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Readmoo編輯團隊

Readmoo編輯團隊

閱讀最前線編輯群。

文/里德.海斯汀、艾琳.梅爾;譯/韓絜光

我們發現,人才格外密集的公司,也是人人都想效力的公司。高績效表現的員工在整體人才密度高的環境尤其如魚得水。員工從彼此身上能學到更多,團隊的績效也會更高。這又提升了個人的動力與滿足感,進而帶領公司整體實現更多成就。讓周圍環繞菁英,能讓原本已經不錯的成果彈射到全新境界。最重要的是,與真正有才能的同事一起工作令人興奮、帶來鼓舞,而且充滿樂趣。

我發現,團隊如果有一兩個人能力僅勉強勝任的話,會拉低團隊所有人的表現。如果你的團隊有五名優秀員工,但有兩人只能勉強勝任,這兩個員工會:

1. 耗盡主管心力,主管照顧優秀員工的時間減少。

2. 降低團體討論品質,拉低團隊的總體智商。

3. 迫使其他人必須養成另一套方法與他們共事,損害效率。

4. 劣幣驅逐良幣,迫使追求卓越的人離職。

5. 形同告訴團隊你能接受庸才,使問題更加複雜。

對優秀菁英來說,好的工作環境不在於辦公室裝潢鋪張、有健身房,或午餐有壽司吃到飽。身旁環繞有能力又懂得合作的人才,能幫助你變得更好,這種喜悅才是重點。當每個成員都很優秀,工作表現就會出現正向循環,員工能彼此學習、激發彼此的動力。

劣幣的影響力比想像中大

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教授菲普斯(Will Felps)做過一項研究,結果突顯了職場環境中行為的傳染力。他將大學生每四人一組,分成多組,請每組在四十五分鐘內完成一項經營管理任務。成效最好的組可獲得一百美元獎金。

學生不知道,有些組內其實混入了演員,分別扮演:「懶鬼」不參與討論,會把腳翹到桌上,傳簡訊和人聊天;「討厭鬼」會嘲諷挖苦,說「你太扯了吧?」和「看來你根本沒上過商學課」之類的話;還有「憂鬱消極鬼」,臉上一副他家貓咪剛死掉的表情,抱怨任務做不到,質疑團隊不可能成功,有時還會乾脆趴在桌上。

菲普斯發現,即使小組中其他組員聰明又有能力,一個人的不良行為仍會拉低全組的效率。他進行了數十次試驗,組內有不良成員的組別,表現比其他組整整差了三成到四成。

這些發現顛覆了幾十年的研究,過去研究多認為,團體內的個人會屈從團體的價值觀和行為準則。但事實卻是,某一個人的行為會快速感染團體其他成員,即使團隊才相處四十五分鐘。假冒者是懶鬼時,其他人也會對企劃失去興趣,最後總會有人任務其實也沒那麼重要。演員是討厭鬼時,其他人也會開始互相羞辱。演員如果是憂鬱消極鬼,影響最明顯。菲普斯還記得其中一組影片:一開始所有組員都坐得直挺挺,等不及想挑戰任務。但後來每個人姿勢都垮了,頭都趴在桌上。

少數負面表現的影響如此之大,我們決定往後的首要目標,就是要盡一切所能維持人才密度。今後我們會雇用最優秀的員工,支付業界最高薪。我開始嚴格檢視,從接待櫃檯到最高執行團隊,確保Netflix的員工都是業界表現最佳、合作能力最強的人才。

※ 本文摘自《零規則》立即前往試讀►►►

延伸閱讀:

  • 用Line傳送