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伊麗絲.桑德;譯/黃怡雪

如果你害怕某種特定的情緒,就會盡力避開容易出現這種情緒的情境。如果你討厭覺得內疚,就容易為他人做得更多,甚至超出你能力所及。而你身邊的人也可能因此提高他們對你的期待,導致你留給自己的時間愈來愈少。

當你採取相反的做法,也就是因減少你對別人的幫助而感到內疚時,正是練習和內疚感共處的好機會。請對這種感覺抱持好奇和質疑,並提醒自己,這並不危險。你可以訓練自己忍受某種感覺的能力,就像訓練肌肉一樣。你投入的努力愈多,就會愈擅長應對這種感覺,到最後,身邊的人就會降低對你的期待。例如:

我一直深受壓力困擾,也知道應該要好好照顧自己。但是,當姊姊打電話來說需要有人照顧她的小孩時,我就是沒辦法拒絕。如果我拒絕的話,就會內疚到不行,讓自己的心情整天都受到影響。
──海勒,42歲

海勒其實忽略了一件事──她心裡的內疚感,其實是會消退的,只要她能訓練自己習慣內疚的存在,而不是立即做出反應。等到她第三次拒絕照顧姊姊的小孩,並選擇出門走走、放鬆心情後,她開始習慣自己的內疚感;即使這樣的感覺出現了,她還是很享受自己的自由時光。

內疚會在許多不同的情境中出現。通常,當我們選擇不去迎合某人的期待或價值觀時,它就會出現。例如:

對我父親來說,我是否接受良好教育,一直都很重要。但教科書從來就不曾引起我的興趣,我也從來不想找一份單純坐在電腦螢幕前的工作。家族聚餐的時候,我的堂兄弟們總會得到讚美,因為他們讀了很久的書,也拿到領域多元的學位。這時我總會偷偷瞄我父親一眼,看到他悲傷的表情,總會讓我覺得害怕。
──卡士伯,32歲

與其迎合父親的期待,卡士伯選擇走自己的路。當他看到父親因為沒能像家族中其他人一樣稱讚孩子獲得的學位而感到悲傷時,他覺得很內疚。事實上,他正打算去拿某些短期的學位,如此一來,當父親的朋友問起他這個兒子的時候,就有東西可以說嘴。

他的內疚在某些方面是理性的。確實,卡士伯就是父親偶爾會感到悲傷的理由,但這個責任不應該由他來承擔。讓父親有某些可以對家人和朋友炫耀的成就,並不是卡士伯的義務;對他父親而言,用某種讓自己感到驕傲的方式過生活,其實是他父親的責任。是否要誠實面對自己(這是很重要的),全取決於卡士伯,即便他因為父親而感到內疚。心理治療師班特.佛克(Bent Falk)把這種形式的內疚稱為人生中的「附加稅額」,那是一種你因為誠實面對自己,偶爾必須付出的代價。

※ 本文摘自《內疚清理練習》,原篇名為〈別讓恐懼控制你〉,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