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七崎良輔;譯/游韻馨

這個社會缺乏對於像我這樣的同性戀的知識,因為沒有足夠的知識才無法理解,因為缺乏理解才有偏見,因為有偏見才會歧視。我真的無法改變這樣的社會嗎?若將社會現狀當成前提而限制自己的行動與作為,這個世界無論過多久都不會改變。
「向父母出櫃」絕對不等於「傷父母的心」,我決定拋棄這樣的想法。或許父母樂於接受孩子出櫃的時代終將到來,我的父母很可能就是其中之一。身為同性戀不代表會過得不幸,我已決定,我一定要向媽媽出櫃。

回北海道的第二天早上,家人還在睡夢中,但我一夜未眠,喝酒壯膽。無論喝多少酒都不醉,喝著喝著就到了攤牌的時刻。還沒到媽媽平時起床的時間,我走到房間叫醒媽媽。
「媽,你醒醒,我有話對你說。」
「什麼事?可以晚點再說嗎?」
我媽說她還想睡,可是我只有這個時間才有機會和媽媽單獨說話。
我又說:「這件事很重要。」
媽媽聽了之後似乎有不祥的預感,她立刻起床,一臉狐疑地盯著我看。
「到底什麼事?感覺有點恐怖。」
我和媽媽對坐在餐桌前。
我說:「我希望你不要嚇到……。」
「到底什麼事?你休學了嗎?」
「沒有,我沒休學。」
「那是什麼事?你搞大誰的肚子了嗎?」
「我沒有讓人懷孕!」
「那到底什麼事?快點說,我可是緊張得要命。」
「就是……我喜歡男人,我從以前就喜歡男人。我想好好跟你說這件事,我就是所謂的……同性戀。我只喜歡男人,不喜歡女人。就算你帶我去醫院也沒用,這不是可以治療的疾病,也不是可以修正的個性。但我無所謂,我直到最近才放寬心,接受自己,我現在很幸福。這就是我想對你說的話……。」
媽媽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雙肘放在桌上,用雙手遮臉。人家說「抱頭煩惱」就是這麼一回事。我們陷入了漫長的沉默,媽媽又深深嘆了好幾口氣,我什麼話也不敢說,靜靜等著媽媽開口。
媽媽低著頭,不想抬頭看我,對我說:
「你的狀況……真的治不好嗎?」
「我都說了同性戀無法修正,也不是可以治療的疾病。」
媽媽又嘆了一口氣。她平時很少嘆氣。她抬是低著頭,我感覺她正在整理情緒。
「可是,不是會得愛滋病嗎?兩個男的……如果做那件事的話……。」
媽媽認為愛滋病不是傳染病,而是兩個男人發生性行為就會得的病。
「兩個男人發生性行為不會感染HIV病毒啦!」
「這樣啊……。」
媽媽又沉默不語。她好像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我說:「我不是因為媽媽的教育方式而變成同性戀。」
媽媽說:「我沒這麼想,我不認為是我讓你變成同性戀的。只是……我想起了你的外婆,就是我死去的媽媽,她曾經說你是同性戀……在你還小的時候……。我媽媽很了解你……我卻對她說的話感到生氣。我對她說『你說什麼傻話!我生的可是正正經經的孩子啊!』……我說我生了一個正正經經的孩子……。」
說完媽媽便哭了出來,她看起來很痛苦、很懊悔。其實我更後悔,我天生的性取向竟是惹父母傷心的那一種。這不是任何人的錯,媽媽沒錯,我也沒錯,可是,媽媽和我卻哭個不停。

