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芭芭拉.艾倫瑞克;譯/高紫文

就算水杯碎裂在地上,也要去想杯中還有一半的水,不能去想只剩一半的水,這種勸人正向思考的說法不只存在乳癌的粉紅絲帶文化中。治療後幾年,我冒險闖入另一個私人的災難世界,那個世界裡都是遭裁員的白領勞工。

在開放失業者參加的交際團體、戰鬥營、激勵課程中,我發現所有人都異口同聲,發誓唾棄憤怒與負向態度,應該以愉悅、甚至感恩的態度來面對當前危機。對於遭裁員、隨即陷入貧困的人,專家教他們把眼前處境當作「機會」,好好掌握;這和把乳癌說成是「禮物」異曲同工。在這裡,專家也向大家保證「療效」:保持正向態度,找工作時不僅心情會比較愉悅,而且一定會更快出現更快樂的結果。

事實上,對於所有問題或阻礙,都有人提議用正向思考或正向態度來解決。想減重嗎?有個專門教「正向減重法」的網站告訴網友:「下決心減重後,承諾自己一定要做到,並且用正向態度去履行承諾……思考時要把自己當成勝利者,不是失敗者。」苦尋不到伴侶嗎?最能吸引異性來求愛的,莫過於正向態度了;而最讓異性反感的,則莫過於負向態度了。

時下有許多提供約會祕訣的網站,其中一個這樣建議:「若寫出顯露負向態度的個人資料或留言,肯定會把想求愛的異性趕走,反之,正向態度幾乎能吸引所有人。」另一個網站也提出類似建議:「最有用的相親祕訣可歸結成下列兩個基本建議:第一,保持正向態度;第二,敞開心胸。」女性特別應該展現正向態度。上一任男友是渾蛋、不滿意體重,諸如此類的話,絕不可提起。還有個網站建議:「各位應該時時保持正向態度,避免抱怨過多,避免去看事物的負面,避免表現出負向態度。雖然做自己很重要,而且人確實應該堅守這個原則,但是在社會化(應該是指與人交往)時,抱持負向態度絕對不是好做法。」

正向吸財大法?

缺錢嗎?財富是正向思考想的主要目的之一,本書也會反覆談到財富。市面上有多不勝數的勵志書,詳述如何用正向思考來「吸」錢。根據這類書的說法,這法子牢靠得很,所以作者總是鼓勵讀者馬上開始花錢。為什麼你到現在還在為發不了財傷腦筋呢?這些作家認為薪資低、失業、必須支付醫藥費等實際問題,可能只是「藉口」,真正阻礙人發財的是腦子,因為腦子可能潛意識嫌惡「骯髒的錢財」,或深藏著對有錢人的憤恨之情。我有位朋友長期擔任低薪的兼職攝影師,他曾聘請「人生教練」來改善財務狀況。教練告訴他,「若要招財」,就得消除對財富的負向感覺,並時時在皮夾子內放一張二十塊美元的鈔票。

有人甚至會請別人幫忙,一起發動正向想法,這種做法很像祈禱。在一個教師網站上,有位女教師請同業「為她的女婿發起正向想法」,因為她的女婿不久前被診斷為腦癌第四期。有一名在伊拉克的士兵執行任務時失蹤了,士兵的父親在 CNN 的鏡頭前告訴觀眾:「希望電視機前的觀眾對這件事抱持正向想法,幫我們度過難關。若所有人都幫我們祈禱,抱持正向想法,我們就能度過難關……我知道軍方正竭力想辦法,所以此刻抱持正向想法非常重要。」[1]儘管大家抱持正向想法,但是一星期後,軍方還是在幼發拉底河找到士兵遺體。

