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山口周;譯/李璦祺

隨著世界越來越曖昧、複雜和不可預測,我們對「懂了」的感覺也將受到影響。

我們會依據過往經驗,形成一套模式識別(Pattern Recognition)的能力,再以此能力分析歸類、進而理解眼前的現實。然而,在一個「愈來愈VUCA的社會」裡,如果我們匆促地用簡化的方式理解事物的話,就可能發生一個現象──我們若套用過去的模式,來理解已經改變的現實,就會以為自己已經「懂了」這個其實「不懂」的問題,而對現實採取不恰當的因應方式。

特別是在二十世紀下半葉,舊人類擅於化約事物,並事半功倍地加以因應處理,這種行為模式一直被認為是一個人的「才華證明」,因此愈是受到公認的「優秀之人」,愈容易犯下此種錯誤。但VUCA的世界,分分秒秒不停變化,此時仍因循過去習性,快速套用過往學習到的模式,匆促認定:「啊,不就那個嗎?這我很懂。」這樣恐怕將導致重大的失誤發生。

舊人類之所以愛說自己「懂」,是因為他們透過經驗得知,只要這麼做就能獲得肯定。現今社會對於「吸收得快」和「理解力好」,幾乎是一面倒的讚揚,而舊人類就是將這種社會傾向,當成一種對自己有利的偏見善加利用。

這種人尤其大量棲息在筆者長期接觸的管理顧問行業中。這一行的人有一些獨特的口頭禪,其中「簡單來說,就是○○嘛」可說是最常見的。

擔任管理顧問的人,喜歡被人家稱讚「腦筋好」,而只要將事物概括性地歸類,以做出模式識別,就能得到「腦筋好」的讚賞,所以當別人一結束發言,他們就很難壓抑這種「歸納重點的慾望」。

然而,在當前瞬息萬變的環境中,舊人類這種挑出對方說話要點,概括性地整理歸納的行為模式,從兩個不同角度來看,都會發生問題。

首先,對話的場合中,說話者努力透過各種解釋做完說明後,如果被對方簡化成一句「簡單來說,就是○○嘛」,就算是切中要害,也令說話者感到消化不良,或者有某些重要的東西被遺落了。

我們每天使用的語言,是一種篩孔非常粗大的溝通工具。因此,理論上來說,我們不可能將自己所知的事物,百分之百轉化成語言,傳達給他人。換言之,「語言」溝通很可能無時不刻,都在稀哩嘩啦地遺落著「某些重要的什麼」。

匈牙利出生、活躍於二十世紀的物理學家暨社會學家邁可.博藍尼(Michael Polanyi)77曾說:「我們所知的遠遠超過我們所能說的。」他將這種「知道但難以言述的知識」命名為「內隱知識」(Tacit Knowledge),類似於我們平常常說的「默契」。我們應當記得的是,即使「內隱知識」可以透過某些形式共享於人與人之間,但在語言溝通中,這種「遺落現象」仍無時不刻都在發生。

「簡單來說」只是模式的套用,是最淺層的理解

言歸正傳,這種「簡單來說,就是○○嘛」的聆聽方式,從聆聽者的角度來說,也會產生問題。因為我們若將他人的論述,代入過去所建立的模式,匆促地以為自己已經理解了的話,就會限縮了我們獲取新觀點或擴大世界觀的機會。

在這變幻莫測的時代裡,這種行為模式已成為學習上的阻礙,只能說是舊人類才有的行為典範。

我們的大腦會在無意識裡建立起「心智模型」。所謂心智模型,是指我們每個人心中「看世界的框架」。我們透過視聽嗅味觸所感知到的來自外在現實世界的資訊,會先被過濾、扭曲成一種心智模型所能理解的形式後,才能加以吸收。

「簡單來說,就是○○嘛」的歸納方式,只不過是將對方所說的話,套入自己的心智模型來理解。如果老是用這種方式傾聽,就不可能得到「改變自己」的契機。

麻省理工的奧圖.夏默(C. Otto Scharmer)提出了一項「U型理論」。該理論將與人溝通時的聆聽方式,依深度不同區分成四個層級:
 
層級一 用自己框架內的觀點進行思考
將新的資訊倒入舊的刻板印象中。若未來的演變是按照過去模式發展,就能有效應對;若非如此,則情況將惡化到無法挽回的地步。
 
層級二 視角位在自己與周圍環境的邊界上
對事實能有客觀的認知。若未來的演變是按照過去模式發展,就能有效應對;若非如此,則無法找出問題的本質,而只能採取治標不治本的方式,到處忙著補破網。
 
層級三 擁有位在自己外部的視角
與顧客一體化,甚至能使用顧客平常使用的語言,來說出顧客的情緒。能與對方建立起超越買家與賣家的關係。
 
層級四 自由的視角
可以感到自己與某種巨大的存有相互連結。感知事物的方式,不是透過理論的累積,而是將生命中所有的經驗和知識,全部加以串聯。
 
我們可以看出,在這四個溝通層級中,「簡單來說,就是○○嘛」的歸納方式,只不過是最淺層的傾聽,也就是「層級一:下載」。

這種傾聽方式,無法讓聽者有機會跳脫出既有框架。若想要透過更深入的溝通對話,得到深刻的覺察或創生性的發現,就必須戒除「簡單來說,就是○○嘛」的歸納方式,不該再使用拿新資訊核對已知舊資訊的模式來識別。

輕易說「懂」,只會不斷加深加重過去的認知框架。想讓自己真的得到改變與成長,就必須去傾聽、感受別人所說的話,不輕易認為自己「懂了」。

「不懂」的重要性──他者是覺察的契機

自我改變的契機,產生於「不懂」的狀況中。曾有一個人窮畢生精力研究「他者」哲學,並以「不懂」的重要性作為其哲學的重心,他就是活躍於二十世紀的哲學家伊曼紐爾.列維納斯(Emmanuel Lévinas)。

列維納斯的「他者」,意思並非字面上的「自己以外的人」,而是指「不懂的人、無法理解的人」。為什麼這種「他者」很重要?列維納斯的答案很簡單,因為「他者是『覺察』的契機」。

從我們自己的視角理解的世界,與「他者」理解的世界不同。此時,我們當然可以直接否定對方的觀點,理直氣壯地說:「你是錯的。」事實上,許多人間悲劇就是因為有人一口咬定「我是正確的,不理解我的他者都是錯的」而產生。

此時,讓看法不同於自己的「他者」成為學習和覺察的契機,我們就可能對世界產生不同於以往的看法。

註釋
77 匈牙利出身的猶太裔物理化學家、社會科學家、科學哲學家。提出「內隱知識」的概念,用以指稱那些無法言述的知識。

※ 本文摘自《成為新人類》,原篇名為〈讓「他人」成為改變自己的契機〉,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