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安德魯.雷伊;譯/向淑容

雖然部分人士聲稱大監獄讓我們的街道更安全,絕大多數專家卻不認同。因為監禁率升高的原因主要是從重量刑,例如加州的「三振出局」法,然而證據顯示這種做法對犯罪行為沒有什麼影響。[53]希望方案評估實驗的主要研究者克萊曼(Mark Kleiman)表示,大多數即將犯下暴力罪行的人都是過一天算一天,所以把最重刑期從十年調高到二十年不太可能產生很大的嚇阻效果。在夏威夷,希望方案成功並不是因為嚴苛,而是因為可以預料。如果要遏制犯罪,就要著重於確定性,而非嚴厲程度。[54]

監獄也有可能藉由「失能效應」減少犯罪──這是個好聽的說法,意思就是「你在牢裡,所以不能偷我的電視機」。然而從事犯罪活動者以年輕人居多,所以超長刑期對那些原本會危害大眾的囚犯沒有太多失能效果。上了年紀的囚犯愈來愈常見。美國國家科學院的一個專門小組檢視過證據後認為:「絕大多數的研究推估,監禁對於減少犯罪的效果很小。」[55]反而是大量關押囚犯會有在往後造成弱勢的風險,因為獲釋的罪犯很難找到合法工作,也難以重新融入家人及社會。

要是我們有監獄影響效果的隨機試驗證據就好了。不過實在很難想像有任何監獄主管單位會同意做實驗來回答這個問題。法庭與假釋委員會旨在執行平等的司法,不是仰賴運氣。要達到足夠的統計檢定力,需要有數千名囚犯參與實驗。實驗組與對照組的刑罰差異必須很大,而且全部靠運氣。斥責不公的聲浪必定會非常強大。

或許你就是這樣想的。一九七○年,加州假釋委員會就同意進行一場這樣的實驗。那年有三千名即將獲釋的囚犯被分成兩組。藉由一張亂數表,半數囚犯的刑期被減少六個月,其他人則服刑到期滿為止。囚犯出獄後,主管單位留意哪些人再度犯罪。他們發現兩組之間沒有差別,這意味在牢裡多待六個月並沒有降低再犯率。[56]

設立監獄有四個目的:讓囚犯改過自新、讓囚犯因為傷害社會而失去行動自由、以囚犯為鑒戒來嚇阻可能的犯罪,以及代表社會執行懲罰。但是有愈來愈多證據(包括前段所述的加州實驗)指出,較長的刑期可能只達到其中一個目的:懲罰。年刑期耗費的社會成本是一年刑期的五倍,卻不太可能有五倍的效果。如果目標是讓社會安全,我們立法時最好還是本著周慮的思考,而不是一時的怒氣。

司法並不是民氣可用的工具

如果你曾經是犯罪行為的受害者,你一定深知要冷靜看這件事非常困難。但是在憤怒之下決定的政策經常導致像「三振出局」這樣的規定:這項法規讓安德拉德(Leandro Andrade)因為在加州安大略的商店裡偷竊了價值一百五十三美元的綠影帶而被判五十年徒刑。[57]安德拉德曾經被判吸毒與竊盜罪,所以偷錄影帶讓他收到第三個好球而出局。他出獄時將會是八十七歲,而監禁他會花掉納稅人超過一百萬美元。

「蘿拉.諾德」(Laura Norder,治安﹝law and order﹞的諧音)這個名字出現在選票上時,得到了許多票數。但是一如實驗犯罪學家所證實,我們的直覺無法引導我們想出真正能夠改善社會安全的方法。無論是防治、管制、懲戒還是監獄,面臨的挑戰都不只是要進行精確的研究,還要把傳遞專家共識給社會大眾的工作做得更好。美國司法部從二○一一年開始經營「犯罪解決方案」網站(CrimeSolutions.gov),這個網站對有隨機實驗支持的計畫與做法給出最高評級。謝爾曼等實驗犯罪學家逐漸取得優勢,但是還要很長一段時間,我們才能將所有失敗的打擊犯罪計畫束之高閣。

註釋

[52] 澳洲的監禁率在殖民時期較現在高,但是二○一六年的監禁率是自一九○一年至今最高的:Andrew Leigh, ‘Locking someone up costs around $300 a day or about $110,000 a year’, Canberra Times, 14 November 2016.
[53]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The Growth of Incarceration.
[54] Mark A.R. Kleiman, When Brute Force Fails: How to Have Less Crime and Less Punishment, Princeton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9.
[55]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The Growth of Incarceration, p. 155. See also 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 ‘Economic perspectives on incarceration and the criminal justice system’, Washington DC: Executive Office of th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2016.
[56] John E. Berecochea & Dorothy R. Jaman, Time Served in Prison and Parole Outcome: An Experimental Study: Report, No. 2. Research Division, 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Corrections, 1981.
[57] Ina Jaffe, ‘Cases show disparity of California’s 3 strikes law’, NPR All Things Considered, 30 October 2009.

※ 本文摘自《隨機試驗》,原篇名為〈控制犯罪〉,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