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孫梓評

又一種新的病被發明了。

我們靜坐、聆聽祂的點名
將半個身子淹進日日上漲的熱
古老住民們曾擔憂不已的天氣戰爭
再度光臨。
甚至等不及一艘龍形方舟到來

我們決定戴上假面,誤認彼此
去最熱鬧的街上
看一尊雕像如何過馬路
或者,審判書寄來的前夕
落日燃燒結果
讓細菌如塵土飛揚
覆蓋我所認為最美的手指

我將等待:
每一扇玻璃都被求愛的眼神敲碎
高速車廂在預言的下一秒斷電
靈魂歷經鋼骨建築的瓦解
寵物終於淪為誰的食物

無出口的城、融化的國家、
被欲望擦拭過的宇宙……
都指向同一個疑問:
「我們真的那麼幸運能看見末日嗎?」

如果地球從不毀滅
只是輕輕撢掉身上多餘的人


※ 本文摘自 《善遞饅頭》,原篇名為〈惡日〉,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