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黑咖啡聊美劇

從科幻電影《超時空攔截》、美劇《時空旅行者》到韓劇《信號》,穿越時空破解懸案的科幻題材一再創新突破,將觀眾的想像力提升到更開闊的境界,那麼非科幻類的懸疑小說是不是也能創造時空交叉的迷幻感呢?《那年夏天的謊言》就透過巧妙編排的故事與角色設定辦到了,將一起夏令營發生的連環失蹤案以虛虛實實難以摸清的精彩手法,狠狠勾住觀眾的心直到最後一刻!

艾瑪是《那年夏天的謊言》的故事主角,自從在青少年時期參加的夏令營裡遭遇意外以後,她一直活在那場意外的陰影中,一夜之間失去三位朋友的悲痛迷惘。這場失蹤案過了十幾年後仍沒有破案,無法得知他們是生是死,但艾瑪一直責怪自己當初不成熟的決定,並背負著深厚的生存者罪惡感活著。諷刺的是,這股罪惡感既讓她一直看到似有似無的受害者身影,也意外讓她的情緒得以完美展現在畫布上,重創了她的心靈,卻成就了她的藝術家事業。

十幾年前的那個晚上,艾瑪獨自一人待在小木屋的床上,不安地發現自己的室友全部失蹤,她心急地踏過園區裡的每一個角落尋找另外三位女孩的身影,但事情最後只以悲劇收場,自己深陷痛苦旋渦,自己的愛慕對象則身敗名裂,一切都是因為她那個晚上沒能看好自己的室友。兇手究竟是誰?三個女生究竟怎麼了?十幾年來艾瑪被這些問題糾纏著,越來越常在夢中造訪那個夜晚的小木屋,總是想著那個晚上的每一個決定每一個舉動,如果有那麼一點點不同,是不是結果就會不同?

痛苦從夢中延伸到現實,每次作畫時艾瑪都會看見三位女孩直愣愣地盯著她,不作畫的時候,彷彿在路上的人海中也會瞥見她們的身影,一再地回想起那個晚上。贖罪以及面對過去的時刻到來,艾瑪獲得了重返夏令營擔任導師的機會,這次她希望能調查釐清當初的事件,並且,就算無法查明真相,也要給自己一個已經盡力的交代。但萬萬沒想到,重遊舊地帶來的只是惡夢,相距十幾年後同樣的事再度發生,彷彿艾瑪被詛咒一樣,與她同寢的三位青少年在同一個小木屋的同一個時間點失蹤…。

《那年夏天的謊言》將艾瑪的舊時創傷與現今的重複經歷相互交錯,強烈的既視感以及艾瑪的心靈呈現,讓相隔十幾年的兩個失蹤案有了像是穿越時空般的錯覺,讀者一方面要理解線索拼湊真相,一方面也要小心作者拋下的煙幕彈,不一定每個記憶都真實無誤,也不一定每個夢境都只是夢境。作者非常高明地玩弄創傷惡夢與混亂現實間的界限,一步步勾著讀者繼續向前抽絲剝繭,卻也又一直動搖讀者的信心,懷疑自己對於艾瑪行為的解讀是否正確,讓整個閱讀的解謎體驗相當豐富深刻。

《那年夏天的謊言》相當成功地在有限的場景、有限的角色以及兩個不同時空的設定下,玩出了劇情發展的極大化,甚至可以說是創造了相當另類的「密室殺人」故事手法。層出不窮的劇情轉折與人人都有可能是壞人的氣氛營造,都會讓人一直處在「原來這種題材能這樣發展」的驚喜情緒中。加上「少年時期」、「夏令營」這種十足生活化能共鳴的背景設定,也很容易就讓人在閱讀的過程裡,不禁去想如果是自己年輕時遇到這樣的案件,會怎麼做?

推薦《那年夏天的謊言》給喜愛心理驚悚題材的推理迷,在這本書裡你將經歷痛苦、困惑、悲傷、堅決、失望與如釋重負等的情緒,最後收割真相大白的甜美醍醐味!

延伸閱讀:

  1. 事實已定,妳不再只是失蹤,我不能再欺騙自己、深信妳只是失去記憶……
  2. 人會在謊言中自我異化,我們不得不裝出篤信不疑的模樣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