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賈斯汀.里查森、馬克.查斯特;譯/柯清心

你看我的小雞雞唷!我可以讓它站起來,我揉一揉它就站起來了,很舒服耶。有時候我一直搓一直搓,感覺就變得非常非常棒。 ──三歲男孩

有些事你很不想從小鬼嘴裡聽到,對吧?

還有少數幾件事,你寧可不知道。

你是位好爸爸。現代的爸爸跟上一代的父親差異之大,絕非他們所能想像。例如今晚你老婆不在家,你這做爸的很樂於招待女兒八歲的朋友到家中過夜。為了女兒的拓荒者派對,你設計了一條尋寶路線,在冰箱裡留了一張尋寶圖,還特地烤了車輪狀的拓荒者批薩,戴上牛仔帽。你就是這種模範父親。

然而有些事,你寧可視而不見。

小女孩全跑到樓上去換造型了,你在廚房忙碌一陣後,端了幾杯果汁上樓。你聽到咯咯的嘻鬧聲,打開女兒房門,看到六名女孩除了戴著顏色鮮豔的帽子外,幾乎一絲不掛。她們在玩……脫衣秀。

「果汁來了!」

說完你就溜掉了。

機會教育

你很不想面對小鬼的性問題,甚至寧願當它不存在。你並不是唯一有這種想法的家長。誰不希望孩子天真無邪,沒有成人的糾葛情慾?

問題是,小小孩也有「性趣」。學齡前和小學孩童也會興奮,會自慰,而且會跟朋友一起玩親親。

你萬萬沒想到女兒第一次邀朋友到家中過夜,就會遇到這種尷尬場面。驚訝之餘,你還懷疑這樣是否正常?她是不是……不正常?是不是受過虐待?在目睹的那一刻,思緒雜陳的你會說出什麼?遇到這種情形,家長可能會理性盡失。也許你聽到自己大吼「給我住手!」,也許只是丟下手裡的拓荒者果汁,便落荒而逃,或者跟某些家長一樣,假裝啥都沒看到。

那就太可惜了,因為這種場面,正是教導孩子何謂適當性行為與性歡愉,何謂尊重與負責的機會,也為自己立下日後教導子女的典範。

上一章談過,父母對孩子的身體及好奇心的反應,會影響孩子對自己的看法,並感受自己是否被愛。

本章的討論主題較為弔詭,來看看孩子發現性的樂趣和慾求時──孩子最初的性探索──父母該如何回應?乍見前青春期的孩子做性探索時,又該如何教導他們?

留意孩子的兩個主要探索──自慰與玩親親──我們會解釋哪些性行為算健康,哪些令人憂心,以及兩者的因應方式。

自慰

聽到這兩個字會不會感到不安?

就我們所知,若是把「自慰」和「孩子」放在同一個句子,所有美國父母都會忍不住皺眉頭。經過幾百年的隱忍,1710 年,一本名叫《Onania》的小冊子(《自我污染的可憎之罪,及兩性自我猥褻的可怕後果──給以自慰殘害身心靈者的良言》……你應該懂意思了),把對兒童自慰的焦慮帶到最高點。到了十七世紀末,反兒童自慰在美國蔚為風尚,加上玉米片與桂格麥片的助長,大家更是有志一同地反自慰。當時的人相信,清淡的飲食能抑制兒童的歪念。

過了這麼多年,你的阿嬤可能有自己的辦法化解慾念吧。「不可以摸那裡。」阿嬤偶爾看到你洗澡時還不忘叮嚀,「不然會掉下來哦。」

「天呀,時代變得真快。」你在心裡偷笑。

接著就輪到你了。

「我跟朋友講電話時,瞄了艾拉一眼。」蓮恩回憶說,「那時她才兩歲半,最愛的布娃娃是隻大兔子。我看到艾拉躺在兔娃娃身上,但樣子怪怪的,接著我發現她在蹭來蹭去。『我的媽呀,』我突然明白,『艾拉在上那隻兔子!』」為什麼看到自己的小孩自慰會那麼……怪?

