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尹珠善;譯/王品涵

這是發生在附近高中的事。近來有不少十多歲的孩子常因為手機而無法在上課時間專心,因此那間學校規定「只要上課時間使用手機,就必須將手機交由導師保管一段時間」。

上課時間見到一名學生伸手摸手機的K老師,要求學生將手機拿到前面。學生強硬拒絕,並堅稱自己沒有使用手機。面對自己明明見到學生摸手機卻仍自稱沒用手機一事的K老師,氣得拉高音量。無法繼續上課的K老師,打了通電話給該名學生的母親。電話接通後,學生的母親要求老師將電話轉給學生聽。不發一語聽著話筒的學生,安靜地將手機遞給老師。學生的母親說了什麼?

「○○,現在先聽老師的話。媽媽知道,如果你真的那麼做了,一定有必須那麼做的原因。」

「……」

「現在是上課時間,你不這麼做可能會妨礙其他同學上課,可不可以先把手機給老師?」

媽媽的一句話,平復了學生的心情。後來才知道,這件事的起因是「沒關機」。手機畫面因為收到訊息亮了起來,而K老師恰巧就見到學生伸手要關機那一幕。學生該有多委屈?面對課程為了自己而無法如常進行,內心想必也很過意不去。據說,學生之後還向同學們道歉表示:「都是因為我才影響上課進度,對不起。」

假設媽媽在該情況下是這麼說的,又會如何呢?

「你現在在幹嘛? 老師都是因為你不能繼續上課耶! 快點交出手機! 學校怎麼規定就怎麼做!」

「媽,我說了我沒有用手機!」

「所以你是說老師說謊囉? 你回家就知道了!」

如此一來,說不定會逼得加倍憤怒的學生立刻衝出教室。

父母與孩子間,需要的是「交心」的對話。每個人都是不完美的存在,再怎麼優秀的父母,都可能帶給子女傷害;子女亦然。在最親密的人身上受到的傷害,往往深刻而持久。父母與孩子應該成為彼此寬恕、療癒,並且共同成長的關係。為了深化這樣的關係,父母必須與孩子進行足以拯救他們內心的對話。

試著溫柔並誠實的表達

當孩子向父母表達自己傷心的情緒時,父母應該張開雙臂表示歡迎。這是證明孩子卸下心防的最佳證據。此時只要耐心細讀,並讓他們充分感覺是得到具同理心的傾聽即可。如此一來,孩子會開始對過去因父母感到傷心的經歷感到抱歉;假如父母也有因孩子感到傷心的經歷,同樣可以藉機表達。不過,溫柔地表達才不會令孩子受傷。

「每次你碰一聲甩上門的時候,就像隔著一道無形的牆,讓我覺得很悶,就像你在表示對媽媽的拒絕,讓我覺得很心痛。如果你需要獨處的時間,可不可以先告訴我呢?」

以這種方式誠實陳述自己的情緒,相信也能讓孩子理解父母的心。

有時使用語言,有時使用行動表達——爸媽如此努力地生活,是源於愛孩子的心,是希望孩子健康與快樂成長的心,是期盼供給孩子過上不必羨慕別人生活的心。心底話不說出口,永遠不會有人知道。

「人家○○考上好大學,還去當家教,然後你一天到晚只會睡覺?」

這樣說的話,孩子會認為「啊,原來媽媽是因為愛我才希望我考上好大學,然後過些舒服的日子」嗎?不可能。孩子只會認為:「唉,媽媽討厭我,媽媽覺得我很丟臉。」

「嗯? 寶貝女兒睡了整整兩小時午覺耶,一定是因為很累。」

這樣說的話,才能讓孩子意識:「原來媽媽很愛我……午睡確實睡了有點久,好像該讀點書了?」

進行這種對話時,若是露出咬牙切齒強忍怒火的模樣,可就絲毫沒有說服力了。我們正是因為內在具有能量,才希望將媽媽的內在能量傳達給孩子。為了拯救孩子的心,需要的是以心交心的對話。

幾年前,我曾因對教職感到懷疑,而陷入低潮。當時,我覺得老師這個職業「微不足道」。無論多努力,孩子們好像永遠不會知道我的心意,因此覺得很難過。以我來說,為了想讓自己變成更好的老師,一到放假期間,我就會參加各種研修。學習、整理,然後以要將所學應用在孩子身上的決心迎接新學期。結果研修的內容好像只適用在研修時套用,根本完全沒辦法實際運用在我的教室裡。反覆經歷學習新東西、適應、失望過程的我,便從某年起不再報名任何研修了。取而代之的是,我開始端詳自己的心。

「我期望在孩子身上得到什麼?」

「我認為的『好老師』是什麼樣的人?」

「我想和孩子們建立什麼樣的關係?」

邊思考這些問題,邊釐清我的心。於是我才終於頓悟,原來真正重要的不是使用什麼工具或方法,而是與孩子們交心並互相溝通。此後,我開始努力與孩子們有更深層的對話、了解孩子們的心。而我的心也因此逐漸復原。我重新感受到身為老師的自己可以與孩子們相遇,是件多麼幸福的事。

※ 本文摘自《我的孩子,不需要迎合世界的標準》,原篇名為〈拯救孩子的對話方法〉,立即前往試讀►►►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