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譯/白之衡

這是一個「大數據」與「後真相」並行的時代,只要簡單按一下「分享」或「轉推」,資訊與消息與傳言能在一轉眼就傳遍整個社群,甚至整個世界,因此假新聞與不可靠的消息不免也隨之漫天飛舞。不要小看假新聞的力量,論者認為,這次美國大選的結果,很大一部份是假新聞在背後推波助瀾的結果。

因此珍妮爾.哈根(Janelle Hagen)這位西雅圖湖邊中小學(Lakeside School)的圖書館員決心挺身而出,教導學校的孩子如何訓練自己的判斷力,辨別身邊所有的不實資訊。

湖邊中小學的學生包含五年級到十三年級,而哈根會每周與五年級碰面兩次,與八年級碰面一次,教導一門叫做「數位生活」(digital life)的課程。課程內容主要為科技以及資訊識別能力,但據《西雅圖時報》報導,自從總統大選之後,她已將課程重點聚焦在後者。

「這全是因為假新聞到處流竄的關係。只要看一眼Google的分析,你會發現人們搜尋『假新聞』的比例幾乎史前無例。」哈根說,「身為老師,我們有職責指出世界正在發生什麼事。」

而身為網路世代的你,每天接觸各式各樣的訊息,可能不會認為辨別假新聞有什麼困難,但對這件事還是先別太有自信才好。根據史丹佛大學歷史教育團體(Stanford History Education Group)的研究,多數學生無法正確區別假新聞與真實新聞,甚至有高達八成的中學生在區分原生廣告(native advertisements,能與網站格式融合的廣告)與真正的新聞方面,仍然有極大的障礙,儘管多數原生廣告都會標註「贊助內容」(sponsored content)。

這份報告是史丹佛大學在2015到2016年期間調查了7804名學生所獲得的結果。主持計畫的兩位教授文斯伯格(Sam Wineburg)和麥戈如(Sarah McGrew)在美國公視(PBS)的網站專欄中寫道:「我們的多數孩子都可以在Facebook和Twitter之間切換自如,還可以一面上傳自拍到Instagram並傳訊息給朋友。但說到利用網路探索事物真相,青少年並不比我們其他人擅長,甚至多數更糟。」

哈根就是根據史丹佛的這份研究設計出課程的。在八年級的課堂上,她會請學生分成小組進行測驗,在不同題目中辨識廣告、文宣、政令宣導、新聞、專欄意見等不同種類的資訊,並在每一題結束後與全班討論個別組別的答案。

哈根表示,圖書館員一直以來都在幫助人們分辨真相與虛構事物,區分可靠來源與假造消息。過去他們會在學生著手撰寫研究論文時提供幫助,如今這項協助已經必須完整涵蓋到日常生活才行了。

「這個年代要從事教育工作非常艱困。看看這個世界怎麼回事,意見已經一躍而升,變得比事實還重要了。」她說。

正因艱困,湖邊中小學的整個圖書館於是聯合起來一起對抗這個假新聞當道的時代。他們在圖書館的大門口掛上顯示板,一塊發問:「證據是什麼?」另一塊則寫:「閱讀文章的時候,務必確認文中的宣稱背後是否有證據支持。再來,請研究證據,確認證據是否為真,或為編造,或脫離原創作者的本意。」

他們這麼做,無非是希望每個踏進圖書館的學生都能在閱讀之前學會謹慎以及獨立思辨的能力,以免被捲入充斥謊言的訊息洪流中。

「關鍵就在於自我意識,」哈根說。

參考資料:

Seattle TimesPBS

你以為你在長知識,事實上你在聽謠言:

  1. 破解長輩文、假新聞與網路謠言──資訊很方便,為什麼閱聽人不見得比較有見識?
  2. 在媒體失效的年代,我們到底看的是新聞還是平台?是內容還是服務?
  3. 【故事‧說書】時至今日,你還相信新聞嗎?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