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朱家安
1987年生的宜蘭人,在哲學系所打滾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學家講話能讓大家都聽得懂。

「自然科學能窮盡真實嗎?」、「在網路時代談新聞的真實是有意義的嗎?」這不是法國高中生哲學會考的題目,而是台灣「Phedo哲學獎」的「科學與方法組」和「文化與社會組」徵文題目。Phedo哲學獎由一群高中老師和大學哲學系教授規劃,希望吸引高中生思考哲學問題,並組織想法產出論述,除了上述兩組,第三組「政治與法律組」的題目也相當「魔幻寫實」:「中華民國」是真實的嗎?

台灣越發重視思考和論述,我們除了各種文學獎,也有了Mplus評論文學獎,以及舉辦十屆的臺大哲學桂冠獎。這次「Phedo高中哲學教育推廣學會」除了辦高中生哲學獎,也規劃「哲學宅急便」讓高中老師、同學可以方便找到有經驗的哲學老師,帶學生討論這些哲學題目。

在網路時代思考

我認為現代人進行哲學思考和發展哲學論述都有意義,或者說我認為練習思考和論述都有意義,不限哲學,因為表達想法是現代人溝通和合作的基本功夫。有些師長抱怨學生慣於「網路淺碟資訊」,並「失去了閱讀長篇東西的能力」。姑且不論現代學生的長篇閱讀量是否真的比較差,我倒是覺得,除了關切學生在網路上看什麼,師長也可以關切學生在網路上寫什麼。

這並不是說師長可以審查學生的網路發言,而是說,如果學生被鼓勵在網路上發表自己對於事情的完整看法、閱讀書籍的完整心得,網路平台就可以成為練習溝通的空間。把網路當成娛樂來源當然沒問題,不過要是一個人習慣在網路上發表意見討論問題,網路對他來說,就不再只是娛樂來源。

這次Phedo文學獎的三個題目,都跟「真實」有關,這個概念看起來又大又可怕,不過Phedo對每個題目都給出了詳細題解,說明可能的思考方向。如「自然科學能窮盡真實嗎?」不但問「自然科學」與「人文學科」的對比,也問科學的本質和限制。接下來,以Phedo的三個題目為例,我想談談一般人可以怎麼從哲學問題想出東西來。我的發想當然沒有窮盡常見的寫法,不過希望能給有興趣的人參考看看。

假新聞和相對主義

「在網路時代談新聞的真實是有意義的嗎?」涉及幾個背景,側重不同背景,會有不同的問題意識,例如:

  1. 假設在網路時代,假新聞事實上傳遞得比真新聞和澄清資訊還快,那麼在網路時代談新聞的真實可能沒意義,因為談真實是為了求真,而網路讓求真幾乎不可能。
  2. 人創造的內容必定有主觀成分,假設新聞無所謂客觀真實,談論新聞的真實好像沒有什麼意義。

側重(1)來寫,文章會著重於經驗證據。隨著立場不同,反方需要證明現在的傳播環境很糟,求真徒勞無功,而正方需要證明我們有有效的方法去求真,並刻畫方法的內容和效果。不管正反方,都需要說明自己的陳述符合事實,而這些說明可能需要引用科學研究。

側重(2)來寫,會進入知識的虛無主義或相對主義爭論。這個寫法困難,在於虛無主義和相對主義講起來很容易,但要真的提出好點子來支持或反對,則有挑戰性。

在選擇題目和「解題方向」時,有件事情可以放在心上:你有理由忽略題目看起來的難度,而主要用自己是否感興趣來判斷。因為如果一個題目難,對每個人來說都難,你不會因為選了難的題目,就在比賽中落入劣勢。而如果選了簡單但自己不感興趣的題目或解題方向,你將不太可能想到好論點,這個題目對你來說簡單,對其他人來說也是,你佔不到便宜。

關於現代社會的人類認知、假新聞,我推薦這些資料:

  • 新聞能如何出問題:《新時代判讀力》黃俊儒、泛科學「科學新聞解剖室」專欄作者群
  • 現代人如何背離知識:《專業之死》湯姆.尼可斯
  • 現代社會如何知識分工:《知識的假象》史蒂芬.斯洛曼、菲力浦.芬恩巴赫
  • 如果多數選民缺乏相關知識,民主社會該如何做決定:《反民主》布倫南

定義與舉證責任

「自然科學能窮盡真實嗎?」這個問題的回答方向取決於你如何定義題目裡的關鍵概念:怎樣算科學?什麼是真實?