要人「抱持正向態度」的叮嚀,就像背景中閃個不停的霓虹招牌,就像躲不了的叮噹聲,無所不在,根本無從判斷根源在哪。歐普拉經常大力宣揚態度能戰勝環境;用谷歌搜尋「正向思考」,會出現數百萬條搜尋結果。成人教育機構「進修學習公司」(Learning Annex)在紐約與洛杉磯等城市,開設諮詢指導課程,舉辦五花八門的研討會,教人克服悲觀、取得內在力量、駕馭思想力量,藉此在生活中獲得成就。整個教練產業從一九九○年代中期開始成長,在網路上大量銷售,協助學員改善態度,據說這麼一來生活就會隨之改善。學員支付等同於治療師收取的費用後,無照的生涯教練或人生教練就會協助學員擊敗「負向的自言自語」(也就是悲觀想法),使負向的自言自語不再阻礙發展。

今日在美國大家並非總是完全自願抱持正向觀點,有些人並不想伸出雙臂擁抱正面思考這個意識形態,但可能會被迫接受。在職場有人會刻意想辦法灌輸正向觀點。比方說,雇主會請激勵講師來演講,或免費發送自助書(像是二○○一年的暢銷巨作《誰搬走了我的乳酪?》,這本書的主旨是在勸人遭裁員時不要抱怨)。此外,療養院也充滿極度矯揉造作的歡樂氣氛。有位住在療養院的人這麼抱怨:「老是用暱稱!老是刻意表達愛意!老是用『我們』這個愚蠢的代名詞。哈囉,親愛的,今天我們好嗎?妳叫什麼名字呢,親愛的?小伊嗎?我們可以進餐廳了嗎,小伊?嗨,親愛的,真不好意思,讓妳久等了。我們今天看起來很棒,對吧?」[2]一般人認為學校是思想古怪、憤世嫉俗的人的安全避風港,不過現在就連學校也遭正向思考入侵了。二○○七年初,南伊利諾大學卡本戴爾校區(Carbondale)在行銷研究中發現教職員不求上進,管理部門因而恐慌了起來,聘請激勵講師去說服憂鬱的教授們,「正向態度對提升客戶滿意度至關重要」,而「客戶」指的當然就是學生囉。不過,只有百分之十的教職員去參加演講。[3]

正向思考是一種會擴散的文化共識,透過感染來散播。但是不只如此而已,正向思考還有自己的發起人、發言人、傳道人、推銷員,其中推銷員包括勵志書作者、激勵講師、教練、訓練員。二○○七年,我冒險參加美國演講人協會(National Speakers Association)年會,這是正向思考推銷員的年度重要聚會,他們齊聚一堂參加四天會議,除了分享心得,也藉此誇耀成就與尋找新商機。開會地點在聖地牙哥市區的一家濱海飯店,充滿歡樂的觀光氣息,布置人員使開會地點的內部環境營造出強烈正向效果。第一舞廳舉辦了一場會議,全體與會者均出席。一開始播放十分鐘投影片,內容就像日曆照片一樣,有瀑布、高山、野花,同時還播著放鬆心情的音樂。接著一位金髮中年女性穿著印度式短袖束腰衣出場,帶領一千七百名聽眾「調音」。她請我們站起來跟著她唱:「啊、啊、啊、啊。」所有人都乖乖跟著唱,但是並不熱情,從這點看來,我猜他們以前應該有做過這種練習了。

那裡簡直就是把新時代思想文化(New Age)與美洲中部商業文化融合在一起。(譯按:新時代思想興起於一九七○年代與一九八○年代的西方世界,是一種探索靈性的思潮。美洲中部通常指北美洲南部與中美洲,該區域的商業文化特色為以展覽攤位來推銷商品。)與會者不只可以到展覽攤位買水晶,還可以參加研討會、學習如何網路行銷、加強冥想技巧、找講師經紀公司的訣竅,以及鑽研「古老智慧」(像是印度教奧義書、猶太神祕哲學、共濟會等等)。在那裡也買得到個人化的輪式旅行箱,上頭用斗大的字母寫上個人的姓名與網站,這樣一來,在機場內走動時,就能更有效推銷自己了。這群人一點也不像教派,我看不出他們有狂熱迷信或精神錯亂的行為。大部分的人都穿商務便服,而且在男性中,頭髮修剪整齊的遠多於留馬尾的。

