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 菅野仁;譯/李彥樺

「交一百個朋友」的幻想

在思考「共存性」的問題前,我想先跟大家更明確地談談「同質共同性」的人際關係。

絕大部分的日本人在進入國小就讀之際,都曾聽過或唱過一首名為《等我升上一年級》的兒歌。這首兒歌裡,有一句歌詞是「等我升上一年級,能不能交一百個朋友」,這句歌詞讓許多人印象深刻。真正成為小學生之後,也許會有不少人因為「想交一百個朋友」──或者說,認定「交一百個朋友才是理想狀態」,而暗自感受到巨大壓力。

學校是個特別喜歡強調「大家都是好朋友」或「心連心,團結一致」這些口號的場所,這些正是我想稱為「幻想」的想法。《等我升上一年級》這首歌的歌詞,更是最典型的「朋友幻想」。

我認為,我們必須擺脫這些想法的束縛才行。

意思是說,我們應該重新思考,以「每個孩子都能跟其他孩子當好朋友」為重的學校(班級)經營方針是否正確。

由於我任職於教育大學,工作上經常有機會與國中小學的校長或老師們對話。有很多老師明明人格高尚、具有領導力,在教育現場的表現也深獲好評,腦子裡卻抱著「學生們都是好孩子,只要老師能從旁協助,所有學生一定都能當好朋友」的教育理念──或者應該說,越是優秀的老師,越有可能抱持這樣的定見。

每所學校都以「無霸凌」為目標,但是當我問大家「關於這個目標,有沒有什麼計畫」時,大多數老師都會慷慨激昂地說出「只要學生們團結在一起」「在品格教育上多花些心思,就能教育出內心富足的孩子」「盡量讓班上同學們心靈契合、營造多采多姿的班級生活」之類的論點。但我這個人向來愛唱反調,我心裡總認為,這些不過是理想而已,把它當成努力目標是不錯啦,但如果只是高喊這些口號,反而會給孩子們帶來不必要的負擔。

像是「○○○,別一個人待著,來這邊跟大家一起玩吧」這種話,一定會讓某些孩子感受到壓力;有些孩子甚至有可能因為無法融入群體,產生「我很沒用」「我很奇怪」的自卑感。

而且我相信,每個孩子心裡都會認為,自己和班上某些同學「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合不來」。明明每個人在長大成人後,都有這樣的經驗,甚至可說合不來的比合得來的要多,但大人們偏偏抱持著「孩子的世界與大人的世界不同,每個孩子都能跟任何孩子當好朋友」這種觀念;這多半是因為他們把孩子的世界想得太純真無邪了。

只要觀察學校文化,就會發現目前為止的學校教育的確過分注重「同質共同性」

在過去,「我們都一樣」是行得通的

「班上所有同學都能當好朋友」這種想法,在過去確實有其現實的理論依據。

為什麼這麼說?因為過去的村落裡,大多只有一所小學。

鄉村社會學有一種名為「自然村」的概念,是與「行政村」相對的概念,意思是民眾因自然聚集而形成的村落。後來政府開始在全國廣設學校,也是以這些自然村做為學區劃分依據。因此,每個進入學校就讀的學生,他們的長輩及家族成員和其他家可能都是好幾代的世交,不僅學生的家長彼此是熟人,也可能打從很久以前,就對某戶人家建立了「○家都是這種人」「○家就是那樣啦」的刻板印象。就算學校裡來了新同學,也不會是完全的生面孔,大家都會事先知道那孩子是「○家的小兒子」之類的。換句話說,學校是建立在整個地區原本就存在的緊密人際關係之上。

在這種狀態下經營學校或班級,同學之間的關係網絡當然會與現代完全不同。在過去緊密鄰居關係的支持下,才會產生「全班同學應該都能當好朋友」的觀念。

當然,就算是在以前那樣的時代,也不太可能達到「全班同學都是好朋友」的理想。只是與現在相比,過去以村落共同生活為核心的地區影響力較強是事實。例如到了插秧或收割的季節,可能是全村的人一起出動;有什麼公共設施損壞了,也會從村裡徵調壯丁前往修復。此外,對於森林、圳溝之類的公有資源,也會共同進行維護。正因為有這些地區力量做為現實的基礎,才能在學校內實現共同性。

但是到了一九八○年代之後,這樣的力量別說在都市,就算是鄉村,也逐漸消失了。社區本身成為「因緣際會定居在那裡的居民集合體」。由於學生們大多來自相同地區,所以老師們可能還抱持著「整個班級是命運共同體」的傳統觀念;但對於學生而言,覺得「純粹只是偶然才會聚在一起」的人或許更多。

在這樣的環境裡,如果能在班上結交值得信賴,或覺得在一起很開心的好朋友,其實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因為在大部分的情況下,交到朋友並不是理所當然的,「運氣好」的成分反而要來得更高。

既然大家是偶然聚集在一起的,裡頭當然可能會有自己不喜歡或覺得合不來的人。這種時候,如何與對方「共存」(或「共處」)是最重要的。

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學會「就算是不喜歡的對象,也能在互不傷害的情況下,共處於同一個時空」的做法;換句話說,大人們應該主動教導孩子們「以不傷害為前提的相處」的重要性。如果不教導孩子們建立這個觀念,以後老師要管理班級恐怕會變得越來越困難。或許「大家和睦相處」的理念確實有其必要性,但讓孩子們知道如何與「合不來的人共處」,才是符合當今社會的新教育方針。

※ 本文摘自《朋友這種幻想》,章節〈朋友糾葛為何理不清?〉,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