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莎莉.魯尼;譯/李靜宜

你在想什麼?梅黎安說。

她把頭髮塞到耳後。

大學,他說。

你應該申請三一學院的英文系。

他又瞪著網頁。近來他老是覺得自己身上其實有著兩個完全不同的人,而且再過不久,他就必須做出選擇,決定要用哪一個身分全天候出現在世人面前,把另一個人格拋諸腦後。他在卡瑞克雷有生活,有朋友。如果他去高威唸大學,就可以留在這個社交圈裡,真的,他可以過著他向來所計畫的生活,拿到不錯的學位,交個不錯的女朋友。大家會說他很上進。另一方面,他也可以像梅黎安那樣去唸三一學院。那麼,他的生活將大為不同。他會開始去參加晚宴,討論希臘財政危機。他會和長相怪異,而且最後證明是雙性戀的女孩上床。我讀過《金色筆記》,他會這樣告訴她們。這是事實,他確實讀過。日後他永遠不會再回到卡瑞克雷,他會到其他地方去,倫敦,巴塞隆納。大家不見得會認為他很上進,有些人甚至會認為他很墮落,其他人還可能徹底忘了他這個人的存在。蘿芮會怎麼想?她會希望他幸福,不在意其他人怎麼想。但是從某個角度來說,以前的那個康諾,他朋友所認識的那個康諾就將死去,或者更慘的,被活埋了,在地底下尖聲慘叫。

那我們兩個都會住在都柏林,他說。我敢說,到時候妳碰到我,一定會假裝不認識。

梅黎安起初沒說話。她沉默得越久,他越緊張,彷彿她真的會假裝不認識他。一想到她有這個念頭,他就開始慌起來,不只是對梅黎安,也對自己的未來,對自己可能遭逢的一切感到驚慌。

這時她說:我絕對不會假裝不認識你的,康諾。

繼之而來的,是凝重的沉默。好幾秒鐘的時間,他一動也不動地躺著。當然,他在學校裡假裝不認識梅黎安,但他並不想提起這件事。那是不得不然的情況。要是大家發現他每天在學校裡對她視而不見,而私底下卻和她上床,那他的人生就完蛋了。他穿過走廊的時候,每個人都會看著他,把他當連環殺手,甚至還更慘。他的朋友都認為他是個正常的人,不認為他會在光天化日之下,腦筋清楚地問梅黎安.薛里頓:我可以口爆嗎?和朋友在一起的時候,他表現得很正常。他和梅黎安在他的房間裡有他們自己的隱祕生活,沒有人打擾,當然也沒有理由和外在的世界混為一談。然而,他還是覺得在討論之中,他逐漸失去立足點,留下了一個開啟這個話題的缺口,儘管他並不願意,但也不得不說點什麼。

妳不會嗎?他說。

不會。

好吧,那我就申請三一學院的英文系。

真的?她說。

真的。反正我也不太在乎找不找得到工作。

她露出小小的微笑,彷彿覺得自己爭辯贏了。他喜歡給她這樣的感覺。有那麼一晌,他彷彿可以同時保有兩個世界,兩個不同的生活,像穿過一道門似的,自由穿梭其間。他可以贏得像梅黎安這樣的人的尊敬,又可以在學校裡受到大家的喜愛;他可以保有私密的意見和偏好,不致引起任何的衝突,也不必做出擇一捨一的選擇。只需要耍一點小手段,他就可以保有兩個完全不同的身分,永遠不需要面對他究竟在做什麼或他究竟是什麼人的質疑。這個想法太令人寬心了,所以有好幾秒的時間,他迴避梅黎安的目光,希望能讓自己的這個信心維持得更久一點。他知道,等他抬眼看她的時候,他的信心就會動搖了。


※ 本文摘自 《正常人》,原篇名為〈一個月後(二○一一年三月)〉,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