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wikipedia

黎智英:暴力留給野蠻的政權,我們寧願用鮮血去染紅出路

文/黎智英

歷史從來是血染的重生,暴力洗禮後的清醒,醒覺了,非暴力的抗爭年輕人成為主流……這是年輕人的事業,經驗是必然的代價。

春天來了,風仍然寒冽,陽光斜影,陰霾不散,今年春天不來了?這時候的中國予我 apocalyptic 的感覺。我不懂怎樣翻譯 apocalyptic,總覺得巨變的氣氛縈繞著傾斜的天秤,瀰漫著「羅馬將倒」的不祥。今日比起老毛時代,中國社會複雜一百倍,中國人民無知少一百倍,而習近平只有老毛百分之一的權威,卻強行老毛專橫封閉的獨裁路,怎麼可能?這種傾斜走樣的政治夢想只會是個夢,就如他的「中國夢」。

中國大陸的政治和社會氣氛風雲驟變,風雨欲來寒風先至,抬頭烏雲蓋頂,陽光恐怕不出來了。中共你的名字叫什麼?我姓習!不用改頭換面,沒有裝修,中共這大宅月色斜影,風起枯葉飛散,誰來應門?有人在嗎?無人強出頭,寂靜無聲,主人疑神疑鬼,到處張望,誰都低下頭不敢斜視,坐立不安。老爺,怎樣才令你安心?他們怕半夜敲門,驚惶失措,我才安心。主人驚恐了,其他所有人得跟著驚恐,否則天下不太平了。做皇帝真不易。

斜照暮色,廣場無垠廣闊,密麻麻的人頭擠擁,東風依舊吹,紅旗霍霍揮舞,浩浩蕩蕩,默默無聲的人們。恐懼凝結了廣場,哪裡是逃生的出路?每個人都想逃,但我不能是第一個走啊!犧牲者的血倘若流向廣場的出路,我寧戴上殉道者的面具,屏息,寂默,等待用血帶路的人來。最後,憤怒用鮮血沖開歷史的臨界,走前一步,打破冰結的恐懼。

Alleluia,殉道者鮮血點燃燭光,照亮血路,如泉的鮮血,是走前面的人的記號。誰是前面的人,Samaritan?不,是憤怒的人。憤怒,超越生死的勇氣,昇華的精神亢奮,你同情我報復的快感。憤怒者高舉救世者的命運,勇往直前,打破恐懼的寂默,流下鮮血帶路改變世界。他們都是烈士,尋常的老百姓。

有人問我,若然我現在是十七、八歲,會否像旺角騷亂的那幫後生仔一樣憤怒,忍無可忍動起手來?道理很簡單,看不到出路,非暴力抗爭我們得到些什麼?請用事實說服我!難道就此死路一條嗎?若然十七、八歲我會很憤怒,當然會,否則太沒血性了。憤怒了,請用事實來說服我!最後只有經驗才有說服力,愈是慘痛愈有說服力。智慧可是昂貴的。

我憤怒,會用暴力嗎?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十五、六歲生活圈子裡都是巿井和黑道,我從來沒想過要跟他們去威。我憤怒,但暴力從來不是我的選項,也不懂怎樣做。暴力非常唯物,沒有鬼神原則信念,對錯道德值幾錢?暴力有板有眼,有斤有兩,我騙不了你,你騙不了我,對著高牆我們只好擲蛋洩憤。同中共比暴力?Are you kidding?用不著幾個解放軍就搞定你。唯物我們一定輸,因此我們不能放棄信念,放棄非暴力的道德力量。暴力留給野蠻的政權,我們寧願用鮮血去染紅出路。

我當然同情那些憤怒青年,我也不認為他們是錯的。我們驚訝困惑,是的,神做到的是我們想像不到的。歷史也一樣,沒有證明 Aristotle 錯了、牛頓也錯就沒有愛因斯坦,沒有今日的科學。都是錯的東西在帶路,路是這樣行出來的,是錯誤一直在為歷史開路。什麼是對錯?對著這樣的政權、這種特首,怎能不憤怒?如果經驗是唯一的檢驗標準,他們將會是烈士。道理、理論對這些年輕人不管用,也不能說服同情與認同他們的巿民。請用事實說服我!經驗才有說服力。因此,我認為,最終我們難免會有更大的暴力騷動發生。先知不是智慧,是神蹟,智慧是接受事實,經驗告訴我們的事實。誰說都沒用,試過自己便知道。教訓是歷史必然的道路。未受過暴力教訓,年輕人不會被說服,歷史從來是血染的重生,暴力洗禮後的清醒,醒覺了,非暴力的抗爭年輕人成為主流,香港人才有真正抗爭的事業。這是年輕人的事業,經驗是必然的代價。

滂沱大雨,春天這時候這天氣算是很冷,下了計程車舉傘跳過一灘水,走過對面馬路,Gucci、Ralph Classic 這幾間舖上面都是他們的物業。先花了一年,一千萬英鎊將三個 apartments 打通裝修做住宅,其他 apartments 不急租出去,反正把錢放在倫敦 Mount Street 的地產怎都會比放在銀行好。回家冲完澡,喝完杯滾熱咖啡坐下來,聽著馬友友的《Ave Maria》,看見牆上的 Matisse 油畫,他問老婆:這張油畫真的運回北京嗎?老婆低頭猶豫。凝望著她,他問:如果你是張Matisse的畫,你想搬到北京去嗎?我不是 Matisse 的畫都不想回去,真的要回去嗎?老婆問得突然,這問題他卻想了好一陣子了,應該回去嗎?北京是他們所有一切,這是個很傻的問題,為什麼不回去?

但直覺留住他們。為什麼要回去?沒有了安全感的家還算是家嗎?她緊張起來:Ted,真的不能不回去嗎?我們變了,中國人變了,中國卻走回頭路。看了央視春晚文革式的樣板戲,知道習近平到國家喉舌「問貴姓」的恐嚇是來真的。他真的驚惶了,他驚惶了就會出事。現在要用上老毛治國的魔法:要令人民「自律」!政府沒有足夠組織能力控制人民,唯有以恐懼令人民噤聲,不敢妄動,依法令行事。習近平整肅失控騎虎難下,不用恐懼管不來了,只好走上老毛恐怖封閉的治國老路?人民驚慌好辦事,我們要回去當驚慌的人民嗎?

不,中國人民今日不同往時,恐懼只是一時的錯愕,最後被當白痴洗腦,他們只會憤怒,會不顧一切踏步向前對習近平說不。十多億人民說不的吼聲下,習近平立即變成隻紙老虎,因為就是最專橫、拿著最多槍桿子在手的獨裁者,他的權力最終也來自人民,人民說不,他就玩完。不,不用害怕,中國已過了人民驚恐的時代,這是獨裁者驚惶的時刻,怕什麼?我們還是回去,見證老毛借屍還魂的破滅,擺脫了封建鬼魂縈繞的中國人新中國的誕生。

※ 本文摘自《人生不是名利場》,原篇名為〈請用事實說服我〉,立即前往試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