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克莉絲朵.赫斯特;譯/童貴珊

我當時正在長途駕駛—更準確地說,是三小時的長途車程—從德州的某個城市開往另一個城市。我把車子油箱加滿汽油,也將我的包包裝滿足夠的零食,確保我一路疾駛不必停下來找食物或找加油站。

包包裡的最佳零食是什麼?巧克力杏仁棒。那是我特別保留在完美時刻時享用的零食。飢腸轆轆時,我總會伸手到包包裡搜尋我的最愛,指頭在每個角落和夾層探索著,渴望摸到那包裹著美味好料的光滑包裝紙。

我遍尋不著我的巧克力杏仁棒。我找遍副駕駛座位,甚至找到椅子底下。哦,找到了,我心愛的巧克力杏仁棒掉落在副駕駛座的地上,不知怎麼滑出包包的。它不在我觸手可及之處時,令我心煩意亂,甚至無法集中精神好好開車。我的頭腦不斷想辦法要如何在不停下車子的狀況下,還能順利取得我心愛的巧克力。

我感覺到輪胎壓過馬路邊線。那塊看得到卻吃不到的巧克力棒使我分心。分心的結果,使我偏離了車道,稍稍越過了馬路中央的黃線。

因為分心,所以偏離。可能我們被某些不太好的事物占據了我們的心思,也或許我們忙著完成下一個任務。有那麼一瞬間—或持續一段時間—我們其實不太會關注「自己是誰」。

我們不再把焦點放在「期待成為什麼樣的自己」,搞不好我們根本不曾期待過。我們逐漸失去了意識,也或許我們壓根不曉得「有意識地生活」是何等重要的事。我們任由接踵而來的事物占據我們的心思,卻不曾留意對自己的人生不在意所付上的代價。我們忙著生活,以致未曾察覺我們已經從有意義的人生偏離,儘管我們立意甚佳。

大部分的人都活得很分心,因為我們太忙碌了。瑪麗亞.波普娃(Maria Popova)在她的每週文學評論《精挑細選》(Brain Pickings)中指出:「忙碌使我們對自己的人生分心,當我們日復一日地航行於人生的大海中,我們看似履行所有義務與職責,但卻疏於照管自己,誤以為生命就是如此;這是最令我憂心的事。」

有時候,分心看起來比周而復始的生活作息刺激,比無聊的日常生活有趣,或甚至比自律地完成某些大目標更新鮮。分心看似給你無窮活力,但事實上,它是蠶食鯨吞你的生命。

分心將轉移你的目光,使你從原來一心認定或期望的目標徹底轉向,轉而去留意某些閃閃發亮、新鮮、好玩或趣味十足的事物。當然,匆匆一瞥通常不會有什麼問題,但你可以問問那些緊盯路邊看板的人,他們肯定會告訴你,你的車子很快就會跟著你的眼睛走。

你要如何確保自己的人生行駛在正確車道上?或從已經偏離的車道回頭?方法很簡單,就跟你手持方向盤行駛在路上一樣。

對付分心的解藥,不外乎聚焦—選擇專注,清醒而有意識地生活。

——

我繼續往前開,突然被馬路上的安全邊線提醒,趕緊把偏離的車子開回正確的車道上。

沒多久,我又開始想起那塊巧克力杏仁棒了。但現在,與其讓那塊巧克力棒分散我的注意力,我試著說服自己彎下腰去撿應該沒有關係。雖然我內心明知這個行動危險又不可取,但我太想要了,於是絞盡腦汁想著如何安全取得我要的東西。我的思緒快速地從分心的模式切換到欺騙的模式,這種思維,通常會在不想承認自己的行為會帶來一些後果時浮現。