因為……因為她在自慰啊。

也許你很酷,能大方地跟陌生人表示你喜歡自慰,就像告訴對方去火車站該怎麼走一樣。也或許你跟我們其中一些人一樣,連說這兩個字都很尷尬(你可以試試看)。我們在網路上搜尋了十秒鐘,找到 974 種自慰的婉轉說法,證明你不是唯一不喜歡講這兩個字的人。不過即使像「DIY」這種較含蓄的說法,依舊不掩手淫之實,你還是難以啟口。你明知自慰是健康正常的,卻寧可去撞牆也不要跟你媽媽談這件事。

為什麼?

這麼說好了。你覺得令堂能坦然地跟你討論自慰的事嗎?別忘了,你最早的幾次自慰,都是在爸媽眼底下幹的。也許沒人罵你,或告訴你手淫有多麼邪惡,但你還是從一些細微的線索察覺到負面的訊息了。也許在你有記憶前,便有過這類經驗,如學步時期「自摸」時,大人會不斷將你的手撥開。等長大一些,家人又絕口不提此事──即使你在高中被母親撞見過──令你覺得不該討論這種骯髒事,或自認是家中唯一會自慰的人。無論如何,父母在處理你的自慰問題時,往往是出於難堪(他們的爸媽也說過『會掉下來』之類的話,自此深烙在他們心裡)。結果呢?他們的難堪,變成了你的難堪。

第二,自慰的人是你的孩子。即使你不介意讓小鬼追求快感,也未必想看。
「最近連我開車時,艾拉都會在後座磨蹭。有時我會說:『喂,停手了。』有時則只是坐著,努力壓抑不笑出聲……或哭出來。」蓮恩終於了解她爸媽當年面對的是什麼了。

先是你對自慰的不安,加上面對孩子時很不自在,等女兒將來哪天瞧見你的孫女在家具上磨來蹭去時,當然會大驚失色了。這是一代傳一代的。

或者,你可以選擇中斷這種代代相傳的因循。

創造快感

「天啊,他們六個月時就會了,從此再也沒忘過。」

兒童會在不同年紀,以各種方式發現自慰的快感。有些學步兒老是把手擺在生殖器上,並隨著技術精進,逐漸化明為暗。有些小孩六個月大時發現自己有小雞雞,此後就怎麼也忘不了了。琴妮的母親幫孫子換尿片時,就遇到這種情形。孩子發育有沒有共通的歷程?

琴妮的母親沒看錯,自慰有可能始於嬰兒期。尿片跟貞操帶一樣,能有效地制止孩子撫摸生殖器,因此男女嬰在換尿片時,趁機探索自己的生殖器官,並不算罕見。男孩撫摸陰莖時會有快感(我們無法肯定那種快感算不算『肉慾』),女嬰的靈巧度跟男嬰相差無幾,但她們的目標──陰蒂──比男生的隱密,女嬰也許會用手,也許只是用大腿肌肉擠壓陰部,或在毛毯、枕頭上施壓,便能得到快感。

這類撫弄,比大人所想的自慰更隨興而漫不經心。不過,嬰兒若出現更強烈集中的自我刺激,就不太尋常了。這情形曾出現在快滿一歲的男女嬰身上,但原因不明。十個月大的女嬰也許會用腿夾住她的泰迪熊或奶瓶,定定望著,臉紅個一兩分鐘,直到突然放鬆下來。家長看到這種狀況,會以為孩子不舒服或痙攣。這類自慰乍看雖有點嚇人,但其實無害,而且會自動消失。

大一點的學步兒和學齡前的孩子,則花樣百出,從不自覺的扯動,在浴缸裡開心地搔著生殖器,到蓄意而忘我地抽動都有。而且現在他們會開口講了,以四歲的愛芙拉為例,媽媽伊蓮娜聽到女兒在後座呻吟時,問她在做什麼,愛芙拉竟回答說:「我在做屁屁運動,你別看哦。」伊蓮娜解釋道:「我回頭一瞧,看到愛芙拉開心地用腿夾緊安全帶來回摩擦,她在做什麼運動,完全一目了然。」

撫弄生殖器能使學步兒獲得撫慰,孩子在承受巨大壓力時,也許會藉此逃避外界的過度刺激,或做為平時放鬆的方法。

不過別忘了,孩子也可能單純為了快感而做。四歲的諾亞習慣性地在母親為他讀床邊故事時,撫弄小雞雞。通常楚蒂會要求他停止(這已經變成她的習慣了),諾亞便不再摸了。一天晚上,楚蒂再次提出要求後,諾亞終於決定讓媽咪了解他的心情。「媽媽,」他依然將手放在雞雞上,「如果你有小雞雞,一定也會想摸的。」

自得其樂

孩子上了小學,漸漸就不太看到他們自慰了。第三章解釋過,孩子慢慢懂得自制了,但你可別被他們的外表矇騙。小鬼越大,自慰的可能性就越高。四、五歲時不懂自慰的男生,六歲時也許就「開竅」了。六歲還不會自慰的女生,也許七歲就會開始。他們是怎麼學會的?

