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文/大衛.恩里奇;譯/劉道捷

二○一五年六月,詹恩離職後的隔週,川普搭著金色電梯,下到他的住處兼辦公室所在的曼哈頓摩天大樓一樓,這棟川普大樓的大理石大廳中,裝飾了很多面美國國旗,還有跟「讓美國再次偉大」有關的宣傳器材。川普站在一大堆電視攝影機、歡呼的粉絲和大家族前面,宣布他要競選第四十五任美國總統。然後,為了利用大量免費宣傳的機會,他另外發表了一份聲明,譴責他所宣稱大量跨越美國南部邊界的「強姦犯」。

這種挑釁式的誇大其詞後來確立了川普的候選人資格,然後又確立了他的總統性格。但是即使在他諷刺想像中的墨西哥強姦犯前,種族主義早就是他公開表演的拿手好戲中的一環。幾十年來,沒有半個美國重要的政治人物像川普一樣,承認沒有什麼事情,能夠阻止他為了追求自己的政治利益,挖掘種族和族裔之間的任何裂痕。這是他花很多年時間,散布歐巴馬不是在美國出生,因此不是合法總統謊言的原因。這種說法是假話這個問題反而不重要,重要的是抓住大家的注意力和激發激情,不可否認的是,川普身為自己的電視實境秀明星,特別善於表演這種拿手好戲。

川普的事業紀錄是他競選活動中的主軸,他為了維持事業成功的假象,必須做一些能夠獲得好評的交易,但是他要怎麼付款呢?他除了有多次違約的紀錄外,還有政治立場日趨兩極化的問題。大家詬病銀行業把利潤置於原則之上的說法正確無誤,但是在金融海嘯之後的歲月裡,很多大銀行在評估交易時,已經開始考慮信譽風險,可能爆出難看頭條新聞或產生政治反彈的景象,至少已經促使花旗集團、摩根信託、甚至高盛公司等銀行,有些比較不傾向融資給寡頭企業家、香菸與軍火廠商、馬來西亞億萬富豪花花公子或推動種族滅絕政策的政府。重點是應該把客戶的性格如何,當成反映你這家金融機構價值觀的重要因素來處理(也就是惡名對獲利不利。)似乎沒有很多銀行熱中於投射川普式的價值觀。

德銀透過傅瑞布麗之手,已經資助川普,併購佛羅里達州的多拉度假村,並提供川普四千八百萬美元和芝加哥大樓建案有關的貸款。到了兩年後的二○一四年初,水牛城比爾(Buffalo Bills)美式足球隊長期的老闆去世後,這支球隊出現在拍賣場上,為該隊所屬的國家足球聯盟加盟權進行拍賣的劇碼開始上演。川普打電話給傅瑞布麗,告訴她,他考慮競標。要競標成功,必須出價十億美元上下,川普不打算自己出錢,因此,德銀是否願意給他一些現金?或至少能夠向國家足球聯盟保證:川普有財力,能夠完成這筆交易?(一九八○年代,川普曾經是已經關門的美國足球聯賽一分子)德銀的答覆是沒有問題。

傅瑞布麗一直在擴展德銀和川普之間關係的事情,在德銀內部不是什麼秘密。德銀私人銀行部門貸放的每一筆大型貸款(包括跟川普的交易)都會登錄在試算表中,每三個月對高階經理人呈報。每次德銀對川普的公司放貸時,都會有人用電子郵件,通知美國德銀信託公司的董事會成員。二○一二年,詹恩出任執行長幾星期後,曾經到紐約去,財富管理部門的高階經理人曾經為他簡報,說明他們的十大客戶,川普的排名幾乎是第一大。不久之後,德銀在巴塞隆納召集大約五十位高階經理人,舉行年度會議,財富管理部門在會場播放一段客戶大力稱讚這個部門的視訊,其中一位客戶是伊凡卡・川普。她在視訊中感謝德銀,說跟德銀生意往來極為容易——還點名為他們家族服務的關係經理極為專業(幾年後,這些貸款變成帶有政治放射性時,一長串的高階經理人都會假裝不知道川普手上所有的資金,都是從德銀貸來的。)最後,川普在競標水牛城比爾隊時,敗給出價十四億美元的另一位企業家,沒有標到。川普沒標到球隊,因此不需要德銀的貸款,但是幾個月後,另一個借貸機會又會出現。

一八九九年,一棟壯麗的新建築在華府揭幕,這棟城堡式建築座落在賓夕法尼亞大道,離白宮只有幾個街區遠,跟成排方形的政府建築物顯的格格不入。這棟建築的鐘樓高三百十五英尺(九十六公尺),可以環視整個首都,是高度僅次於華盛頓紀念碑的建築。美國郵政總局曾經租用這棟貴氣的花崗岩建築十五年,作為郵局總部,但是最後這棟建築失去這家主要承租戶,隨後的幾十年裡,一連串五花八門的聯邦機構,輪流進駐這棟老郵政總局建築,最後這棟建築逐漸淪落為年久失修的樣貌。一九七○年代,在文物維護團體的努力下,這裡變成了一座國家歷史里程碑,逃過了拆毀的命運,卻在蜘蛛網和木板封閉窗戶的坑坑疤疤陪伴下,進入二十一世紀的第一個十年。

這樣看來好像嚴重浪費了精華地段的漂亮房地產,到了二○一一年,美國總務管理局本著管理聯邦政府不動產的職責,邀請民間開發公司,提出如何利用老郵政總局建築物,以及他們願意付出多少錢取得這種特權的競標案,結果十家業者提出詳細競標計畫,其中一家業者是川普機構。川普機構提議把這棟建築改造成豪華旅館。在川普的構想中,這家旅館會擁有二百六十多間客房、一座舞廳、一座水療館、多家餐廳和商店,同時繼續容許大眾進入這棟建築的鐘樓。二○一二年二月,就在川普跟德銀談判多拉度假村和芝加哥建案的貸款時,總務管理局宣布川普機構贏得標案。