「我生的可是正正經經的孩子,我也很認真地養育他,這不是我的錯!」
「我剛說了這不是媽媽的錯!這根本不是任何人的錯!我是個正正經經的小孩,只是我喜歡的是同性而已,只是這樣而已!我希望媽媽能了解這一點,我希望的是你能認同我。」
「這種事誰能認同你?別太天真了!這不可能!我長這麼大也從來沒跟自己的父母說自己的性癖好!」
「同性戀不是性癖好!為什麼你不認同我呢?」
「我做不到,我不想認同,這個世界也不會認同的!」
「是這個世界不肯認同我!正因如此,我才需要媽媽先認同我。如果你能認同我,我會輕鬆許多!」
「很抱歉,你死心吧!而且,社會會以嚴厲的眼光看待像你這樣的人,所以在未來的人生中,你絕對不可以向任何人提起此事。把這件事帶進墳墓,你知道了嗎?」
「我絕對做不到這一點!為什麼我要因為社會眼光隱藏自己?」
「我是怕你受傷才這麼說的!你不知道這個社會會怎麼看你,你不知道那有多恐怖!你會受傷的!」
「成長過程中我早就受過無數次傷,只是你不知道而已!過去我一直忍耐著,可是最讓我感到痛苦的不是別人的謾罵或暴力,而是我厭惡自己到想自殺的程度!這才是我最痛苦的事情!現在我好不容易接受自己,我只希望媽媽也能接受我!在社會接受我之前,我希望媽媽先接受我!」
「我不可能接受的,我做不到!你為什麼要對我說這些?讓我心情變得很差!沒有人聽到這種事會感到開心,你跟你朋友說這些事,他們也會覺得很討厭!你多少也要考慮一下別人的心情!」
「過去我都是一個人默默承受,從未對任何人說,我已經忍了二十年,你還要我過躲躲藏藏的痛苦生活嗎?」
「你說的話只會讓別人心情變糟而已,就像我現在感到十分痛苦!我沒說要你一個人獨自承受,但這種事情不是可以隨便對誰說的!」
「我只是坦白真實的自己,如果這樣也會讓所有人心情變糟,那我算什麼!不要把我當成怪物!」
「成熟一點,不要老想著自己!我不想再說了。」
天空逐漸亮起來。媽媽開始做早飯,我回到自己房間,鑽進被窩裡。我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聽到媽媽走進我的房間,想要睜開眼睛卻睜不開,我想我的臉一定很腫,媽媽也是一臉哭腫的模樣。爸爸和妹妹此時早已出門了。
「你……良輔,你辛苦了。」
媽媽哭腫的眼睛再次充滿淚水,我的眼淚也跟著潰堤。
「我真很苦!不過,我已經沒問題了,讓媽媽這麼痛苦,我很抱歉。」
「比起我,你……你才是最痛苦的。」
「我現在很幸福,只不過我花了二十年才接受自己,我相信媽媽也要花一點時間才能接受我是同性戀。」
「是啊,我很想了解你的心情,但很難做到。可能要花好幾年才能做到,也可能一輩子都做不到,不過,媽媽對你的愛不會改變。」
「謝謝媽媽,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很抱歉拖你下水,不過,我希望你不要煩惱。你要是煩惱,我也會覺得痛苦。」
「煩惱是一定會煩惱的。我們在北海道,你在東京,我們相隔兩地,我希望你能自由地做自己。不過,很抱歉,關於你的那件事,請不要再跟我說了。無論你跟誰交往或發生了什麼事,都不要告訴我。我和你就只是媽媽和兒子而已,除此之外的事情我都不想知道。」
「我知道了。」
「無論如何,媽媽永遠支持你。」

媽媽的一席話讓我感覺挫敗,向媽媽出櫃這件事最後以失敗告終。原以為說出實情心裡會舒坦一些,沒想到不僅沒達到效果,還讓我後悔不該出櫃。
我和媽媽之間因為這件事產生了隔閡,在媽媽的說服之下,我被迫放棄向爸爸出櫃的計畫。媽媽告訴我「你爸爸絕對會說跟你斷絕父子關係」,其實我早就做好被爸爸趕出家門的心理準備,並打算向爸爸坦承,但如此一來,夾在中間的媽媽會很為難,為了避免最糟的狀況發生,我決定不向爸爸出櫃。
我和媽媽之間的隔閡,一直到七年之後才有轉機。


※ 本文摘自 《在我遇到老公之前》,原篇名為〈打算向父母出櫃的我是自私的嗎?〉,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