當我們持續自欺欺人,騙自己「後果沒那麼嚴重」時,偏離便不斷增強中。當我們掩飾真相,合理化自己的行徑與自我欺瞞時,我們已經偏離了常軌。當分心將我們帶得更遠一點,我們的良知可能會試著將我們喚醒,提醒我們理性面對。周遭的朋友、家人或老朋友可能已經留意到我們言行舉止的轉變,而開始頻頻詢問與關切,但我們持續說服自己與他人,我們並沒有走得太遠。我們一再說服自己,其他人未免小題大作,事實上根本沒那麼嚴重。於是,我們一再合理化自己的言行,我們反駁、防衛、證明自己有理,或想辦法辯解。

當我們越來越習於分心時,欺騙便發生了。為了繼續耽溺於曾經不舒適的情境中,我們開始自我安慰,我們也學會為不合理的事辯駁,甚至為了那些無關緊要的感覺,我們選擇忽略重要的事實。

對抗欺騙的唯一出路,便是正視事實。如果不這麼做會怎麼樣呢?

——

再過一會兒,任何試圖阻止或反對我去拿那塊巧克力棒的念頭,都會被我以各種理由排除。我不再聽見任何理性的聲音,我不再害怕孤注一擲,我不再擔心一邊開車一邊低頭到副駕駛底座下去撿巧克力棒有何危險。

我整個人都被「當下」與「立即」的念頭給占據了。雖然我的良知與理性一再警告我,但我卻不再受任何危險、不安全或車禍喪命的想法所困擾。我費力去消弭那些理性的聲音,我充耳不聞、選擇不回應。分心與欺騙,一點一滴削弱了我的警覺與敏銳。

偏離之所以持續存在,是因為我們漸漸變得麻木不仁。當我們偏離太久又太遠了,我們對那些改變不再感到吃驚,也不再敏感。那些「偶一為之」逐漸成了常態。每一次當我們又一步遠離理想的自我時—那個內在女孩與她的一切渴望—我們的內心不再交戰。那些曾經令我們不安的轉變,現在早已習以為常。過去曾經用力抗拒的事,現在早已麻痺無感。我們不再留意那些問題,所以不覺得有討論的必要;我們徹底忘了自己曾經在哪條路上。最可怕的,是我們可能以一種不以為然的心態來面對曾經殷切企盼的理想與目標,因為我們早已不再相信自己是誰,也不再相信曾經懷抱的夢想。

因此,當內在女孩呼喚我們時,當那位向我們招手示意的女孩前來對我們說話時,我們不聽也不回應,因為我們不認為她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我們不相信她。有時候,我們偏離得太遠,遠得聽不見她的呼喚。然而,如果你想要對你的人生有所回應,唯一的途徑是選擇聆聽生命對你發出的聲音。是的,你可能覺得不安,但之後你可以再決定要採取什麼樣的行動。

容我先說明一下,我相信或許有人覺得我言過其實,或小題大作了。你可能會承認生命中確實有些輕微的偏離,但不太認同一點點的遊走會造成人生的大脫軌。但事實上,一個看似微不足道的偏離也舉足輕重。套句玫琳凱.艾施(Mary Kay Ash)的話:「有些人一輩子都在偏離常軌。他們一天偏離一點,每天、每週、每月緩慢地改變,毫無察覺,直到驚覺事態嚴重時往往為時已晚。」在飛航世界裡,有個法則被稱為「六十哩一度」,指的是「一般飛行六十哩後,飛航方向會偏差一度」的理論,或許,這個理論也可以運用在個人生命逐步偏離的情況。如此推算,對於你此時行進中每偏離一度,你可能在航行六十哩之後將偏離大約一哩之遙。

如果你不去留意每一個微小的偏離,隨著時間流逝,你最終的目的地將完全不同。

——

我還是決定去撿那塊巧克力棒。我把緊盯著前方的目光移開數秒,身體右傾,竭盡所能伸長手臂。有那麼一刻,我感受到握住巧克力棒的勝利。但是,勝利的興奮感隨即消逝,因為同時我又察覺輪胎壓過馬路的邊線。

