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有人可以接受《通靈少女》在戲劇中真有看透陰陽的眼睛,但無法接受乩童在現實裡真能接收來自超自然的訊息──無論發訊的彼方是某個宗教的神祗或者問卜者過世的親友。

說「某個宗教」是因為乩童好像屬於道教,但其實佛教提過類似概念,而雖然民間信仰裡把一部分佛教和道教混雜在一起,但道教其實並不認為神明真的會附身於凡人,所以不承認「扶乩」時的「降壇」或「上身」。先不管佛教道教分不清楚的問題,有些考據還認為台灣的乩童其實與東南亞的民間巫術有關,只是和源自中國的道教混搭了。

曾經有當過乩童的人在網路上爆料,說自己扶乩時只是在亂吼表演,反正在一旁的桌頭會負責向來求神問事的信徒「轉譯」,其實就是用一些似是而非的話術提供模稜兩可的答案;但也有從事乩童工作的人在受訪時,坦述了自己降乩時段的無意識狀態,以及為啥拿「寶器」「法器」砍刺自己的時候不會覺得痛。

我們可能都看過利用宗教的名義詐欺的社會新聞,而且我們也知道那些鬧出社會新聞的幾乎都是這類詐欺的底層而已,因為這類詐欺的上層已經成為某些巨大的團體,與政界、商界、媒體都有關連,不但牽扯甚廣,甚至發展出許多產業鏈。

但我們可能也都聽過,有人在生命當中遭逢變故時,是這種似乎混雜了太多來源看起來有點假鬼假怪的力量提供了必要的協助。因為這種力量同時兼具撫慰人心及代表某種「天意」或「正義」的意義,迷惘時分,有個方向十分要緊。

那麼,如果在台灣,一個乩童(或有乩童資質),成了刑警,那麼,他會透過神通辦案(或被長官要求:去找太子爺幫幫忙!)嗎?或者他能利用塵世的公權力替天行道?同僚和長官能相信他嗎?不管同僚長官信不信,制度是不信的,他的能力對工作能有正面幫助嗎?

這是必須在台灣才能發展出來的角色與故事,因為乩童對我們來說是種「異質的日常」──大多數人不會沒事去找他們,但大多數人都知道他們的存在,無論信或不信,他們都是日常的一部分;但放眼世界,台灣的乩童與其他宗教或民間信仰都不大相同,自成一格。

乩童當警探,可以變成帶有恐怖色彩的靈異懸疑,但也可以變成本土色彩十足的精采推理。倘若有個很會講故事、筆法流暢輕快同時嚴謹的作家想到這個設定,我們不用擲筊都能知道,它會變成又有趣又有特色的好故事。

是的。我們應該認識一下綽號叫「小蟲」的刑警羅蟄了。他十七歲前是乩童。現在,他是「乩童警探」。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延伸閱讀:

  1. 她的叔叔是怎麼煉成的?
  2. 因為當時撐過來了,所以才有機會變成更好的人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