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來自農村寺廟的溝口患有嚴重的口吃,自幼便喪失了與人溝通的「語言」這第一把鑰匙。身為住持的父親過世後,他來到父親舊識主持的金閣寺擔任學習僧,獨留貧困卑微地求生的母親在鄉下。

對他來說自身的存在相較於金閣寺是何等醜陋殘穢,日夜想要親近在心中已幻化為完美理想典型的金閣寺,以確認自己生命的價值。

金閣寺不再只是一座供人欣賞的建築物,它「是一艘度過時間大海的美麗的船,黑夜一降臨,它就借助四周的黑暗,揚起如風帆似的屋頂起飛了」。

然而,這巨大的美,這象徵著得以掙脫母親期待、世人眼光,在黑暗中自由翱翔的金閣寺,卻也日日夜夜為自認微小如螻蟻的溝口,帶來越發強烈的焦躁和不滿。

金閣寺的美,成了溝口的人生難題。

所以,溝口狂暴地對金閣叫嚷:「總有一天我要把你給制服,再也不許你來干擾我。總有一天我一定要把你變成我的所有,等著瞧吧。」

溝口放火燒了金閣寺,企望與「美」同歸於盡,可是,最後結局的翻轉,又是三島由紀夫什麼樣的人生哲學思考呢?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收聽本集「經典也青春」,木馬文化副總編輯戴偉傑談三島由紀夫的《金閣寺》。

收聽本集節目:


▶︎▶︎▶︎免費訂閱經典也青春 Podcast。名家領讀,經典隨身聽!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