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香月美夜

在貴族院修完一年級的課程,剛返回艾倫菲斯特,韋菲利特隨即面臨了足以左右命運的重要抉擇。

此刻在領主辦公室裡的,只有齊爾維斯特、韋菲利特,還有騎士團長卡斯泰德共三人。韋菲利特很少在屏除了雙方近侍的情況下與父親交談。他感到十分緊張,再加上齊爾維斯特說出口的內容,居然是詢問他有無意願與義妹羅潔梅茵訂下婚約。

「我希望你不受他人影響,所以才安排了這場會面。能告訴我你有什麼想法嗎?」
老實說,韋菲利特完全不明白事情怎麼會演變成了他要與羅潔梅茵訂婚。羅潔梅茵開始推廣新流行以後,他知道很多他領的人都前來打探消息,想向義妹求親。之前也是他回答得含糊其辭,說:「可能要等到領主會議時才會有答案。」可是,他從來沒想過自己與羅潔梅茵會有訂婚的可能。

「羅潔梅茵是獲選為最優秀者的領主候補生,又主動與上位領地打好交情,所以我一直以為她會嫁到他領,與他領建立關係。」

「你說得沒錯,倘若羅潔梅茵是尋常的女性領主候補生,我大概也會這麼做吧。但是,我們不能讓羅潔梅茵嫁往他領。」

如果是尋常的女性領主候補生……?

感覺齊爾維斯特話中有話,韋菲利特對此感到有些疑惑。之前在貴族院,大家也都說羅潔梅茵明明在尤列汾藥水裡沉睡了兩年,居然還能取得最優秀的成績,簡直不是普通人,但他總覺得齊爾維斯特現在的這句話中還含有其他意思。不過,在齊爾維斯特開始說明為什麼不能讓羅潔梅茵離開艾倫菲斯特以後,韋菲利特內心的狐疑很快就化作泡沫消失了。

「你也知道,我會收養羅潔梅茵,就是為了把她原先在神殿裡經營的個人事業擴展到整個領地。由於沒有人比她更了解新事業,偏偏她卻沉睡了兩年時間,造成很大的損失。現在新事業尚未在領內站穩腳步,少說也需要十年的時間才能打好基礎。」

一般來說,居然有小孩子在還沒受洗前就自己經營事業,韋菲利特該對這件事感到奇怪才對。而且明明神殿裡頭還有斐迪南這名監護人在,卻沒有人比羅潔梅茵更了解新事業,這點他也應該要覺得可疑。但是,由於韋菲利特之前在貴族院的時候,已經在近距離下見識過羅潔梅茵對於書本那病態般的執著,也知道她擁有多麼豐富的知識,所以內心沒有產生任何質疑,一下子就接受了這樣的解釋。

「現在就已經有他領的人想向羅潔梅茵求親了,我們更不可能長達十年以上的時間都不讓她結婚呢。」

男性也就算了,女性只要超過二十歲沒結婚就算晚嫁,會被人在背後指指點點。如果有意讓羅潔梅茵嫁往他領,代表她六、七年後就必須離開艾倫菲斯特,根本無法在領內待上十年的時間。

「是啊。而且若讓羅潔梅茵嫁往上位領地,那個領地多半會在印刷業的帶動下變得強盛。對艾倫菲斯特來說,這實在不是一件好事。」

羅潔梅茵對書本的執著異常強烈,可以想見她嫁往他領之後,一定會在當地發展印刷業。如果那個領地有錢又有足夠人才,印刷業說不定轉眼間就會發展得比艾倫菲斯特還要蓬勃。也難怪父親站在領主的立場,會判斷絕不能讓羅潔梅茵嫁往他領。韋菲利特自己也作出了一樣的判斷。

「除此之外,羅潔梅茵也有太多事情教人擔心。她的身體過於虛弱,還不曉得往後能否懷孕生子。雖然斐迪南說了,她只是剛從尤列汾藥水中醒來,身體以後會慢慢恢復健康,但這並不保證她將來絕對會擁有健康的身體。」

