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夏嘉璐

教養孩子的路上不孤單

萬事起頭難。雖然我把安親共學視為孩子最理想的課後安排,但是得無中生有弄出個共學團來,一開始我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著手進行。還好當時有幼兒園的家長介紹了專門協助組織學團的「雅德賽思協會」,上網Google相關資訊後直接打了電話去諮詢,接電話的黃理事長很「阿莎力」,說可以直接來幫我辦個說明會,這讓我在初期一切混沌當中,有了明確的第一步。

積極邀請家長來說明會

記得是在Y上小學那一年的二月,不管是在孩子的幼兒園、參加教會聚會或是透過臉書發私訊,只要讓我有機會接觸到學區內孩子也一樣屆齡要上小學的家長,我都盡量不錯過地廣發邀請,想把他們找來一起聽聽共學團的說明會。

現在回頭想想,那時候的我其實也搞不清楚學團到底要做甚麼、要怎麼做,居然還能說動那些家長願意來捧場,實在是感動也感謝!也還好當時自己抱持著不願錯失任何潛在學伴的心態,散打林中鳥,才因此拉高找到學伴的機率,成功成團!

總而言之,我們最後包下了一家親子餐廳,滿滿的大人小孩,還特別安排了Pizza DIY把孩子們支開,讓家長可以專心聽協會理事長的說明。最後,這在十幾個參與說明會的家庭當中,讓我幫 Y找齊了其他三個學伴。這四個孩子都唸同一所幼兒園,其中三個孩子(包含我家的Y)還都是同一班,孩子們剛好是兩男兩女,四個家庭對彼此也都不至於完全陌生,對一個新成立的共學團來說,算是很不錯的起手式,雖然在學團正式上線的第一個學期,就有兩家選擇退出。

成為支持彼此的團體

在這四年多的時間,我們學團幾乎每個學期都有招生壓力,雖然每次參加學校園遊會、體育表演會,碰到其他家長時,我總會趁著閒聊間順便介紹一下共學團,但觸及率非常有限,還好現在各種網路社群連結,讓我不用辦說明會,就有機會接觸到其他相見不相識的家長。我曾經透過「雅德賽思協會」提供的通訊錄,聯絡上也正想要找共學團的家長,也嘗試過在孩子所屬班級的家長群組中發出招生訊息,甚至在共學相關的臉書社團發文徵學伴,幾次下來,雖然也碰上些進團沒幾週就退出的過路學伴,但最後還是幸運地找到了好幾個理念相通的學伴家庭。因著孩子讓我們幾個家庭有了連結,也成為彼此在教養路上的好夥伴。

我後來才發現,共學團不只是讓孩子們能夠有同伴一起學習成長,對家長們來說,也自然形成了很有溫度的支持性團體,在照顧孩子上,只要有需要,隨時都能找到支援家庭出手幫忙。好比我家的K好幾次因為爸爸晚上應酬,學團B家就會好心收留,等到我晚上八點多下班去接孩子,她不只晚餐吃了,連澡都已經跟著好朋友B一起洗好,甚至從內到外全都換了B的乾淨衣物,對上班媽媽來說真的揪甘心,接到孩子時,看到她已經呈現回家就能直接上床的狀態,媽媽的眼淚都快流出來。

我們常常感嘆現代生活,人與人之間的連結互動淡薄,讓父母在照顧孩子時也常覺得無力孤單。曾經聽過一句非洲諺語:「養大一個孩子需要全村之力。」讓我想起過去我父親是典型眷村長大的小孩,從小我就常聽家裡長輩回憶過往眷村生活,整個村就是一大家子,某種程度落實了「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眷村媽媽只要忙不過來,都能很放心地把孩子託付鄰家。在我當了媽媽之後,每每奔波忙碌之際,就很羨慕過去像眷村那樣的社區支持網,很意外的,我們幾個家庭在共學團裡居然也自然發展出了這樣的支持網。因為共學團,讓我在教養孩子的路上有伴不孤單,在人際淡漠的大都會裡,這真的讓我很有幸福感。

給家長的暖心建議

學生人數穩定和學團存亡有直接關係。隨著孩子長大,想要維持學團穩定長久,低年級孩子的人數維持就特別重要,直到老師和家長們有共識,覺得學團已經完成階段性任務,要慢慢收尾結束了,才不再招收小一新生。

成立新團所需的四個孩子,最難找齊。如果沒有辦法在既存的社區人際網絡找到學伴家庭,可以到一些媒合平台尋求協助,媒合平台也會後續協助老師帶團,每個月則以家庭為單位收取服務費用。目前規模最大的媒合平台應為雅德賽思教育協會。但即便藉由平台成功找到學伴組團,家長的積極度還是很關鍵,彼此多些認識,來確認教養理念不會相差太多,否則日後家長們對於學團活動安排與期待彼此落差太大,導致失敗甚或不快收場,對孩子來說也會是一種傷害。

本文介紹:
共學,共好:夏嘉璐的親師協力教養主張》。本書作者/夏嘉璐、黃于瑄;出版社/四塊玉文創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孩子,你可以不上幼稚園--牧羊之家陪孩子走社區自學之路
  2. 做孩子的學習好夥伴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