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安成敏;譯/陳品芳

他今天也很困擾,進公司之後一直沒解決的煩惱,那就是「找午餐飯友」。上班族唯一的自由時間就是午餐時間,但諷刺的是,這段時間卻還是得承受另一種壓力。他一進公司就很認真地傳訊息,11 點,距離午餐時間只剩一小時的時候,他甚至會開始害怕午餐時間的到來。

硬要說的話,其實午餐時間是法定的「休息時間」,大法院對「休息」定義如下:

「在工作中途,勞工可以完全不接受雇主的指揮命令,讓勞工自由使用的時間。」

但可惜的是,對大韓民國的上班族來說,午餐時間明顯不是「休息時間」。

我是大家嘴上說的「職業級獨食家」,午餐時間就是自己吃飯,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大家都說獨自到家庭餐廳或烤肉店用餐,是獨食的最高境界,而我早就已經達到這個目標了。當然,有時候還是會覺得寂寞,我就跟某本暢銷書《雖然想一個人但又不想一個人》說的一樣,只是一個普通人,但我覺得寂寞是種普遍的感受,所以並不是太介意,不過他人針對這種情況恣意解釋、任意畫蛇添足,真的會讓我覺得很不愉快。

「你不去吃午餐嗎?」

「怎麼了,你不吃午餐嗎?」

就是有人明明也不怎麼在意,也沒有想要邀請我一起吃午餐,但卻還是要特地問個幾句。然後我就會冷漠地回答說:「對,我有點事,所以自己先吃了。」

聽到這個回答的人,肯定會這樣回:「欸,沒有人陪你吃的話,就跟我們一起吃」,或是「你是因為沒人陪你吃飯所以才這樣說吧?」聽了真的很不舒服也很不愉快。

我甚至聽隔壁組的組長說過這種話:

「你也努力跟同事好好相處嘛。」

雖然這話沒有錯,但卻不是他該說的話,至少我拒絕在公司聽任何人跟我說這種話。我進入這間公司的原因,跟必須要在這裡做的事情有很多,但「跟公司同事好好相處」並不是首要之務。在公司最重要的,是把自己負責的事做好並創造利潤,做出顯而易見的成果。聽到業績總是不見起色,只想在公司玩政治、搞人際關係的人說這種很讓人失望的話,我都很想立刻把腳上的襪子脫下來塞住他的嘴。

不久前我看到一篇新聞,寫說「每十個上班族就有一個喜歡在午餐時間獨自用餐」,我覺得這句話需要解釋成──「想要獨自用餐的上班族,當中只有百分之十的天選之人具備可以獨自用餐的條件。」

在辦公大樓林立的餐廳附近,一到午餐時間總是能看到這樣的光景:以部長為首,一群人跟著他無念無想地移動。對韓國上班族來說,午餐時間根本就是另一種形式的「聚餐」吧?很多上班族不僅每天都過著違反勞基法的生活,甚至還要承受無形的壓力。

與人來往跟依賴他人,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我看起來很可能是不與人來往,但無論何時何地,必要的話,或是遇到無法避免的情況時,我絕對可以把這件事做得很好,除此之外我也只是不想依賴他人而已。身為一個上班族,身為組織的一員,應該要觀察他人的反應,身段更加柔軟,追求與他人的和諧才對,但這並不代表我必須犧牲法律保障的休閒時間,也就是午餐時間,這是我絕對不想犧牲的時間。

我有時候會去弘大走走,在那經常可以看到獨自吃飯打發時間的學生,而且不光是學生,像我這種很多到弘大去喝一杯的大叔,也都是獨自打發時間,但奇怪的是,一回到職場上就會很害怕落單。在職場上要找我這種獨食者,簡直是大海撈針,甚至會讓人好奇他們究竟都躲到哪裡去了。

平時享受獨自生活的他們,為什麼一到職場上就無法獨自生存呢?

#不需要公司的關心與愛 #只需要薪水跟休假而已 #其他的就放下吧!

※ 本文摘自《早什麼安啊!才剛打卡就想回家,今天又是來混日子的一天》,原篇名為〈職業級獨食家〉,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