雖說會慢慢恢復健康,但在因為遇襲而浸入尤列汾藥水之前,羅潔梅茵本來就已經虛弱到了只是跑幾步路也會暈倒,被雪球丟中還會失去意識。這樣的她,真的有辦法恢復到和平常人一樣的健康身體嗎?如果嫁往他領當第一夫人,卻生不出孩子來,到時候她的處境會非常艱難。

「再加上一牽扯到書的事情,她就不懂得瞻前顧後,各種稀奇古怪的舉動也不像是一般貴族……單看成績,羅潔梅茵確實是最優秀的學生;但是只看言行的話,她根本是問題兒童。你在貴族院也因此吃了不少苦頭吧?我實在不敢讓她去其他領地。」

齊爾維斯特苦笑著聳了聳肩,向韋菲利特尋求同意,評論羅潔梅茵是問題兒童。
羅潔梅茵……是問題兒童嗎?

對此,韋菲利特卻遭受到了難以言喻的衝擊。當年羅潔梅茵明明才受洗不久,就能明確指出韋菲利特的教育進度落後,還帶來了她自製的學習用玩具,重新訂定教學計畫。之後還能一邊完成她在神殿裡該做的工作,一邊接受領主一族的教育;韋菲利特花了整整一個月才上完的進度,她卻只花幾天的時間就輕鬆追過。後來她又因為保護夏綠蒂,浸入尤列汾藥水中沉睡了兩年,最終卻還是在貴族院取得了最優秀的成績。

這麼厲害的羅潔梅茵,父親居然說她是問題兒童。一直以來,韋菲利特都覺得羅潔梅茵是完美得無可挑剔的領主候補生,不管怎麼追都不可能追得上,現在卻彷彿一下子變成了普通人。他感到震驚的同時,內心還有種失望的感覺,就好像在原本以為完美無瑕的東西上發現了瑕疵。
……但是仔細回想起來,父親大人說得沒錯。

羅潔梅茵只要是關係到書與圖書館的事情都非常任性,完全無法忍耐,還很堅持己見。而且也因為她接連與王族以及上位領地有了往來,今年的社交活動多到讓人無法招架。最終領主甚至下了命令,禁止她出席領地對抗戰與表揚儀式。韋菲利特可以料想到,父親一定是判斷她的出席對領地來說太危險了。
……原來如此,所以才說她是問題兒童嗎?

在韋菲利特心目中,羅潔梅茵漸漸從「望塵莫及的完美領主候補生」,變成了「成績很好的問題兒童」。確實是不能讓這樣的羅潔梅茵嫁往他領吧。
韋菲利特消化了這個新事實後,齊爾維斯特的表情微微沉了下來。

「此外,羅潔梅茵她自己應該也希望往後能留在艾倫菲斯特。所以,我想至少要實現她的這點心願。」

羅潔梅茵似乎有什麼理由想留在艾倫菲斯特。雖然不知道是什麼理由,但韋菲利特並不在意。如果是羅潔梅茵想嫁往他領,卻因為領地的關係無法離開,他可能會想知道原因,但既然本人想留在艾倫菲斯特,那就沒有任何問題吧。

韋菲利特反而好奇另一件事。

「我明白為什麼不能讓羅潔梅茵離開領地了。可是,對象為什麼是我呢?」
「因為你是最適合的人選。能與羅潔梅茵結婚的領主一族,只有你、斐迪南與麥西歐爾共三人。」

聽了父親列出的三個名字,韋菲利特點點頭。
……另外還有波尼法狄斯大人與父親大人,但這兩人不可能吧。

「你們三人中,尚未受洗、還未在春天的領主會議上得到國王認可的麥西歐爾,自然是不在考慮範圍內。再者,現在萊瑟岡古派的貴族都希望斐迪南成為下任領主,所以也不能讓羅潔梅茵與斐迪南訂婚。」

