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犁客

犁客

每天半夜走進文字荒田耕作的莫名其妙生物,雜食亂栽,還沒種出一顆果實,已經犁整下畦荒地。

文/犁客

美國紀錄片導演麥可.摩爾的《科倫拜校園事件》創下不大容易打破的紀錄,這片子被提名超過五十個國際獎項,贏了四十幾個。這部片子內容以美國科倫拜高中的學生校內開槍掃射事件為主,探討槍枝管制及流通的問題,輻射出去的議題,包括媒體的聳動偏頗,以及校園霸凌問題。

科倫拜高中發生在1999年的校園掃射事件是一紀警鐘,進入21世紀的每回校園安全事件,幾乎都是科倫拜事件的翻版。兩名美國科羅拉多州科倫拜高中的學生,帶了槍械和爆裂物進學校,射殺了十二名學生、一名老師,其他二十四名學生負傷(有人因此半身不遂),整起事件以兩人自殺收結。

在這部紀錄片裡,摩爾訪問了一大堆名人,其中包括麥特.史東──他是酸人不吐骨頭、嘲諷沒有限度的動畫《南方公園》主創之一。史東認為那兩個學生之所以開槍,與先前在校園裡被霸凌及孤立脫不了關係,而他覺得很可惜──因為史東認為,高中時期是人生最黑暗的時期,撐過去了未來就有無限可能,而且那兩個開槍的學生,再過幾週就要畢業了,「而你和這些人失去聯絡的速度會快得不可置信,」史東在訪談時這麼說。

史東自己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史東出身科羅拉多州,算是科倫拜高中學生的同鄉老大哥,他的中學生活過得也不怎麼順利,就他的描述,中學生活痛苦是種日常,而痛苦的來源還不僅是同學,連師長都會告訴你,你現在是個魯蛇,就一輩子是個魯蛇。「但當然不是這樣的,」史東告訴摩爾,「我現在在好萊塢做動畫,回老家的時候,發現那些高中時的風雲人物都在故鄉賣保險。」

讓我們不要那麼勢利地認為「在故鄉賣保險」就比不上「在好萊塢做動畫」吧,但這至少代表,高中時代的風雲人物與魯蛇,出社會後的境遇好壞不見得和學生時代一模一樣。

遇上霸凌、覺得學校生活很無趣很痛苦,面對和處理的方式很多,但最要緊的,是活下去。

專業橫跨主持、戲劇演出、歌手、聲優、作家、漫畫家等等領域,被譽為「秋葉原部落格女王」的日本藝人中川翔子,也曾經在中學時期獨自渡過許多「好想死」的夜晚;在《別去死啊!被霸凌不是你的錯》這本書裡,她以文字及漫畫回憶當年的心境,同時鼓勵曾經、以及現在正處於類似環境當中的讀者;拿過數個新聞獎項的韓國作者Creal,則在《帶著校園霸凌記憶長大的我們》分享大量受訪者的經驗,一面提供力量,一面讓已經走過那段時日的讀者,回頭拍拍年輕時的自己肩膀,謝謝自己,當時撐了過來。

因為當時撐過來了,所以我們才有機會變成更好的人。

不見得要功成名就。而是可以活得更自在,知道怎麼對待別人,知道怎麼對待自己。

講些大道理或許沒什麼幫助。但這兩本書是過來人的友善肩膀,靠著喘一下,就有繼續走的力氣了。

▶▶看看最新上架的電子書!

延伸閱讀:

  1. 這個故事不只改置了歷史,還幾乎預言了未來
  2. 不是因為「挺自己人」才讀本土作品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