川普和他的事業夥伴殖民地資本公司(Colony Capital),也就是億萬富豪湯姆・巴拉克(Tom Barrack)經營的加州未上市私募基金業者,同意投資二億美元,翻修和清理這棟建築物,換取承租六十年、每年付給政府至少三百萬美元租金的租約。競標對手嘲笑川普國際大飯店提案背後的財務假設是癡心妄想,想要損益平衡,旅館每晚的房價必須高達七百美元,有經驗的旅館業者都宣稱,以華府的旅館市場來看,這種房價相當不切實際。總之,華府會有什麼人,願意住在川普品牌的俗麗旅館中呢?川普或美國政府不為這種懷疑所動。二○一三年,總務管理局官員宣布川普的計畫時表示:「我們找到的夥伴川普機構,了解這筆歷史資產的殊榮和責任,也了解古蹟維護是很好的事業。」

這個計畫所需要的資金,原本幾乎全部由殖民地資本公司承擔——該公司擁有民間投資人供應的雄厚資金。但是殖民地資本公司很快就退出,川普因此陷入圈套,變成承諾要用二億美元,重新開發這棟建築物。要迅速籌募這麼龐大的資金並不容易,對於習於賴債的川普來說,更是不容易。川普卻宣稱,「每家銀行都希望做這筆生意,我們甚至不需要融資,可以用現金完成這個案子。」

最後一句話可能正確,也可能不正確(第一句話顯然不正確),但是在最好的情況下,這個計畫也會造成川普的風險無限升高。因此,他在二○一四年夏天,和伊凡卡再度跟傅瑞布麗見面。傅瑞布麗和她的上司樂於提供更多的資金,這時正好是他們的明星客戶川普進一步妖言惑眾之際,這次川普引發的最新爭議和伊波拉病毒有關。伊波拉病毒正在西非若干地區蔓延,川普一再要求聯邦政府,立刻禁止「所有從感染伊波拉病毒國家飛來的航班」入境。川普似乎不是擔心公共衛生問題,而是試圖激起種族歧視。但他是德銀的重要客戶,而且至少在表面上,川普的行為並未使得貸款給他的財務吸引力生變。傅瑞布麗已經說服川普,如果德銀保持中立,川普就會以非正式的方式,同意在德銀的帳戶中,多存入幾千萬美元,讓德銀賺到可觀費用,藉以提高這筆交易的誘惑力。傅瑞布麗為了讓上司簽准這個案子,還在申貸紀錄中,明文寫出這個交換條件。

傅瑞布麗的上司認為,她和詹恩關係密切,也有助於確定這筆交易。她所屬部門的執行長跟著她,去見她最好的客戶時,表現的好像是要去見大明星一樣,十分激動。跟著他們一起去的一位經理人說:「他似乎成了追星族。」而且德銀的同事注意到,這位執行長特地在客戶面前稱讚她,讓她變成私人銀行部門中,唯一享有這種尊榮待遇的人。某個起霧的日子,詹恩陪同傅瑞布麗,前往川普大樓,跟她十分寶貴的客戶川普共進午餐。川普的行政助理羅娜.葛拉芙(Rhona Graff)像老朋友一樣,跟傅瑞布麗打招呼,詹恩立刻知道傅瑞布麗在這裡熟門熟路。進到川普凌亂的辦公室後,傅瑞布麗不但對川普熱情洋溢、舉止輕鬆,伊凡卡闖進來時,她也表現出同樣的態度。詹恩在這次見面前,收到一份小檔案,說明川普的背景,以及德銀跟他的關係,吃中飯時,他們隨便談了一下川普的財務。詹恩說,他對川普的債務水準相當低落,覺得有點訝異。餐會結束後,詹恩對傅瑞布麗刮目相看。傅瑞布麗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後告訴同事,說詹恩對貸款給川普保持著樂觀的態度。

德銀很快就同意透過美國德銀信託公司,貸款一億七千萬美元給新近在德拉瓦州設立的川普老郵局有限責任公司(Trump Old Post Office LLC)。這筆貸款十年內不必全額清償,但是川普個人要為大部分的貸款負責,如果他違約,德銀可以追查他的個人資產。幾年後,川普會舉他的華府新旅館,證明他可以把財務和管理能力帶進白宮。他能夠從照顧他的德銀員工手中,擠出最後的每一分錢,的確證明他有其精明之處,不過這種才能不見得是川普想要吹噓的地方。就像多拉度假村貸款案利率低到讓柏恩震驚一樣,對信用史中滿是違約紀錄的貸款人來說,老郵局貸款案的成本便宜的讓人驚異。「我以約莫二%的利率借到錢,」川普對記者柯恩宣稱:「真怪異!我從來沒有見過這種事情。」一開始德銀內部為了跟川普恢復關係的事情發生過爭吵,後來的老郵局貸款案受到的審查就沒有那麼多。這筆貸款跟先前的貸款一樣,要以報告的形式,送呈美國德銀信託公司監督董事會。董事有權召喚高階經理人,來說明到底為什麼要輸送這麼多錢給川普,尤其是在任何其他銀行都不敢碰他的時候。但是沒人對此表示太多質疑。

本文介紹:
黑暗巨塔──德意志銀行:川普、納粹背後的金主,資本主義下的金融巨獸》。本書作者/大衛.恩里奇;譯者/劉道捷;出版社/堡壘文化

※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延伸閱讀:

  1. 大掠奪:華爾街的擴張和美國企業的沒落
  2. 金融煉金術的終結:貨幣、銀行體系與全球經濟的未來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