「為什麼?叔父大人也有不能當上領主的汙點或隱情嗎?」

在韋菲利特看來,斐迪南是自己就算長大成人也無法與之匹敵的優秀領主一族。再根據身邊人們告訴過他的,當初似乎是因為祖母薇羅妮卡討厭與自己沒有血緣關係的斐迪南,才想方設法不讓他有機會成為下任領主,但齊爾維斯特與斐迪南之間看來也沒有什麼嫌隙,讓他成為下任領主也沒關係吧。

「因為若讓斐迪南成為下任領主,只怕有害無利。首先,斐迪南當初雖是為了逃離母親大人無止盡的打壓,但進過神殿仍是事實。每當要與他領協商談判的時候,對方很可能一逮到機會就提起神殿這段過往。」

這麼說完,齊爾維斯特又皺起臉龐說了:「雖然他可能會靠自己想辦法,但沒必要再讓他過得那麼辛苦。」看來進過神殿這件事,對貴族來說是個汙點。

「再來,是你們的地位會變得比現在要低。旁人對你們的態度,必定會因為你們與領主的關係深淺而有不同。例如夏綠蒂在嫁往他領以後,端看下任領主究竟是親哥哥的你,還是我的異母弟弟斐迪南,她在夫家的待遇也會截然不同。」

聞言,韋菲利特心頭一驚。他從來沒去思考過弟弟妹妹們的將來。回想起來,他在貴族院認識的他領領主候補生們,確實很少有人與異母兄弟相處融洽。因為自己與羅潔梅茵、父親與斐迪南的感情很好,他一直以來都忘記了,但其實異母兄弟基本上會被當作是不同家族的人。

「還有,我們與法雷培爾塔克的領主夫婦有著深厚的血緣關係。倘若把奧伯之位讓給完全沒有血緣關係的養女和異母弟弟,兩領地間的關係勢必惡化。現在艾倫菲斯特已經與南邊的亞倫斯伯罕鬧僵,不能再讓西邊的領地與我們為敵。」

韋菲利特在腦海中回想領地的地圖,打了個冷顫。血緣關係深厚的同時,關係一旦惡化,隨之而來的麻煩也會非常棘手。斐迪南如果在與羅潔梅茵訂婚後成為領主,萊瑟岡古派的貴族會很高興吧。但考慮到領地間的關係,很可能會面臨無窮後患。

「……最後是我個人的私心,對我來說也是最重要的理由。我已經讓芙蘿洛翠亞辛苦又忍讓了這麼多年,沒辦法再做出會對不起她的事。」

齊爾維斯特說了,當初芙蘿洛翠亞是在他殷切的懇求下嫁來當第一夫人,還生下了三個孩子。但是,如果最終不是讓兩人的孩子,而是讓異母弟弟和養女成為下任領主,看在他領眼裡,會以為是芙蘿洛翠亞與她的孩子們有什麼重大缺陷。
……這麼做會對不起母親大人嗎?

韋菲利特曾聽說芙蘿洛翠亞以前備受薇羅妮卡欺凌,自己剛出生就被祖母帶走,母親因此鎮日以淚洗面。聽到這件事的時候,他才知道母親遠比想像中的要深愛自己。不能再有任何事情讓她傷心難過了。韋菲利特打從心底贊同父親的想法。

「雖然我也想過讓羅潔梅茵下嫁給上級貴族,但是這樣一來,她就無法為基礎魔法提供魔力。到時不僅萊瑟岡古會嚴重抗議,對艾倫菲斯特來說也是莫大的損失。」

「……這樣看來,能夠結婚的對象真的只有我了呢。」

儘管自己有著擅闖白塔的汙點,但是放眼艾倫菲斯特,已經找不到其他能與羅潔梅茵訂婚的對象了。韋菲利特說完,齊爾維斯特的表情有些苦澀。

「對你來說,這也不是壞事吧?由母親大人撫養長大的你,因為白塔一事留下了汙點,現在的情勢對你確實很不利。藉由聯姻得到新的後盾,讓自己的地位重新變得穩固,這種事情本就很常見。就和斐迪南只要與羅潔梅茵訂婚,便會被推舉為下任領主一樣。」