但顯然這次的超線不再只是警訊,它在告訴我,車子已經失控衝出了高速公路。這一瞬間,我感受到凹凸不平的地面,因為車子壓過了路旁的雜草、石頭與塵土。

偏離與決定,在我們的生命中扮演了關鍵性的角色。儘管你自己或別人所做的選擇不明確會造成人生的偏離,但是在你選擇走哪一條路的時候,你所做的決定在那個關鍵時刻留下了記號。

有時候,你的決定可能過於草率。你可能未經詳細衡量代價,或尚未充分理解當下的選擇可能造成明年或十年後的衝擊,便輕易做出選擇。

或許你為了工作升遷而不惜大搬遷的決定看似不錯,卻沒有意料到遠離家人與好友令你感到孤單寂寞;或許當你收到夢想中的大學入學通知單而排除萬難去就讀,這簡直是完美的決定,但多年以後,卻因為巨額貸款而懊惱不已;或許你深愛子女,甚至無法想像失去他們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但你從來不曉得拉拔孩子長大所需要付出的代價、犧牲與成全,或從未想過當他們成年以後可能會傷透了你的心。

就像人生中的偏離,你為自己的決定找藉口,你與自己的選擇撇清關係,最後對這一切變得麻木。你可能會因為這些「不得不做」的決定而怪罪別人,或出現受害者心態—一種不想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的思維。

好消息是,如果你正偏離人生的軌道,或正在面對過去錯誤決策的後果,這一切都有解決之道。不管你已偏離多遠或多久,也不管你做了多少令你人生大翻轉的錯誤決定,想走回正軌,我們有解套。

親愛的,你其實有選擇的能力。

——

我坐在路上的分隔島,整個人嚇呆了。坦白說,我覺得自己是個不折不扣的大笨蛋。我的意思是,誰會為了一塊巧克力棒而如此不顧生命危險?顯然只有我這個白癡會這麼做。

我回過神後才明白情況有可能更糟,整部車子可能翻覆,我可能撞上一棵樹,或甚至衝過分隔島撞上對向的車子。

我的車子熄火了,所以我轉動車鑰匙,看看車子是否能重新啟動;聽到引擎啟動聲我頓時鬆了一口氣,還好車子還有動力。那表示我還有機會小心翼翼地開車,平安抵達目的地。

我把車子從分隔島開下來,慢慢切入德州高速公路上川流不息的車流中。手上拿著巧克力杏仁棒的我對自己發誓,絕不再那麼魯莽行駛。更重要的是,當我有驚無險、完好無損地抵達目的地時,我大大感謝上帝的保守。另外,我告訴自己,未來再遇到類似情況時,一定要把我心愛的零食安安穩穩地放在我伸手可及之處。

我不需要再讓這樣的偏離事件重演,因為我有選擇。

親愛的朋友,你可以選擇清醒度日,承認事實,專注聆聽完全屬於你自己的生命故事。你擁有改變結果的力量。當你的生命故事不斷向你伸展開來時,你可以毅然採取行動,你也可以決定要如何回應這些故事。

如果你對自己的人生感覺不安,那其實是個美好的警訊。你的不安是個信號,提醒你需要改變。那是內在女孩對你的呼喚,呼喚你不要輕言放棄,要繼續為她奮戰。你對自己的人生所感受到的那份不安與焦慮,其實是證明了你知道自己的生命受造不該如此,也不只如此。

請容我告訴你,你其實是為了一個更遠大的目的而受造的!即便你曾稍稍偏離,或剛好不偏不倚地摔在溝裡,這些都沒關係。不管你現在置身何處或你曾經歷什麼樣的過程,你仍握有改變的力量。那位內在女孩,仍有機會。

本文介紹:
最美好的那個妳,一直都在》。本書作者/克莉絲朵.赫斯特;譯者/童貴珊;出版社/格子外面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你可以選擇這樣愛自己
  2. 從現在起,我決定過自己的人生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