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稻盛和夫;譯/吳乃慧

行動的規範,不在於是得是失,而在於身為人做得「對不對」─我受命重建日本航空,擔下管理重責時,馬上面臨到一件事,讓我再次體會這個觀念的重要。

世界上大部分的航空公司,都會透過所謂的「聯盟」締結業務合作關係,而國際上主要分成三大航空聯盟。

日本航空加盟的是其中規模最小的「寰宇一家」聯盟,但面臨經營重整時,相關人員之間,卻出現何不加入另一個規模更大、利益更多的聯盟的聲浪。

該聯盟也送來愛的呼喚,希望我們加入他們的懷抱,提出優渥的條件,透過「我們雙手歡迎日本航空」等話語,對我們頻送秋波。一時之間,「應該搬家」的意見成為公司裡的多數。

一開始聽聞這件事時,我心裡有點疙瘩,但我決定先與來訪的雙方聯盟會面,默默傾聽他們要說的話,然後我對相關幹部說了下面這段話,

「我是航空業界的門外漢,很多事都不懂,但不管遇到什麼問題,最重要的是要用『身為人該做什麼才對』的基準來下判斷。航空聯盟中,有與我們成為夥伴的航空公司,也有接受我們服務的客戶。做決斷時,不能單純以我們的得失作考量,也應該把這些人的立場與感覺考慮進去吧。」

我把這樣的想法說出來,希望大家再好好考慮一下。不管最後大家考慮出來的結論是什麼,我都會接受,我也都會負起責任。

之後的幾天,相關人員不停針對這件事進行義正詞嚴的辯論,我聽到下列這些意見,

─如果著眼於眼前的利害得失,的確轉投其他聯盟懷抱是聰明的選擇,但這麼一來,過去的合作夥伴「寰宇一家」,會像頓失一隻翅膀一樣,蒙受損失;過去一直陪伴我們走到今天的夥伴,沒犯任何錯,卻被我們拋棄,究竟這樣的行為,是「身為人」該做的事情嗎?

─而且,曾經受過我們服務的消費者,就享受不到之前聯盟提供的優惠了。在我們經營危急的情況下,還要讓願意搭乘我們飛機的顧客蒙受損失,這麼做好嗎?

結果,經過好幾天的議論,大家決定「今後繼續待在『寰宇一家』聯盟」。

我從不曾主張我反對搬家,只是提醒大家再好好思考一下,不要只重視獲利損失的經濟原理,也要把道義上對錯的基準考慮進去。

相關人員真摯地接受了我的意見,重新討論,然後得出這樣的結論。

正確的判斷是從「靈魂」而來

不以得失、而以「善惡」做判斷,以良善的心做為下決定的指標,想做到這些,平常不時時嚴加提醒自己,是做不到的。

開始接觸經營的年輕時的我,常常抓著部下說出下列這段話,

「出現某個問題,去尋找方法解決時,這時,腦中馬上浮現的解決方法,幾乎可以說,都是基於自私、欲望與感情所產生的。如果不是道行夠深的聖人君子,很難馬上直觀地以善惡下判斷。所以,凡夫俗子的我們,不要把一開始想到的方法當成結論,先叫自己『等一下』,暫時把這個判斷放一旁,仔細用善惡的標準檢視,再重新好好思考一遍。為了不做出荒謬的決定,這個緩衝空間非常必要。」

我把這些話說給部下聽的同時,也是說給自己聽。事實上,大腦冒出「就這麼辦」的機智想法,事後才發現是錯誤判斷,這種經驗我遇過很多。

做出正確判斷所需要的,不光只是聰明的頭腦或豐富的知識,更重要的是,心裡是不是擁有成為判斷指標的「善惡規範」。

那麼,這個「善惡規範」又是從何而來的呢?是從心底深處的「靈魂」而來的。

前面提過,人心的正中央住著「靈魂」,而在靈魂最深處、最核心之處,住著「真我」。所謂真我,適合用「真、善、美」這幾個字來表達,就是更加純粹、愈發善良的心。像這樣,任何人的心底深處,都有充滿愛與和諧、純潔的「真我」,在經歷世上的波濤風雨、嘗遍人生的苦辣酸甜後,獲得形形色色的知識與智慧。這些都是佛教所謂的「業」。真我之外纏繞著業,整個加總來看,就是所謂的「靈魂」。

佛教主張輪迴轉世,也就是投胎重生的概念,人在無數次投胎轉世的過程中,經歷各種事情,善業與惡業也愈積愈多。

之所以說「那個人的靈魂不純潔」,是因為他在這一世種了不好的「業」─由行為、思想、智慧、知識累積而成的。

當我們獲准出生在這個世上,我們就擁有了靈魂,而靈魂外圍,則纏繞著一圈「本能」。

剛出生的嬰兒,臍帶被切斷的瞬間,沒人教他,他就會開始用嘴巴呼吸,也會吸吮母親的乳頭,藉此吸收營養。這些都是本能造成的業。

接著,圍繞在本能外側的「感性」,也發育完成。小嬰兒一天天長大,終於睜開雙眼看見外面的世界,也會聽到各種聲音,遇到討厭的事情會哭,像是在跟父母溝通一樣,這種種狀況,就是感性成形的過程。

而後,感性的外側,又寄生著一圈「知性」。小孩在兩歲前,感覺與感情發育完整後,知性便會接著萌芽。

如上所述,所謂的心,其最中心是「真我」,真我外側是靈魂,靈魂外側依序被本能、感性、知性給層層圍繞,就像層層的洋蔥一樣。

從靈魂中心的真我來判斷

那麼,判斷事物時,這個「心的構造」會如何運作呢?

基於「本能」的判斷,是以得失為基準。

例如賺不賺錢、對自己方不方便等,盡是這一類的考量,並以這些考量下判斷。

基於「感性」的判斷,則容易流於「看不慣這種做法」、「喜歡這個人」等,這樣的判斷偶爾會很順利,但不一定能導致良好的結果。

那麼,基於「知性」的判斷,又會如何呢?

是思緒清晰的、條理清楚的、理論充足的,乍看之下還不錯,但知性其實不具備決定的力量。

再怎麼有條有理的人,往往還是會在暗地裡,基於本能與感性下判斷。

換言之,基於本能、感性與知性,不一定能做出正確的判斷,愈是人生重要時刻的判斷、左右公司命運的判斷,愈該基於「真我」,從「靈魂」出發來做決定。

所謂從靈魂出發的判斷,歸根究柢,就是以前面提過的「身為人該做的正確的事」為基準。

不以「得失」為標準,透過最原始的道德教誨來檢視,把簡單的「善與惡」,當成判斷的指標。

這麼一來,就可以說這個判斷是天經地義了吧。

如果讓這些規範在心中站穩陣腳,就算是不曾經歷過的場面,或是需要迅速下判斷的事態,都能在任何時刻做出對的決斷,朝成功邁進。

※ 本文摘自《心。人生皆為自心映照》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