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黃哲斌

近幾年,台灣媒體追逐「即時新聞」的種種怪狀,成為社群媒體及新聞圈的熱門話題。「即時新聞」是台灣媒體的原罪嗎?新聞的本質難道不是速度、不是當下?國外新聞界如何看待此一議題?

《華爾街日報》專欄作者阿倫茲(Brett Arends),曾以 CNN 誤報波士頓爆炸案已偵破、福斯新聞名嘴庫爾茨(Howard Kurtz)關於同性戀運動員的謬誤文章等例,指出美國媒體的五大陷阱,首當其衝就是「速度」。

美國的新聞記者大多有推特(Twitter)帳號,也會在個人帳號上發布即時訊息或簡扼評論,所屬媒體經常在網頁上,標示發稿記者的推特帳號,鼓勵讀者追蹤。然而,當記者被交付的任務越來越多,當「發推特」內化為採訪線上的第一反應,記者間甚至比較「誰先上推」作為搶獨家的標準,新聞的嚴謹查證,有時不免淪為犧牲品。

流風所及,當記者及其主管將產製新聞的標準,拉低至寫臉書或發推特,勢必蔓延為整個行業的災難。阿倫茲描述的現象頗為眼熟:「新聞記者日益像是無頭蒼蠅一樣瞎忙,永無休止地發推特、寫部落格、製作影片、撰寫稿件,差錯將會越來越多,擋都擋不住。最後,他們為公眾端上桌的,將是一堆垃圾。」

「届時我們會發現,當媒體太多,就像飲食熱量太高。我們會發現,健康的新聞飲食,就是一天一份專業製作的報紙,用於早餐期間閱讀。然而,高速運轉的電子媒體,正在迫使這些報紙關門歇業。」

更多新聞或數位垃圾?

阿倫茲對報紙的情有獨鍾,或許太過老派,但最後一句確實值得我們暫停時鐘,深思片刻:從月刊到週刊、從日報到電視整點新聞到網路即時,新聞的生命週期不斷縮短,我們看似距離世界越來越近,然而,是否當真如此?當網路帶來速度與便利,讓新聞競爭十倍速,我們讀的到,是更多新聞或數位垃圾?

此外,除了重大突發新聞,我們真的需要提早一小時或半天,知道那些名人婚禮的細節、藝人的分手戀情、政客的臉書口水嗎?

即時新聞不是罪惡,追求速度不是罪惡,有爭議的是,為了速度及流量犧牲新聞品質。當媒體經營者追逐無意義的點閱率,寧可放棄正確性的查證、新聞質地的鑑別,各種輕佻、瑣碎、頭皮屑般的廢文,假借「即時」名義大量繁殖,讓第一線採訪者「明天的氣力,今天就已經花光光」。

在深度與即時之間,在快與慢之間,美國媒體如何平衡?以槍枝暴力為主題的新聞網站《軌跡》(The Trace)是個具體而微的例子。

《軌跡》是由富商彭博與《赫芬頓郵報》創辦人勒爾(Ken Lerer)共同支持的新聞網站,聚焦美國的槍支犯罪與命案,編輯部只有 8 人,每週規劃上線約 15 篇新聞或評論,系統性探討槍械氾濫議題。

不幸的是,美國近年槍支暴力過於頻繁,因此,該網站面臨一項抉擇:他們應該加入每日新聞的產製行列嗎?作為一個主題性媒體,如何回應此一現象?若開闢即時新聞,原有人力及採訪計畫勢必遭到壓縮,如何取捨?

小網站,大堅持

對於一個訴求明確的新聞網站,可以想見,搶發即時新聞是攫取流量及注意力的捷徑,也符合該網站的最大利益,然而,他們的策略卻是:一,不改寫其他媒體新聞,假裝是自己的採訪報導;而是在官方臉書上,直接分享其他媒體的槍擊案報導,並加上自己的評註或觀點;二,發行一份名為「彈著點觀測員」(Spotter)的新聞信,彙整重要的報導、評論,同時加上自家記者的資訊或觀點,並摘要於網站首頁。當一般媒體開信率平均為 22.6%,他們的開信率高達 41%。

《軌跡》雖是一個小型媒體,但他們的態度,仍能反映歐美媒體的主流做法。除了《華爾街日報》等少數財經網站,當你進入《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或《洛杉磯時報》、《衛報》,「即時新聞」不會是獨立分類。新聞本該即時,一旦完成採訪報導及查證編輯,適合出版的就是即時新聞。

這些主流媒體對於新聞的「即時性」,反映在兩部分,一是「重大突發新聞」(Breaking News),二是官方 App 與臉書、Twitter 等社交媒體,由社群編輯上線適合網路平台的最新文章。但他們並不強調「即時」(Real Time),因為速度之外,「好新聞」與「壞新聞」才是最重要的評價指標,文章開頭阿倫茲的警示,意即在此。

換言之,「即時新聞」是一種虛假的分類,錯不在即時,而在假即時之名,讓「新聞」一詞宛如毫無節制的貨幣寬鬆,讓媒體公信力陷入通膨危機。當媒體老闆為了即時而即時,不斷壓榨基層生產者的後果,最終,不過是掩耳盜鈴。

尤其在台灣,「即時新聞」像是棉花糖,看似量體蓬鬆,遇水只剩一點糖漬,甜味短暫滿足味蕾,代價卻是新聞價值的扭曲、工作倫理的敗壞、採訪者的虛耗過勞、組織體質的脆弱退化。

十年淘洗苦工

2015 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記者出身的白俄羅斯作家亞歷塞維奇(Svetlana Alexievich),自述寫作《車諾比的悲鳴》一書的方法。

她花了十年,採訪超過 500 名事故目擊者,最後,只有 107 人的訪談放進書中。每一受訪者,至少用掉 4 卷錄音帶,各整理出 100~150 頁的筆記,通常只有 10 頁左右,會是最終稿件。

這是另一種極端例子,亞歷塞維奇以令人敬佩的苦功,像礦工深入地底,勤懇挖掘,自大量礫石中披瀝篩濾出珠玉寶石。她的毅力像一面鏡子,映照出那些「只為你活一天」的蜉蝣資訊,那些輕飄飄宛如頭皮屑、只為取悅讀者與老闆的「即時新聞」(Real Time News),往往不是「真正的新聞」(Real News)。

※ 本文摘自《新聞不死,只是很喘》,原篇名為〈即時新聞:問題出在「新聞」,不在「即時」〉,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