有些小孩是從較有經驗的同儕那邊學來(「喂,在繩子上面這樣晃,很好玩哦!」),有的則自己發現。有位母親解釋說:「他原本在游泳池邊走來走去,結果──哇咧──他發現給水孔噴出的溫水柱了。天啊,他愛死了!像隻青蛙似地攀在池畔──那時他才四歲。後來到了五歲,他發現在學校玩爬竿之類的,也有相同的效果。」

孩子創造出來的自慰法,似乎比逃避做家事的藉口還琳瑯滿目。蹺蹺板、水管、寵物,甚至草地都能派上用場,他們不按牌理出牌,那是他們發明的遊戲。自己發現快感的孩子,常自認找到了自己專屬的樂園,尤其家人不曾公開討論此事的話。從某個角度來說,的確也是。

誰會自慰? 到底有多少孩童會自慰?在什麼年紀自慰?都沒有定論。據家長觀察,六歲前有不少孩子已經有自慰經驗了。孩子年紀越大,自慰的人就越多,等到了十八、九歲,大部分男生以及將近五成的女生,都曾有過自慰經驗。 沒錯,通常男生自慰的比例比女生高,頻率也比女生高。這些差異也許是文化差異,或性別期許差異造成的。也許只是男生比女生大方,願意告訴研究人員他們會自慰罷了。

七歲的孩子自慰時,會比在學齡前更認真帶勁。此時的自慰較像選擇性的活動,而非邊聽故事,邊無意識地撫摸。孩子懂的技巧變多了,並以獲取快感為目標。如果孩子之前不懂高潮為何物,不久後大概就會知道了。

家長也許料不到,有時學齡兒會發現,若自慰得夠久,會達到近似高潮的感覺。現在已經當爸爸的吉普,八歲時一天到晚在後院繩纜爬上爬下時,便很清楚這種感覺了。他知道只要摩擦夠久,最後會達到一種「令人銷魂」的感覺。吉普八歲時從未射精,經過四年的「練習」後,才首次射精,他只記得自己相當失望。當時他心想,以後我再也沒辦法偷偷做了,高潮對他而言,不再是祕密了。

等正式進入青春期後,自慰的功能又不一樣了。青少年藉自慰來滿足性衝動,他們衝動起來,《包法利夫人》連兩章都無法一口氣看完。自慰也算是一種性教育。青少年自慰時,能逐漸認識自己的感官反應,熟悉自己的身體,做愛變得不再那般神祕了,而且發生時,可能也會較令人滿意。

當然了,幼年的女兒首次發現泰迪熊的「妙處」時,對她來說只是好玩而已。她根本不知道,在最愛的玩具熊身上蹭來蹭去,跟性愛有關;也不曉得喜歡性愛的大人,並不想張揚這件事;或今天首次來你家拜訪的老闆並沒有小孩,所以頭上已經開始冒冷汗了。

沒錯──嬰兒、學步兒和學齡前的孩子,並不懂一般人對自慰的想法。他們只知道感覺很舒服,所以規矩就得靠家長來教了。孩子會從你對自慰的反應,得知何謂性歡愉,明白外界對自慰的看法,以及何時何地適合去做。

怎麼辦?

我一直到兒子兩歲半,跟我同床近九個月後,才注意到他會在半夜兩點醒來,故意趴著摩擦床……問題是,我就睡在他身邊,他還在半夜裡連搖兩三個小時的床……

──克爾斯特接受廣播節目採訪時表示

家長對撫摸性器或自慰的孩子做出回應時,請切記兩個要點。

第一是輔導孩子,培養出自我接納,接受肉體快感的態度──千萬別讓他以自己的性器或享受撥弄之樂為恥。家長切莫對自慰的孩子做出負面回應。

我面臨進退兩難的窘況,一來覺得很好笑,又很氣自己以前怎麼只顧著睡。二來卻掙扎著希望兒子別再這樣,因為我很想睡覺,卻又不希望讓他覺得有罪惡感,或以為自己做錯事。那是我最不想要的結果。

