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路邊攤

抱歉打擾了,我知道這樣做不符合規定,但我正在尋找一棟日據時期的醫院遺跡,如果你看過這棟建築物請告訴我,我可以用其他的廢墟點來交換情報。

浩偉輸入以上的文字訊息,並附上君涵所提供,那張拍攝於日據時期的醫院照片,一起發送出去。

但不管是在廢墟社團中認識的其他廢墟迷,或是涉足到遺跡維護後才認識的同好,都沒有人看過照片中的建築物。

沒有看過喔。
感覺非常久了,會不會已經被拆掉啦?
國內的日據時期廢墟我幾乎都跑過了,要是連我都沒看過,就代表已經不存在了吧!

同好們傳回類似的訊息,沒有好消息。浩偉坐在電腦前把頭往後仰,並把雙手枕在腦勺後面,有點無奈地看著螢幕上收到的訊息。

浩偉心裡很清楚,每個人回覆的內容不一定都是實話,因為隱密的廢墟地點對廢墟迷來說就是藏在手中的底牌,除非萬不得已,不然絕對不會讓其他人看到。

廢墟迷尋找廢墟的方法有很多種,最土法煉鋼的就是上網搜尋,或是從同好發布的照片推敲蛛絲馬跡、猜測地點,厲害一點的廢墟迷還會用一張又一張的衛星地圖跟街景照來找出看起來像廢墟的建築物,然後親自過去探查。

而向其他人詢問,是這個圈子公認最沒禮貌也最偷懶的方法了,身為廢墟迷就應該靠自己的力量去找地點,這是廢墟迷之間共通的信念。所以就算這些人當中有人沒說實話,浩偉也不怪他們,要知道有許多保存良好的廢墟或遺跡,都是在地點曝露之後才遭到破壞的。也就是說,君涵阿公開的那間醫院,仍然有被保存下來的可能。

又一條回覆的訊息傳來,答案一樣是沒有看過,浩偉乾脆把網頁關掉,閉上眼睛回想著君涵那天晚上在快炒店所說的話。

「我阿公是一九一二年出生的,他從日本回來台灣蓋這間醫院的時候才二十八歲,當時他用的是日本名字,叫小林麟一郎。」君涵把手放在照片上面,一邊說著。

聽到一九一二這麼久遠的年代,綱豪跟思航都「哇」了一聲,綱豪更是直接地問:「那他現在還在嗎?」

「阿公在去年過世了,是在安寧病房離開的,那個時候我們全家都陪在他旁邊。」君涵帶著悲傷的表情繼續說:「這張照片是我從阿公的遺物裡整理出來的,他很少跟我們說那段時間的事情,我們連他的醫院是在哪個縣市都不知道……只知道戰爭爆發的時候被徵召去做軍醫,戰爭結束之後他就放棄行醫,把醫院關掉改做其他生意,醫院後來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阿嬤也不知道嗎?」浩偉問。

「阿公是在後來才認識阿嬤的,所以阿嬤也只知道阿公以前當過醫生、開過醫院,其他事情阿公沒講過,我爸爸跟其他叔叔也只知道這些。」一提到阿嬤,君涵的眼眶突然開始微微泛紅,看來她的阿嬤也不在人世了,兩位長輩離世的情緒一次湧上心頭,讓君涵難以招架。

「來,這邊。」沛柔抽了張衛生紙給君涵,一邊幫她把飲料倒滿。

大家都靜靜地等著君涵,讓她喝果汁喘口氣,平復情緒再開口。

「我跟阿公其實沒有講過太多話,因為他只會講日文跟很奇怪的台語,我說的國語他聽不太懂,可是他一直很疼我們,每年的紅包、禮物,他都是送最多的,也常常把我叫去床邊,什麼都不說,只是調皮地笑著用手比出圓形的形狀,然後偷塞零錢給我,儘管他沒說,但我知道他是叫我用這些錢去買喜歡的糖果。」像是想起了當年那些糖果的味道,君涵的臉上慢慢有了笑容,「我不懂為什麼阿公不想提起以前當醫生的事,在那個年代可以當醫生,還可以在戰爭的時候救人,我覺得是很偉大的事情啊!」

「所以你是為了知道更多阿公的過去,才想要找到他的醫院嗎?」浩偉問。

「這算是其中一個原因,另外我現在讀的科系也有教我們繪圖跟做模型,我想親眼看一下阿公醫院的構造,再把醫院做成模型放在家裡,讓它代表阿公留在家裡,不然……我怕等我嫁出去之後,阿公會慢慢被家裡的人遺忘。」

君涵說到最後一個字的時候,雙眼剛好跟浩偉對上,她的意念跟對阿公的懷念透過那一瞬間的眼神交會,啪一聲如閃雷般擊中浩偉。

浩偉猛然張開眼睛,整個人的意識回到電腦桌前。

君涵的用意是好的,浩偉跟其他人也很樂意幫她,但現在看來,這任務是難上加難,因為在所有的公開資訊中,都找不到這棟醫院的資料。只有兩種可能,一個是那棟醫院已經被拆除並改做其他用途,另一個則是它還藏在某個地方,只是尚未被探險者發現……

※ 本文摘自《遺跡訪詭錄》,第二章〈被遺忘的歷史〉,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