不只領主一族,貴族本來就會藉由聯姻,來獲得後盾、魔力、人力、金錢,建立起新的連結,這些都是稀鬆平常。婚姻說穿了也是一種交易。

「現在不管你有多麼努力,貴族們對你的評價都不會太友善吧。但是,只要與羅潔梅茵訂下婚約,你必然可以回到下任領主的位置上。因為萊瑟岡古派的貴族們,也只能支持羅潔梅茵未來的丈夫。」

齊爾維斯特一邊說明艾倫菲斯特的情勢與派系現狀,一邊闡述韋菲利特與羅潔梅茵訂婚後會有哪些益處。

「現在艾倫菲斯特的貴族主要分成了兩大派系,也就是舊薇羅妮卡派與萊瑟岡古派,但將來應該可以改變這樣的現狀。還有,萊瑟岡古派的貴族長年來都期望著下任領主能流有他們的血脈,如今可以實現這個心願,往後帶領起來應該也會容易得多。」

齊爾維斯特說的,全是韋菲利特聽了可以理解的理由和預測。但是,他還是很難想像自己將來要與羅潔梅茵結婚,總覺得渾身不太對勁。

「……羅潔梅茵對此有什麼看法嗎?」

韋菲利特沒有馬上回答,先問了羅潔梅茵有什麼反應。齊爾維斯特「嗯」了一聲後,整張臉垮下來。

「當初收她為養女的時候,就已經預計將來會是政治聯姻,所以她說了,只要城堡與神殿的圖書室能夠任她處置,她沒有任何異議。甚至就算要嫁往他領,她最先確認的也是他領圖書室的藏書量。」
聽起來她的主要目標根本是圖書室,與自己結婚只是順便。雖然完全可以想像羅潔梅茵會有這種回答,但聽到她基於這樣的理由作出決定,韋菲利特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父親大人,如果我拒絕與羅潔梅茵訂婚呢?」

父親把他叫來,是為了詢問他的意見,打從一開始就沒說這是領主的命令。也就是說,應該還有其他的解決辦法。聽了韋菲利特的問題,這次齊爾維斯特的臉龐明顯扭曲僵硬。

「……我會納羅潔梅茵為第二夫人。」

「什麼?!」

韋菲利特簡直不敢置信,表情跟著扭曲。齊爾維斯特曾經宣稱他除了芙蘿洛翠亞,不需要再有其他妻子,至今也未曾迎娶第二夫人,難以相信這種話會從他嘴裡說出來。

「波尼法狄斯因為與羅潔梅茵是直系血親,當然不可能列入考慮;而我是養父,與她並無血緣關係。如果不想讓她離開領地,我確實是可以把她納為第二夫人。但是,這麼做勢必會受到他領非議,我除了芙蘿洛翠亞外,無意再娶別人為妻的想法也沒有改變,所以羅潔梅茵只會變成徒有其名的妻子吧……恐怕沒有任何人能因此得到幸福。」

一試著想像父親迎娶了與自己同年的義妹羅潔梅茵為第二夫人,韋菲利特內心最先湧出了厭惡感。夏綠蒂肯定也沒辦法以平常心看待吧。齊爾維斯特說得沒錯,這麼做沒有人能得到幸福。

「我可以先和奧斯華德他們商量嗎?突然就要訂下婚約,我腦筋一片混亂……」

「我本來是希望你能當場作出決定,那好吧。我打算在慶春宴上,向貴族們宣布羅潔梅茵的訂婚對象,麻煩你盡快給我答覆。」


※ 本文摘自 《小書痴的下剋上【第四部】貴族院的自稱圖書委員(IV)》,原篇名為〈序章〉,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