只有講台上的人表現出不合理的熱情,而且表現得差強人意。首先上台的主題講師是蘇.墨特(Sue Morter)博士,她身材纖細又充滿活力。演講大綱上寫著她是「印第安納波里斯多元訓練健康中心」(multi-disciplined wellness center in Indianapolis)的主管。她聽到一開始的掌聲「並不滿意」,於是命令聽眾站起身,跟著音樂節奏拍手一會兒。接著她演講了五十分鐘,整場都沒看筆記。她闡述人的頻率若能和宇宙調和、產生共振,就能擁有「無窮的力量」。而宇宙的頻率則是每秒十個週期。若無法和宇宙產生共振,「人就容易過度分析、過度規劃、出現負向想法」。若不想過度思考規劃,就得「時時抱持肯定的想法」!在結語時,墨特又請聽眾起立,說:「請各位緊握雙手,想著肯定的想法,雙腳穩穩踩在地上,想著肯定的想法。」

最有名的主題講師是喬.維托(Joe Vitale)博士,也有人稱他為「火焰先生」。根據介紹,「他本身是大師」,聲稱擁有玄學與行銷學的雙博士學位,外型看起來像稍高略瘦的影星丹尼.迪維托(Danny DeVito)。演講主題是「激勵行銷」和愛。他一開口就說:「各位實在太了不起了,我愛各位,你們實在太棒了。」他坦承自己「師承馬戲大師巴南(J. T. Barnum)」,並且講一些以前說過的笑話來吸引聽眾的注意力,像是用滑稽的模樣來發表聲明稿,指控小甜甜布蘭妮剽竊他的「催眠行銷」技巧。「愛」似乎也是其中一項催眠行銷技巧,因為他建議大家仔細查看通信名單,「去愛每個名字」,藉此增加生意。他大肆宣傳新作《零極限:如何用夏威夷的祕密療法取得財富、健康、力量,滿足一切渴望》。這本書是在講述一位醫生不用與病患見面,單靠研究病患記錄、設法克服對病患的負向想法,就能治療一家精神病患收容所裡的刑事犯。他同樣以歡欣喜悅的話來收尾:「時時刻刻在腦子裡說『我愛你』,就能治癒所有需要治癒的創傷。」

聽眾從頭到尾認真聽講,勤作筆記,三不五時點頭稱是,在該笑的時候大笑。根據我的判斷,大部分的與會者都沒出過書,或不曾在這種大規模聚會中演講。我隨便找人聊天,根據聊天內容,推測多數與會者都是嚮往成為講師的人,像是教練或「訓練員」,嚮往招募更多學員、賺更多學費。

許多人都來自與健康有關的領域,從事全人療法(譯按:全人療法是以身心、社交等所有層面的需求為整體治療目標)或另類療法的人特別多;有些人是企業人士的教練,我之前就遇過這類人士,他們專門指導遭裁員的白領勞工(編按:作者曾於二○○五年偽裝成求職的白領階級進行社會報導);有些人是想拓展專業的神職人員。因此大多數研討會的主題都在討論具體細節:如何與講師經紀公司合作、增加演講預約量、設立辦公室、行銷「產品」(像是DVD與激勵演說卡帶)。不過有位講師在投影片簡報中警告大家,並非人人都能成功。這種務實的論調與現場氣氛完全格格不入。她說,有些人會陷入「死亡螺旋」,不斷投入心力與金錢去推銷網站與產品,「結果卻一無所獲」。

不過顯然幹這行是能發財的。四十一歲的激勵講師克里斯.魏德納(Chris Widener)是神職人員出身,他在一場研討會中訴說他那段沒出息的年輕歲月(他十三歲時放蕩不羈),然後以他現在的大富大貴為演講高潮:「三年半前,我在瀑布山(Cascade Mountains)買下夢寐以求的房子,裡頭有健身房、酒窖、蒸氣浴室……我認為我的人生就是成功的定義。」

註釋

[1] Joseph Anzack, CNN American Morning, May 16, 2007.

※ 本文摘自《失控的正向思考》,原篇名為〈奇思幻想的年代〉,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