第二,最好以常理或家規的方式來教導孩子。讓孩子學會哪些行為是適當的,在何種情況下可做,並慢慢學會遵守社會的期許。因此,家長必須教育孩子,不宜在何種時間地點撫觸性器官,有時,你得制止他。

比較難的是,如何在以上兩個目標之間找到平衡。

最後我只是輕描淡寫地說:「別再亂動了。」我沒讓他知道我曉得他的把戲,只是一味地裝傻。

這個難題──「性是好的,但現在別做」的矛盾心理──是家長從孩子出生後,面對他所有性行為時的主要挑戰。若能趁早掌握回應的要訣,往後將使你受益良多。

無論是處理學步兒的自慰,或青少年的感情生活,我們都會建議家長:最好用尊重接納的態度,來回應孩子對性的好奇心,並設下合理明確的規範。

我們來看看,在涉及自慰時,合理的規範──對個別孩子在特定發育階段時,所設的合理要求──應如何設定。

學習接納

二十個月大時,克蕾拉都稱她的小妹妹為「山洞」。她媽媽尤妮也不曉得女兒為什麼會把去機場路上學到的字,冠到自己的生殖器上,不過尤妮還蠻得意的:「很有道理呀!」克蕾拉知道她的陰道是往裡伸的,她只能藉探索的方式來得知此事。

尤妮幫她換尿片時,克蕾拉會開心地說「山洞」,然後開始咯咯笑著撫弄自己的陰唇。

「我沒管她。」尤妮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她會等克蕾拉玩幾分鐘後,才幫她換上乾淨尿片。

說到撫弄生殖器,孩子一定是先從最基本的開始。她先是知道自己有生殖器,知道那是寶貴而不是骯髒或不好的東西,而且會為她帶來快感。大些後,再慢慢學會分辨應於何時何地自慰。

兩三歲的孩子正在建構自己的是非觀,還搞不清楚什麼行為是絕對不行,什麼是有時不行(像在百貨公司裡),有時可以(在私底下),或特定時間並不適宜(如他跟姊妹一起洗澡),有時則無妨的(如獨自洗澡時)。

你若不准學步兒在特定時空下自慰,他會以為自慰就是錯的。管教一次的影響也許不大,但重複幾次後,孩子就會對自己的身體、性器官和快感,感到焦慮或罪惡。我們要講的是,孩子這麼小時,就別管他了吧。

家長當然會遇到很為難的時候。蒙瑞拉表示:「堤姆兩歲時開始在浴缸裡自慰,幾個月後,當他開始在別人大腿上玩起來時,我們才開始管他。」

「他逢人便做,在我朋友、他姑姑,任何人懷裡自慰,害對方變得緊張起來,用那種『噢,天啊,我該怎麼辦?』的眼神看我們。」

遇到這種情形,蒙瑞拉便會叫堤姆住手。「我知道社會上對這種事的看法,」她說,「我不希望阻礙孩子探索,可是如果害別人不自在,我便會制止他。」

還有另一種選擇可以考慮,在制止兩三歲的孩子之前,可先幫朋友化解他們的尷尬。朋友知道你清楚孩子的狀況後,很多人便不再那麼緊張了。像「噢,又來了,他可真會找樂子。」之類的話,可以化解掉許多尷尬。

若是無效的話該怎麼辦?萬一你跟凱莉絲一樣「坐在公車前方,面對整車的乘客時,孩子竟然辦起事來了。真是糗到無地自容,因為所有人都看得一清二楚;其他家長都望著你,露出會心的微笑,但其他人則露出驚恐的眼神,似乎在說:『你怎麼可以容許孩子幹那檔事?』」

碰到這種棘手的狀況,別責罵孩子、出聲制止或將孩子的手拉開。最好的方法是用其他事讓他分心:如玩具、搔他癢、唱歌等。你們兩人若能離開現場,那就走吧。別忘了,孩子自慰可能是因為外界環境刺激過大。把孩子帶到安靜的地方,對你們兩人都好,也不至讓他因自慰而覺得羞恥。

※ 本文摘自《不怕小孩問(新版):寫給父母的親子性教育指南》,原篇名為〈第四章「別摸──不然會掉下來哦。」管束小小孩〉,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