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原文出處:文春Online(Bunshun Online)

Copyright © 2019 NANASAKI Ryousuke / Bungeishunju Ltd.

2016年10月10日,七崎良輔與同性伴侶舉辦了婚禮,結為「夫夫」。在遇到自己的老公之前,七崎走過小時候的霸凌、國中時期的初戀、高中時期的初戀、到東京念書等人生歷程。他將自己的想法與感受化為文字,集結成書──《在我遇到老公之前》。日文版於2019年5月28日問世(台灣版也於2020年8月跟大家見面)。
為了紀念日文版發行,七崎與他的丈夫亮介一同參加此次的對談企畫,暢談兩人的婚姻生活、七崎的著作以及日本LGBTQ的現狀。

問:今天很謝謝你們參與這次的對談企畫。首先請教亮介,你對於另一半七崎出的新書《在我遇到老公之前》有什麼想法?

亮介 其實我根本沒細讀內容(笑),平時真的太忙,抽不出時間……

七崎 我們最近開始養狗,他太寵小狗了,完全不看我的書。

亮介 不過,書裡面有很多故事七崎之前就已經告訴過我了。我今天出門前大致翻了一下,發現裡面有寫到一篇關於葛西警察局的故事。

七崎 當時我們辦了一個派對,邀請同性戀朋友來家裡玩。沒想到我的錢包被偷了。亮介陪我去報警,警察竟然對我說:「你是同性戀,嫌犯也是同性戀,要是到時候你愛上嫌犯,我們抓到後你可能會說:『我捨不得告他。』」聽到這種汙衊的話,害我沒辦法完成報案程序。當時亮介發了好大一頓脾氣。

亮介 那時候我們剛交往沒多久。

七崎 其實最初是亮介建議我把過去發生的事情寫成文章。我從四年前就開始寫部落格,亮介看了我的文章之後,對我說:「你的文字很有感染力,不如寫成書吧!」

亮介 結果你花了三年多才寫完。

七崎 因為我寫三行就休息一個星期,寫五行又休息兩個星期,這樣寫當然要花這麼多時間啊(笑)。

亮介 你根本沒在寫啊(笑)。每次我去看你在做什麼,就發現你一直在追國外連續劇。

七崎 我在學習,追劇也是很重要的一環!

我以前從未懷疑過自己的性取向,是一個很「正常」的男孩子

問:文春Online網站曾刊登過一些七崎的文章,你小時候遭受霸凌以及青春期探索性取向的章節受到熱烈迴響。那麼我想請教亮介,你的小時候又是如何度過的呢?

亮介 我猜想七崎是因為言行舉止有點娘娘腔才會被盯上,成為同學霸凌的對象。但我是一個很平凡的男孩子,印象中沒有人欺負過我,我也從未懷疑過自己的性取向。

七崎 你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可能是同性戀,不曉得該怎麼辦嗎?

亮介 從來沒有。不過,我很清楚自己喜歡男孩子。

七崎 我小時候被欺負慘了,過得好痛苦,長大後變得天不怕、地不怕。現在反而是亮介受到社會的考驗。

亮介 沒錯,我是個普通的上班族,同性戀這個身分在職場上是個很大的包袱。

「上了節目才發現,對我影響滿大的(笑)。」

問:你跟公司出櫃了嗎?

亮介 我沒有主動表明過,但七崎很活躍,所以很多地方都刊登了我的照片。我是因為這樣才曝光的。

七崎 我相信亮介也想主動公開自己的身分。雖然我們共同掛名「LGBT社區江戶川」的代表,但事實上是他要成立這個團體,也是他開始在江戶川區展開陳情活動。

亮介 其實我也想主動上電視節目宣傳理念,但後來上了節目才發現,對我影響滿大的(笑)。前陣子發生的同性婚姻集體訴訟案件上了新聞,新聞裡還有我們的照片,在日本Yahoo新聞網站刊登了一整天。許多朋友都看到了,對我們影響很大,新聞底下的留言也很惡毒,讓人很心煩。

七崎 什麼樣的留言?

亮介 「很噁心」、「這種事私底下做就好」之類的,全都是負面評論。

問:網路上真的有很多惡毒的留言。七崎,你會看自己連載文章底下的留言嗎?

七崎 我會看。最近我發現網友留言的走向是有跡可循的。當我寫的故事有明確的「敵人」,像是霸凌或出櫃,大多數網友會留言鼓勵我;相反的,當我說我喜歡的男孩子交了女友,我很嫉妒他的女友時,負面的留言就會比較多。我想這是因為大多數人都希望有個對象可以指責。

亮介 提到跟性有關的話題,負面評論也會比較多。

七崎 雖說是與性有關的話題,但我寫的內容都很正常。跟自己喜歡的男孩子處在怦然心動的曖昧狀況,然後我的褲子就溼了,這種情形很常見吧?初戀不就是這樣嗎?我明白這類話題的好惡很極端,但我覺得大家都想得太情色了。

夫夫婚姻生活第四年的改變

問:你們結婚已經邁入第四年(注:雖然日本區公所不受理結婚申請書,但兩人在2015年9月簽下了《同性伴侶契約公正證書》),比起甜蜜火熱的新婚期,現在的生活有什麼改變嗎?

