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詩以字句、韻律、意象、思想的錘煉交疊,擄獲受苦的靈魂。

我初時讀到的,對悔之的詩印象是「爆炸般的強度」。

如標題「一切都要在大爆炸中發生」,正是摘自《陽光蜂房》序詩〈在暴風雨前端〉。

再者你看,〈共泳〉裡那句「竟與你傲岸的額頭/互撞」;〈呼痛的石頭〉中「你 /蹲在迷濛的絕巔上/慢/慢/僵/硬;〈石頭也有血要迸〉的「彷彿有血/血要迸/迸向轉醒不來的天空」;〈斷恨刀〉的「所以努力蒐集各種顏色的夢來/錘鍛一把刀」;〈夜聽海濤〉的「飛過/如此不經意地/觸爆於夢的佈雷區。」

這部收錄了詩人一九八三至八九年所寫的部分已發表詩作的集子,此時讀來仍有許多句子令人戰慄驚怖,如〈年代〉:

「那個年代不許流淚/只因恐懼無故入牢/離妻別子/人生處處是刑場」

詩人對時局的變遷、社會的動盪、人心的不安、自身內在的騷動,有著敏銳強烈的感知與關切,他寫詩渴企安撫自己、慰藉傷痛、排遣憂悶,而那些用情至深的句子,於今在彷彿歷史一再重演的悲劇事件中,猶如預言、猶如警示、猶如安魂曲,一樣撫慰了在變亂中失去珍愛事物的心靈。

領讀人彥如特別指出從這本詩人早期創作的詩集中,可見到詩人在形式上創新的各種實驗及探索,讀起來時時有著與後期成熟風格不同的驚喜之感。

彥如會列舉哪幾首詩與我們分享呢?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收聽本集「經典也青春」,有鹿文化主編施彥如領讀許悔之的《陽光蜂房》。

收聽本集節目:


▶︎▶︎▶︎免費訂閱經典也青春 Podcast。名家領讀,經典隨身聽!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