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孫德齡(左岸文化編輯)

失控的正向思考》書中有個頗有意思的橋段。原本支持、甚至推廣正向思考的美國脫口秀主持人賴瑞金,有次也被「正向思考導師」惹毛了,因為他竟然被「吸引」到別人的生活中,卻沒有經過他本人同意?!賴瑞金強調自己不是別人夢想板上的照片,他可是有個人意志的獨立生命體呢!

讀到這裡,瞬間讓人對所謂「正向思考」開啟另一種思考方式:《秘密》告訴我們,如果你很愛一個人,就可以把那個人吸引到自己身邊,可是問題來了,被吸引的「那個人」本人有想嗎?反之,光是想到自己的照片被一個跟蹤狂貼到夢想板上,還有可能被他「吸走」,實在就會讓人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人是群居動物,我們的生活、行為、願望很難與他人無涉。姑且不論吸引力法則經過理性計算後實際存在的成功率,光是這種一廂情願的做法,就有可能在人與人的互動上造成不小的問題。更別說,不發(聽)牢騷、遠離負向思考的人,是不是一不小心反而會讓自己失去同理心,變成壞心腸的自私鬼呢?

對一個像我這樣原本就不在乎、也不相信正向思考的讀者而言,這層發現讓本書脫離了芭芭拉大嬸罹患乳癌後深陷粉紅色噓寒問暖的抱怨,以及企圖「診斷」社會正向思考亂象的雄心壯志,開始進入人與人互動的層次。就像《我在底層的生活》重點不僅是揭露低薪生活慘狀,《失控的正向思考》當然也不是只想把「正向思考」拖出來痛批一頓;依循這位老資格社運分子一貫手法,這是她的運動文件,至於她真正關懷倡議的究竟是什麼,也許每個讀了書的人都會得出不同體悟。

正向沒什麼不好;但要先搞清楚什麼是正向才好:

  1. 罹癌是禮、感謝傷害過自己的人:無所不在的正向思考
  2. 我跟你一樣絕望,我是你的心理醫師
  3. 三招NLP超簡單技巧,由外而內養成好情緒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