七崎 態度不同,還有我們分房睡了。

亮介 說分房太誇張,我是在地板上鋪毯子睡。

七崎 因為亮介說想跟狗一起睡,所以最近他都睡在狗籠前面。

亮介 才不是這樣呢!是你睡相太差,我們一起睡的時候,我都睡不好。

七崎 你說得沒錯,我每次都睡成匕字型。

亮介 我們分開睡之後,我的睡眠品質好很多,雖然是睡在木地板上……

問:我聽說七崎的個性大剌剌,亮介比較細心,這是真的嗎?

七崎 每次洗完澡,如果我把門關起來,沒有剛好留十五公分的縫隙,亮介就會罵我。他說門關起來浴室會發霉。

亮介 才沒有剛好十五公分這麼嚴格,還是可以有誤差範圍的。誰教七崎從不打掃,就連狗狗上完廁所也不清理。我們家的狗還是小狗,上完廁所如果不馬上清,牠就會把大便踩一地。我有拜託過他注意一下,可是他從來不關心……

七崎 可是……也不可能時時刻刻盯著狗看吧?

亮介 你不覺得我們現在很像是在法庭上交叉詰問嗎(笑)?

夫夫之間誰管錢?

問:你們之間的財務是由誰管理呢?

七崎 我們各管各的。我不知道亮介賺多少錢。我們目前住在自己買的中古公寓裡,三房一廳,但因為不能登記兩人的名字,所以是以亮介的名義買的。我每個月出一半房貸。

問:那麼,住民票(譯注:類似台灣的戶籍謄本,記載著姓名、性別、出生年月日、住址等資料)怎麼登記呢?

亮介 沒辦法登記為同一個戶籍,但可以登記為同一個家庭,我們辦過一次。但因為我的收入較高,七崎受到我的影響,他的保險費等各種費用都拉高了許多。

七崎 沒有任何扣除額,要繳的費用反而增加了,真的得不償失。發現這種情形之後,我立刻就去辦了分家。

七崎的媽媽改變想法的原因

問:今後日本對於LGBTQ的態度與環境,你們有沒有特別希望可以改變的地方?

七崎 希望改變的地方很多,但首先我希望日本能承認同性婚姻。我媽媽住在札幌,自從2017年札幌實施伴侶宣誓制度後,她的觀念變得不一樣了。以前她從不願意接受我是同性戀,但在那之後,她完全敞開心房。
只要官方認定、有了「政府的保證」,其他人自然也就容易接受同性戀的存在。我一直認為制度可以帶領人民往前走。

亮介 最近我在推特上看到一則推文,內容是:「在其他國家,LGBTQ族群會被判死刑,日
本不會這樣,所以日本對LGBTQ族群很寬容。」可是從當事者的角度來看,我們想在日本過上正常生活,還是會遇到許多不平等待遇。

七崎 其實亮介也一樣,不平等待遇跟是不是在媒體曝光無關,這是原本就存在的事實。我的文章也提過,國中時曾經跟我短暫交往的「賢治」,他最近動了變性手術,從生理女性變成生理男性,但因為這件事,他必須辭掉原本的工作。

亮介 與其說是寬容,不如說是家醜不可外揚的心態。我希望這樣的觀念能逐漸改變。

問:七崎今後有什麼計畫?

七崎 每個地方對於LGBTQ的態度都不一樣,我想要藉著出書的機會,巡迴日本各地,接觸更多當事者,擴展支援體系。

亮介 可以透過這本書向各地的人傳遞訊息,這一點真的很棒。我們目前致力舉辦「LGBT社群江戶川」的活動,七崎的書可以跨越藩籬,串聯起日本全國民眾。

七崎 除此之外……這本書並沒有寫到我們結婚後,這四年來的點點滴滴,我希望未來有機會可以寫一本。我想告訴大家,同性夫夫和男女夫妻都一樣,每天過著一起歡笑、一起煩惱,偶爾爭吵的日子。兩個人攜手克服各種難關,互相扶持,共同生活。

亮介 這四年來我們確實經歷過許多事情,可說是大風大浪都見過了……不過,我還是很擔心七崎會寫什麼,忍不住捏一把冷汗(笑)。

問:最後請為《在我遇到老公之前》這本書說幾句話。

七崎 我相信看過文春Online連載文章的人都知道,書裡面不只是我的親身經歷,就連不榮譽的事情,在地上匍匐前進、全身沾滿髒泥的故事,也全都毫無保留地收錄在此書裡。我這麼做的原因很簡單,只有歌功頌德的書是無法打動人心的。
我很清楚外界閱讀過本書後,一定會有批判的聲音出現,就算有人說不想變得跟我一樣也無所謂。我只希望本書內容能成為各位看待事物的一種標準或是指引,讓各位認真思考,或幫助各位做決定,這是最讓我開心的結果。

亮介 希望各位多多支持七崎的書(鞠躬)。

延伸閱讀:

  1. 如果同性婚姻不是人權,為什麼異性婚姻是?
  2. 蔡康永:我愛上了一個人,只是碰巧與我同性別
  3. 是編輯,也是同性戀——保守年代裡的勇敢編輯迪南尼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