例如,假設你想寫「能窮盡事實」的方向,像下面這樣做,事情感覺就會變簡單:

  1. 回顧科學史進展,耙梳各種方法如何發展、分裂和整合,主張所有的「可靠認知活動」終究會被歸類為自然科學。
  2. 然後,主張只有那些有機會被可靠認知活動確認的東西才算是真實。

但在上述情況裡,問題變簡單,不代表你變輕鬆。對於(1),你得舉出有說服力的歷史歸納和概念說法。對於(2),你得說明為什麼我們應該這樣理解真實,我猜想,你可能得辯護一種對於「真實」的實用主義:如果真實無法被可靠認知,這種真實對人來說缺乏意義。

反過來說,「不能窮盡事實」的方向看起來相對單純。題目問科學否窮盡事實,只要有一條漏網之魚就不算窮盡,因此你得指出至少一個算是真實的東西,並且說明為什麼科學無法用來理解它。哲學歷史可以提供你很多候選者:

  • 道德真理
  • 心智、意識
  • 上帝
  • 一切東西(如果你是懷疑論者的話)

當然,上述寫作進路只是大綱,大綱寫起來很容易,要填補細節來真的完成作品,才是展現功力和努力之處。

關於科學、科學的極限,以及上述假想題目,我推薦這些資料:

  • 科學哲學概論:《科學哲學:理論與歷史》陳瑞麟
  • 科學史概論:《人類怎樣質問大自然》陳瑞麟
  • 這個人認為道德可以被科學說明:《道德風景》山姆.哈里斯
  • 史丹佛哲學辭典上關於上帝的條目
  • 心靈哲學:《誰是我》洪裕宏

問出有意義的問題

有些人會覺得,「『中華民國』是真實的嗎?」這個問題不但沒禮貌,而且沒意義:在台灣至塊土地上,確實有政府統治台灣人民,而這個政府遵守的憲法,是《中華民國憲法》。如果以上事實還不足以說明一個國家存在,那要怎樣才行?

然而,就算是持有以上質疑的人,依然有可能同意:

國際承認:世界上多數國家並不承認台灣。

統治資格:綜觀歷史,統治台灣的政府對住四零年代前就住在台灣的人有所虧欠,且尚未落實轉型正義。

以上兩個考量,都讓我們能進一步問出有意義的問題:

一個國家的存在,需要其他國家承認嗎?有些人認為不需要,畢竟建國是自己的事情。然而,這代表要是一群人找到一個沒有主權的無人島,就能占地建立國家嗎?國家的存在,需要哪些條件?

只要有統治的事實,就代表國家存在嗎?如果有一群共產黨鷹派,在中國鬥爭失敗,挾相對於台灣強勢的軍力撤退來台並取得統治台灣的實質權力,我們會說他們是土匪,還是統治台灣的新政府?用同樣標準看中華民國歷史,我們的政府,有取得統治台灣土地和人民的正當性嗎?

如果你選擇「『中華民國』不是真實的」的寫法,上面是一些可能的進路。如果你選擇「『中華民國』是真實的」的寫法,則可能得要回應包括上述這些假想的質疑。

關於政治正當性,在哲學方面,這些資料應該有幫助:

一般性的思想建構和寫作建議

上面這些初步發想,希望能給大家一些針對題目的寫作靈感。要把靈感實現成文章,需要踏實的技術,通常一篇好的論說文會有:

  1. 有意義的問題意識,讓讀者了解作者討論的是什麼問題、此問題為何重要。
  2. 明確的立場和主張,讓讀者知道作者要為什麼結論辯護。值得注意的是,「我覺得這個議題底下正反雙方都有問題,因為____」也可以是一種立場。
  3. 清楚的論證,讓讀者掌握作者是從哪些前提和證據,藉由什麼推論,來說明結論值得相信。
  4. 在介紹以上元素的時候,如果需要,作者能提供具體的例子(真實的或假想的),以及預先回應可能出現的反駁。這些做法,都能協助人更完整理解文章想表達的想法。

對於如何構思和撰寫論說文,我推薦:

  • 簡略的論說文入門書:《作文超進化》朱家安、朱宥勳
  • 完整的論說文寫作書:《論文教室》戶田山和久
  • 批判思考的觀念和內功:《再思考》華特.西諾─阿姆斯壯
※專欄內容為作家個人創作,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美國有八成中學生分不清新聞和廣告──圖書館員挺身力抗假新聞與不實資訊!
  2. 面對現實,就從《專業之死》開始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