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朝炬

楊修與司馬懿的對決──聰明與睿智的典範

曹操指著席中的一位錦衫青年對眾人說:「這位是楊彪楊太尉的公子楊修,他文思敏捷、才華橫溢,兩個月前就被本相辟為丞相府副主簿了。」副主簿相當於副祕書長吧,專管丞相府裡的雜事。

看到曹操將自己向眾人引見,楊修態度雍容,不卑不亢,起立微微而笑,揖禮向眾人謙謝了一番,舉止之間顯得落落大方。他禮畢之後,便坐回席位低下了頭,翻開那本《治道集》一目十行地看了起來。

介紹完楊修,曹操轉過身來,又伸手一指坐在楊修下側的那一位黑袍青年,繼續介紹道:「那位公子乃是前京兆尹、騎都尉司馬防大人的次子,嗯,也就是本相府中司馬朗主簿的二弟──司馬懿!司馬二公子乃是儒學世家出身,又曾擔任過河內郡上計掾,不僅精於庶務,而且深通典章義理之學,堪稱文武全才。現在,他正任本相府中的文學掾之職。」

數年之前,曹操就曾三番五次派人前去徵辟過司馬懿──只因他身犯風痹之疾未能應辟。不料到了今年,曹操居然還是將他徵辟入府,這也足見曹操不達目標誓不罷手的收攬人才之道了。

司馬懿在出山前,對自己早已暗中做了很多廣告宣傳。右側長席之上,荀彧、楊俊面現笑容,親切地向那黑衫青年打過了招呼。楊俊還轉過頭來對韓嵩推介道:「韓大人,這位司馬二公子乃是楊某平生所遇見的諸多青年才俊當中,最為卓異的一個……」這時,卻見司馬懿帶著一臉靦腆的笑容,謙恭得近乎拘謹地站起身來,向在座諸位大人環揖了一禮,然後垂眉斂目地坐了下去。

在座的人當中只有韓嵩對司馬懿還不太熟悉,他畢竟久在荊州,對北方的人物不瞭解也是情有可原,他一邊不以為意地聽著楊俊對司馬懿的誇讚,一邊用挑剔的眼光上下打量了幾番司馬懿,心底暗暗道:這小子看起來很有些木訥,哪裡有什麼出奇之處?不過就像還沒有怎麼開竅的「書呆子」嘛。

一籠二鳥的競爭──曹操帳下的能人異士
 
世界上最怕的就是把兩個差不多優秀的人才放在一起對比,司馬懿和楊修就是這種情況,司馬懿剛坐下沒多久,楊修卻站了起來,將《治道集》還給了席側的侍婢,讓她奉還給了曹操。他雙眉一挺,正視著韓嵩,傲然說道:「楊某先前以為韓大人帶來的這本《治道集》有何妙語卓見,原來不過是滿篇平平之詞而已!」
 
在座的所有人一下子都沒搞明白楊修的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怎麼突然針對韓嵩發起難來?「楊公子何出此言?我荊州諸名士縱是『卑之無甚高論』,亦容不得你這般輕貶!」韓嵩一聽,面孔頓時漲得通紅。「不瞞韓大人,你這《治道集》中的章句,我中原人士自孩童時便已耳熟能詳,實乃教人識字啟蒙的流俗之書。」楊修迎著他咄咄逼人的質問,毫不退卻,微微笑道:「楊某雖已年近而立,幼時也曾熟讀此書──丞相大人在上,您從這書中隨意抽出幾章來考一考楊某,楊某自信還能背誦得出來。」
 
聽楊修如此說,大家都是大吃一驚,很多人心想,韓嵩不可能拿一本在中原連小孩子都會背誦的書籍來矇騙丞相啊。「你……你說什麼?」韓嵩已是氣得連鬍鬚都快翹起來了,用手隔空指著楊修,竟自結結巴巴說不出話來。曹操也是一臉詫異,倘若這本《治道集》真是書塾中間教人識字啟蒙的讀物,那他身在中原怎麼會從沒讀過呢?楊修只怕是有些胡說了。
 
曹操心想,楊修肯定是瞎掰,這本書連我都沒見過,他竟然說中原小孩子人人會背誦,我倒要考考他,曹操略一思忖,便翻開那書冊,抽了其中的第三章,讓楊修當場背誦。
 
楊修毫不含糊,張口當場就來。「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馬為策己者馳,神為通己者明……」楊修將頭一仰,侃侃誦道:「明君之治,不患人之不己知,惟患己不知人也……」「停!」曹操聽到這裡,右手一揚,又道:「你且背誦此書第五章來給大家聽一聽。」「人莫不有賢愚,才莫不有奇拙,識莫不有深淺,事莫不有窮竭……」楊修略一回憶,毫無遲滯,便又順口背誦出來。
 
看到楊修隨口背誦,曹操頻頻點頭,在座各位均想,估計楊修沒有背錯,郗慮、華歆、王朗等博學鴻儒們聽了,個個面現驚容──這些段章句句精妙雋永、文采斐然,豈是普通的教人識字啟蒙之書可比?但是,又瞧見楊修如此倒背如流,亦實非熟讀此書者不能也。

