸女性的不公平要求和對待,但是終於還是選擇服從強勢母親的威迫,走上一條坎坷的婚姻路。

我深深為明心與明月在男尊女卑的舊時代處境下遭受的苦難不平,然而在作者蔡素芬平實有溫情的筆下,又切切地感受到明月對嗜賭且家暴的丈夫、對懷抱女人就該認命為家庭犧牲一切觀念的母親,並非只是絕對的憤恨,而是有著溫柔的包容與親者為親的愛,甚至對艱困的生活,也不是只有怨懟,而總是寄予希望的心情轉折,既詫異,又能理解,並且感動。

這是作家厲害之處,我幾乎無法釋卷,即使多年前讀過,重讀依然情緒翻騰,依然為明月的秘密揪緊扯痛了心。

一樣的,我很喜歡怡慧老師的讀法,她特別提出那個處處苛刻的母親阿舍,最終把明月的大秘密帶到了地底下,那不也是一種和解、一種(遲來的)愛的表現嗎?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收聽本集的「經典也青春」,由甫出版《用書脫魯的一生閲讀術》、丹鳳高中圖書館主任、獲獎無數的閱讀推廣人宋怡慧老師,領讀蔡素芬的《鹽田兒女》。

收聽本集節目:


▶︎▶︎▶︎免費訂閱經典也青春 Podcast。名家領讀,經典隨身聽!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