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黃大米

在這家大集團中,有不少子公司,但每當公司要開展新業務、併購新公司時,娟姊的名字總會被提起。她能力強、聽話肯做,努力又拚命,為人正直,除了對屬下太嚴厲以外,還真找不太到缺點。

從行政助理一路爬到副總,職稱的變化也看出公司對她的倚重。大家都說娟姊是董事長心中的紅人,紅到發紫的那種。

娟姊律己嚴格,律人更嚴格,公司規定九點上班,她八點五十五分就站在打卡鐘旁,以目光監督誰遲到了,鐵的紀律,一分一秒都很精實。到公司吃早餐這種事情,她絕不允許。她說:「公司有付錢給大家,從九點就開始付錢,大家九點就得開始工作。」

有時遇到菜鳥不懂規矩,會聽到她聲若洪鐘地大喊:「不要到公司吃早餐!你們這是在偷公司的時間,當薪水小偷。以後吃飽了才來上班,上班就是要做事情的。」

既然上班要準時,下班是否也讓大家準時走人呢?抱歉!你真的想太多了。面試時說六點可下班,但是正式上班後,往往到了七點半,大家才敢偷偷摸摸地逐漸散去。遲到一分鐘扣錢,加班一小時不給加班費。

在娟姊「鐵的紀律」管理下,員工像是被整理過的草皮,人格特質很一致:奴性都很高、很聽話。

而那些不聽話、長歪了的雜草或者樹苗,要不就自己請辭了,要不就被娟姊逼走了,難以在公司容身。

娟姊為公司鞠躬盡瘁快到死而後已的程度,即便孩子發高燒,她也大義滅親地準時出現在公司。除了國定假日以外,她全年不請假,甚至常常在假日自主加班。

看著她的拚命,同事們忍不住懷疑:是否有天她會死在公司,葬在公司,公司依照她的身形製作一尊銅像,放在打卡鐘旁邊,英容宛在地繼續監督著大家:「不要遲到!不許遲到!」一如日本的忠犬小八,成為感人肺腑又不可思議的傳奇。

人人都知道,花無百日紅,令人嘆息的是每一朵耀眼奪目的紅花隨風招搖時,不會想到自己也有花落時。

「聽說娟姊因為自以為功勞大,在開會時頂撞董事長,讓董事長超生氣,一怒之下就把她的職權縮小了。」

「我聽到的是,業務部績效不好很久了,老闆覺得讓娟姊繼續管業務部的話,公司一定會倒。加上娟姊得罪太多人了,大家都跟老闆說,娟姊不走,公司不會好。」

「沒沒沒,據說是新來的總經理容不下娟姊。董事長重金挖來了新總經理,只好冷凍娟姊,讓新總經理可以放手大改革。」

娟姊到底是怎樣失勢的?

大家都不是老闆肚子裡面的蛔蟲,卻很愛扮演蛔蟲的角色,猜心。基層人員靠著說嘴八卦,讓別人知道自己也是挺靠近核心的,至於查證是否屬實這種事情,拜託,只有天知、地知和老闆知。

真相像是一塊塊小拼圖,大家喜孜孜地收集,縱然明白真相只有一個,卻也深知自己不是柯南,無法解出謎團,打屁、八卦、當當看熱鬧的鄉民,就心滿意足。

失勢這種事情不用明講,從小地方就可以看出。

辦公室的座位,可以看出此人的重要性:中階主管的位子會比基層員工大一些,而且可以得到較大的隔板,保障隱私權;高階主管不僅位子會大一些,也更內側,座位還可以靠窗,欣賞風景;至於更高層的主管則可以得到辦公室,甚至還有一位祕書坐在門口,防止大家隨意闖入。

