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芸懋

曾經,小時候在鄉下看到路邊電線杆上貼著的廣告,寫著「外籍新娘」與「二十萬」的那個板子,就是我對外籍新娘唯一的想像。稍大一點之後,則開始聽說其他人談起外籍新娘:買來的、娶不到老婆的男人買的、說話聲音很吵、不會說中文、不會教小孩、只是想要錢⋯⋯。如此輕易地,我們談論一群明明也未曾熟稔過的族群。

然而,《離:我們的買賣,她們的一生》這本書收錄的二十個女人的故事,讓我知道,她們也只是再普通不過,努力生活,期待著幸福的普通女人而已。

模糊的面容.如影子般沉默

在台灣,迎娶東南亞女子和台灣女子的意義天差地別。「買」來的新娘,被期待聽話順從、吃苦耐勞,為夫家誕下子嗣,服侍一家老小,作一個「乖巧的媳婦」。弔詭地是,明明花費鉅款娶來媳婦,她們卻被視為財產,而非親近的家人。〈心淚〉中的女主角,即使每天努力地操持家務也不得疼愛,甚至在生下兒子之後,竟被婆婆與丈夫如同「榨完汁的檸檬被丟棄」,只能獨自在夜晚徘迴獨行。

許多新娘是聽信了台灣的富庶,才以自己為賭注,遠嫁異鄉。然而,許多的她們卻被當作幫傭、生育機器與出氣筒。我們自詡進步開放、有人情味,但這種雙重標準也仍然存在。要到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對所有人一視同仁?

堅強的身影.簡單的幸福

與我們印象中「來騙錢」的新娘不同,她們一開始也期待著婚姻,為了融入社會與家庭而努力。即便受挫,也秉持著越南女子傳統的美德,盡心盡力,用行動證明自己。就像〈再也沒有自殺的念頭〉中的女主角,雖然一開始受盡婆家冷眼,但她努力地做好家事、學習中文,照顧孩子,最終也被家人認可,擁有幸福的家庭,與以她為傲的兩個孩子。她也愛上了台灣,徹底融入了這裡。

如同她說的:「不管怎麼變,我的心還是從前那個為了老公、孩子而容忍、犧牲的好老婆跟好媽媽。」其實新娘們要的何其簡單,不過是一份尊重、一份歸屬感與疼愛。

出逃的勇氣.異地盛開的女性

〈娘子軍旅行社〉文中的主角芳草,因故與丈夫離異,卻在台灣打拼,不但開了擁有很多分店的旅行社,職員們還都是離婚的外籍配偶。這些受到打擊的女性,團結起來,靠自己的雙手掙錢生活,讓自己也讓他人知道,除了作為別人的妻子與媳婦,她們更是獨立自主、堅強自由的人。即使經歷過打擊,她們仍舊在異國成長茁壯,落地生根,開出朵朵振奮人心的花。

希望讀完這本書的人,都能更加瞭解她們的處境,同理她們的無助與勇氣,拋棄成見,平等地看待她們。當我們不再區分,都以台灣人互稱的時候,這個美麗的地方,一定就能變得更加炫麗多姿。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她們的處境:

  1. 許多母親、妻子與媳婦,得透過她們「跟父權討價還價」
  2. 【果子離群索書】夢的追尋與人身的脫離──讀《我的肚腹裡有一片海洋》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