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廖文君

我們常常在做的一個行為──「收納」,這也是壓力的來源之一。我們從小都被教育要把東西收進儲存的地方,這是一個良好習慣,但自己是否真的理解為什麼要這樣做?請回想是否曾經發生過以下狀況:

狀況一:家中臨時來了客人,所以被家人匆忙要求把物品收拾好,卻因為來不及整理,就先把東西塞到櫃子內。

狀況二:因為有過多無法決定的選擇,所以先把物品都收到櫃子內擇日處理,或是放在可以堆積的一角。

狀況三:因為存放空間有限,所以必須針對要用到的物品進行收納才能安頓,可能會延伸出很多收納技巧,例如:堆疊或擺放。

「收納」到底代表什麼意義?
「收」:捕獲、逮捕、拘禁,把散開的東西聚集在一起。
「納」:放進、吸收、將布料縫補在裡面,把外在的某物放進另外一個物品或團體中。

所以,收納其實是獲取物品在身邊為己用的行為,如果我們在尚未意識到自己是否需要這個物品前,就盲目的進行收納,只會讓東西越堆越多。若是不正確的使用收納技巧,就會迷失在表面之中,花心力去維持那些看起來美美的整齊──囤積症者當中,有非常多人都很擅長收納。

案例分享

我碰過一個很特別的居家整理協助狀況。當我走進案主家時,整個空間表面上看起來非常整齊,卻有一股非常沉重的壓迫感,就像是那些擺放整齊的東西背後藏著即將來臨的暴風雨。

案主在整理上的困擾是:「想要保留的回憶太多,現在的居住空間裝不下。」「一直想搬家,因為覺得一直沒有住到像是自己家的房子。」

我請案主打開抽屜或衣櫃,然後我看見塞得滿滿、收納得很緊密的物品,沒有任何一絲呼吸的空間,讓我覺得櫃子彷彿快要吐了。

他說:「可是每個東西都讓我很心動,我覺得我都需要,而且我都把它們整理得很整齊。」

然後,我看到的畫面是:一個三十歲的人背後站了二十九個他自己,每個人都跟我說「這些東西都好重要!」頓時我就明白了,那些沒辦法呼吸的感覺來自於「過去的囤積」,它們只是以好好的、美美的方式居住到在現在。

一旦你收納了過去,也就收納(禁錮)了自由。

我說:「讓我們想想,為什麼需要收納?如果東西剛好夠用,我們不會用『收納』這個字眼吧?那再繼續往下想,何時需要收納?」

你說:「東西多到放不下時。」

開始收納的前提是東西多到放不下,所以要有收納的工具、方法與技巧。

你說:「那東西多到放不下的原因是什麼?」
我說:「因為當下不需要,但為了某些原因需要保留在身邊。」

事實上,收納不是問題,真正要思考的是:為什麼需要那麼多東西?那些被收納在櫃子裡的東西,即使在你眼睛看不見的地方,卻依舊在耗用你的能量。

而太多人收納之後就忘了使用,忘了那個被自己收起來的物品。因為有收納這個擋箭牌,很多人就不覺得自己在囤積,只要漂亮的放好或收在櫃子裡就好。所以,「牽絆過去」或「擔憂未來」的物品也被好好的放置在櫃子與心裡,就像是壓力鍋,不知道何時會爆炸。

就讓我們打破這個局限吧!放下那些「把東西或情緒都需要先收起來再好好消化」的舊有模式,如果你當下已經不喜歡,那就斬立決;如果你當下無法做決定,也許就表示自己沒那麼想要。只有練習「放手」,才能找出最佳方案。

你說:「那會不會丟錯?」
我說:「也許會,但若是不練習,人生永遠只能將就。」

真正重要的是你的心,不是物品,也不是別人,而是你自己。

※ 本文摘自《真正的整理,不是丟東西》,原篇名為〈收納是壓力的來源〉,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