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宮澤賢治;譯/侯詠馨

座敷童子的故事

這是我們故鄉那邊的座敷童子故事。

天色明亮的白天,大家上山工作,兩個小孩在院子裡玩耍。偌大的屋子裡,連一個人都沒有,寂靜無聲。

可是,家裡的某個房間,傳來沙沙沙的掃帚聲。

兩個孩子緊緊摟著對方的肩膀,悄悄去一探究竟,可是,不管是哪間房間,都不見人影,刀劍櫃也悄然無聲,籬笆旁的扁柏,看來更加青綠,到處都不見人影。

他們聽見沙沙沙的掃帚聲。

是不是遠方紅頭伯勞的叫聲呢?還是北上川的水流聲呢?亦或是篩豆子的聲響呢?兩個人左思右想,沉默地聽了一會兒,似乎不是其他的聲音。

他們確實聽到某個地方,傳來沙沙沙的掃帚聲。

他們又再一次,悄悄地到房間窺探,不管是哪間房間,都沒有人,只見太陽公公的日光,明亮地灑滿整個房間。

這就是座敷童子。

「逛大街!逛大街!」

正好有十個小孩,用盡力氣大叫,他們手牽著手,圍成一個圓圈,在房間裡轉來轉去。這些都是來參加那戶人家宴會的孩子。

轉啊轉,轉啊轉,他們繞成圓圈嬉戲。

不知不覺中,成了十一個人。

沒有不認識的臉孔,也沒有一模一樣的臉孔,不過,不管怎麼數,都是十一個人。這時,大人來了,他們說多出來的那個人是座敷童子。

可是,多出來的人是誰呢?總之,大家都覺得自己絕對不是座敷童子,他們睜大眼睛,認真地瞧,乖乖坐好。

這就是座敷童子。

還有這樣的故事。某個規模龐大的本家,總會在農曆八月初的如來佛祭典,邀請分家的孩子回來。有一年,其中一個孩子得了麻疹,在家裡休息。

「我想去如來佛的祭典。我想去如來佛的祭典!」那個孩子躺在床上,每天、每天都說著這些話。

本家的老奶奶來探望他,摸了摸孩子的頭,說:「祭典延期了,所以你快點好起來吧!」

到了九月,孩子終於康復了。

於是,大家都被邀到本家。可是,祭典延到這一天、鉛製的玩具兔子也成了他生病的禮物,讓其他的孩子不太高興。

大家事先講好:「都是他害的。就算今天他來了,我們也不要跟他玩。」

大家在房間裡玩耍的時候,突然有一個孩子大喊:

「哦哦,他來了,他來了。」

「好,大家躲起來吧!」於是大家躲進隔壁的小房間。

結果怎麼了呢?在那間房間的正中央,端坐著那位應該才剛抵達,得了麻疹的孩子,他瘦了一大圈,臉色蒼白,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抱著新的小熊玩具。

「座敷童子!」有人大叫之後逃走了。大家也哇的一聲,一哄而散。座敷童子哭了起來。

這就是座敷童子。

除此之外,有一天,北上川朗妙寺潭邊的擺渡人向我說了這個故事。

「農曆八月十七日晚上,我喝了酒,很早就睡了。結果對岸有人大喊:『喂,有人在嗎?』我醒來,走出小屋一看,月亮正好高掛在天空的正中央。我很快就划船出發,到對岸一看,是個穿著紋付,腰插著刀,穿著褲裙的漂亮小孩。他獨自一人,腳上套著白色鞋帶的草鞋。我問他:『你要過河嗎?』他說:『麻煩你了。』孩子上船坐好。當船划到正中央的時候,我偷偷觀察孩子。他把雙手端正地放在膝上坐好,抬頭仰望天空。

我問:『你現在要上哪去?又是打哪來的呢?』孩子用可愛的聲音回答:『我在那邊的笹田家待了很久,覺得膩了,想去別的地方。』問他為什麼膩了,孩子只顧著微笑,沒有回答。我又問他要上哪去,他說是『更木的齊藤家』。靠岸之後,孩子已經不見了,我則是坐在小屋的入口。不曉得是不是一場夢呢!不過我想一定是真的。後來,笹田家家道中落,更木齋藤家的人,病痛全都好了,兒子也唸完大學,家運愈來愈旺了。」

這就是座敷童子。

本文介紹:
和日本文豪一起找妖怪(上冊)》。本書作者/柳田國男;譯者/侯詠馨;出版社/四塊玉文創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漫畫看日本神樣
  2. 蔡桑說怪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