娟姊的座位從專屬的氣派大辦公室換到了中階主管區。調整職務與座位,往往是坐冷宮的證明與被資遣的前哨站。

挫折可以讓人變得有同理心。娟姊的氣焰收了,不再頤指氣使,甚至常常說出:「請、謝謝、對不起」。

人不得志時,往往成了驚弓之鳥,處處小心。

娟姊的大學同學約她一起去土耳其十天,她繳了團費後卻開始遲疑,憂心想著:「雖然我有年假,但請假這樣多天,老闆會不會不開心啊?」

請假這件事,娟姊本來就不擅長,搬入冷宮後,她變得更是小心翼翼,深怕位子不保。

最終,她還是沒去土耳其之旅。她碎念著告訴自己,「沒關係,等我過幾年退休後再去好了。」

娟姊默默盤算著,「只要我乖巧、聽話,應該就不會被開除吧!」因此,不管新總經理下達多扯的命令,娟姊統統埋單。

總經理在會議上說:「為了維持公司的整潔,辦公室內禁止飲食。」其他主管聽過就忘了,只有娟姊要屬下徹底執行,於是屬下連在辦公室吃糖果也會被她斥責。

人不紅時,連屬下也開始硬嘴硬舌,「娟姊,為什麼我們不能吃東西?別的部門的人都可以,我們又不是在捷運或者無塵室上班!」

更資深的屬下把話說得更白了,「娟姊,我知道你現在很辛苦,但翻紅不是靠檢查手帕、衛生紙、維持整潔這種小事情啊!衛生股長當得再好,還是不會受重用的。」

日日難過日日過,娟姊常回想起年輕時,許多公司開出高薪來挖角,她都沒動心,更覺得自己一片忠誠被辜負了,頗有我本江心照明月,奈何明月照溝渠的感嘆。

娟姊如履薄冰,事事乖順,也沒能讓她度過寒冬,盼到春暖花開──董事長還是優退了她。一生奉獻給公司,被逼退花不到十分鐘。

娟姊離開後低潮了一陣子,自己創業,開了公司,倒也經營得有聲有色,從此再也沒有人可以開除她了。

在公司上軌道後,她規劃了土耳其的旅遊,再也不必擔心回來後位子不保。柳暗花明又一村,而這個自己打造出來的春天,似乎更牢靠了。

娟姊的故事其實是許多上班族的縮影,可以給大家四個啟發。

一、功勞只有你記得,老闆謝過就忘了

娟姊的能幹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但是對老闆來說:我已經幫你升官、加薪,很對得起你了。

在私人企業,老闆連自己的公司可以存活多久都沒把握了,怎麼可能因為你昔日戰功彪炳,養你天長地久。

人性是自私且自利的,求生存更是動物的本能。

對老闆來說,能幫助他賺更多錢、讓企業不斷成長的人,就是好人才。當你無法在貢獻度上讓老闆滿意時,也就是請你走人的時候。無論過往的勞多苦功再高,只有你這個白髮宮女還在話當年。

二、公司是一時的,家人的關係才是一輩子

娟姊為了公司,每一年的年假都不敢請。

也因為自己如此敬業,對於員工請假萬分感冒,怎樣都看不順眼。每次批核時,總愛酸幾句:「身體這麼不好,常常請假,你的業績怎麼辦啊?」「又請假、又請假,你沒來,事情要找誰做啊!你說說看,你這個月請了幾天?」

她把公司當成自己的,公司卻沒有這樣想。而屬下們更覺得在她底下做事情非常辛苦,常抱怨地說:「拜託,娟姊也不想想她一個月領多少,我領多少。我才領三萬塊,勞健保扣一扣只剩兩萬多,我需要為了公司拋家棄子嗎?」

為了公司拋家、棄子,娟姊還真的統統做到了。

她的兒子永遠記住媽媽在他發高燒時,堅持不請假,因此對娟姊有怨念,覺得在年幼需要媽媽時,媽媽狠心不陪,等到他長大也不需要媽媽陪了,兒子與娟姊很疏離。娟姊淪為一台好用的媽媽牌提款機。

娟姊賺錢讓全家過好日子,到頭來卻落得老公也抱怨說:「在很多人生的重要時刻,你都不在。」「你最愛的是公司,不是我和兒子。」

娟姊在家庭一再缺席,讓家人們覺得失落又失望,那是再多金錢也無法彌補的。縱然他們能試著體諒,但那些記憶上的空白,就永遠空白了。

三、「不跳槽」是你評估後的選擇

娟姊年輕時在職場上戰功彪炳,總有許多企業想挖角,給她高薪,也給她好位子。但娟姊總是婉拒,覺得自己倘若跳槽會讓老闆失望;沒想到,最後她尊敬、仰賴的老闆卻讓她失望,甚至絕望。

其實不是老闆無情。關於跳槽與不跳槽,是你個人評估後的選擇。

娟姊當時選擇不離開,除了感情層面外,也自認未來可在這家企業高升,跳槽放棄年資與年假也不合算。同時也憂心萬一轉換到新公司,水土不合或被欺生,到時無法回鍋,可就麻煩了。

總之,算盤撥了撥,加減乘除利弊得失之後,「留下」是最終的答案,而這個決定,得自己承擔。

四、乖巧從來不是保命傘

很多主管最喜歡聽話又不抱怨的屬下。但如果屬下很聽話,卻常常闖禍,主管也不愛。

聽話的屬下對主管來說,最大的功能性是好差遣,可維持主管的尊嚴與施展權力。不過,每個主管更愛的是「能解決問題」的屬下。

老闆把天馬行空的夢想丟給大主管,要他想辦法實現這個夢工廠。大主管如果發現自己能力不夠,便會增聘新的專業人才來解決這個燙手山芋,所以能解決主管問題的人,就會得寵。職場如七月水鬼抓交替,上層管策略,下層的人負責解決問題,以及做主管不想自己做的事。

許多上班族都以為「乖巧」是保命傘。錯!

這就跟在學校時,你以為守規矩就可以獲得老師的偏愛一樣錯誤。守規矩只是基本款,成績好才是保命傘,才能享有老師的偏愛與特權。

職場上的保命傘是你的戰功、你的能力。

公司會對你落井下石,轉身無情;同事會踩低拜高,西瓜偎大邊。但你的能力與專業不會背叛你。

娟姊在離開公司後可以再創新局,也就是這個原因:增強自己的實力,才是最好的護身符與救命仙丹。

阿米托福 沒有人是不可取代的,但你的能力可以帶著走。

※ 本文摘自《功勞只有你記得,老闆謝過就忘了》,原篇名為〈乖巧從來不是保命傘〉,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