曹操其實心裡雪亮,就知道楊修是憑個人過目不忘的奇才來故意為難韓嵩,他連考了楊修五六章,楊修都背誦得一字不差。他只得放下《治道集》,向韓嵩攤開雙手笑了一笑,道:「韓大人,看來楊公子說的是真的。」

韓嵩可能做夢也沒想到天底下竟然會有如此過目不忘的奇人,所以他一時也糊塗了,結巴著說:「怎麼……怎麼會這樣?真的怪了……這些文章都是我們自己深思熟慮之後寫成的啊……」韓嵩頓時悵然若失,一下跌坐在席位之上,喃喃自語著,怎麼也不肯相信眼前所見。

外露與內斂的才華──看破而不說破的隱藏

曹操看楊修露了這一手,已經震撼當場,於是他又想考較一下司馬懿,轉身對司馬懿說:「司馬公子,你講一講看。」曹操忽然點了司馬懿的名。「你和楊公子年紀相仿,他在童蒙之時讀到的這本書──你也應該讀過的,你應該會有些印象罷?」

司馬懿心裡暗想,韓嵩這個蠢蛋,楊修說什麼此書在中原連小孩子都會背誦,他完全可以隨便讓在座的任何一位大人背背看,保證除了楊修無人能背,但此話又不能直說。「這……」司馬懿極為恭敬地垂手站起,慢慢答道:「說起來讓諸位大人見笑了,在下家教甚嚴,家父一向只讓在下攻讀《易經》《論語》《孟子》《荀子》等大本大源之典籍,從來不許在下亂看其他雜書的。」

這些話其實就是暗中說楊修雜而不純,司馬懿雖然不願將楊修看作自己的對手,但說話仍然不客氣。說到這兒,他語音一頓,忽地抬起眼來平視著對面而坐的韓嵩,徐徐又道:「不過,剛才在下聽到楊兄背誦那本書第五章『人莫不有賢愚……假人之長以補其短,識人之才以發其用……』這一部分內容時,感到其中似乎有些不夠細緻精到之處,冒昧地欲以一孔之愚見而恭請列位大人指教。」

曹操心想,司馬懿也是好大的名氣,究竟程度怎樣,今天正好試一試。「司馬公子認為這本《治道集》中的章句尚有不足之處?」曹操饒有興味地看了看他。「你且指出來給我們看一看。」「在下遵命。竊以為,『假人之長以補其短,識人之才以發其用』這段論述著實精闢。然而,執柄用人者最需要的乃是具體可行的方法。有了具體可行的切實方法,加入理論之中才能真正算得上細緻精到。」

既然曹操給了自己在眾人面前露一手的機會,司馬懿也就不客氣了,他話音不高不低,娓娓道來。「在下曾經總結出識人選才有這樣八條觀察之法:習則觀其所言,閒則觀其所好,富則觀其所養,貴則觀其所交,賤則觀其所不為,貧則觀其所不取,臨機則觀其所決斷,逢難則觀其所執持。這便是在下的管窺之見,讓丞相和諸位大人見笑了!」

果然不含糊!曹操心想,司馬懿不愧當代才俊,對此文評論得頭頭是道,句句入理,曹操不禁一掀鬚髯,十分高興地說道:「河內司馬氏果然是家學淵源淳厚,名不虛傳啊!司馬懿,你這『八觀』之法,可謂盡得識人選才之精要──崔西曹、毛東曹,你們二位以為如何?」崔琰、毛玠都是執掌相府內外人事大權的重要官僚,選賢任能正是他倆的職責所在。聽到曹操這麼問,崔、毛二人急忙起身答道:「司馬公子所講的『八觀』之法甚是精當,我等自當銘記在胸並遵而行之。」

司馬懿心思縝密,不像楊修那麼喜歡炫耀,他事事不為己甚,生怕無意中得罪了別人,一聽崔、毛兩位主官的讚揚,神情倒是顯得非常惶恐。「丞相大人、崔大人、毛大人……這番言語,在下如何當得起?在下才疏學淺、班門弄斧,請列位大人務必原諒才是!」

曹操其實不在乎一個人行為細節,他更看重的是一個人的實際能力,只要有才,其他不論。「唔,你不要這麼拘禮。」曹操大手一揮,止住了他。「我這丞相府中議事行政最是開明的,你的點子講得對,無論你是多麼的年輕位卑,該獎賞的一定要獎賞;你的點子講錯了,無論你是多麼的資深位高,該批評的一定要批評。」

曹操對司馬懿無比欣賞,雖然他很年輕,但只要說得對,曹操照樣採納。「司馬懿今天講出的這『八觀』之法,是值得提倡和推廣的。東曹署、西曹署下去後要擬個條陳發下去施行。」他吩咐完畢之後,又向韓嵩笑道:「韓大人,您對剛才楊公子、司馬公子的表現有何高見?」

韓嵩就知道曹操想向大家炫耀他麾下的能人多多,當然很知趣地起身拱手作禮道:「丞相府內果然是人才濟濟!單憑楊公子、司馬公子二人的才思學識,已讓韓某甘拜下風!我荊州荒僻之域,所生之才與中原風流名士相比,實乃螢火之與日月爭輝,自取其辱乎!」

※ 本文摘自《正說司馬家:虎嘯軍師司馬懿(卷一)》,〈第三章 初露鋒芒〉,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